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盛唐紈绔 > 第三卷VIP卷 第五百六十一章:你不是也還沒睡嗎?
    衛國公府。

    李逸回了府邸,眼看天色也不早了,于是泡了口茶喝,然后就拉著玥兒,準備跟她來一場武藝友誼切磋。

    只是他才喝茶了沒多久,一股昏昏沉沉的感覺,就突然襲遍全身。

    “怎么回事?”

    “難道我中毒了?”

    腦中才剛生起這兩個想法,李逸突然昏睡了過去。

    整個人,也無力得險些跌倒在地。

    “公子,你怎么了?”玥兒見狀大驚失色,急忙快速攙扶著李逸,搖了搖李逸的身子,可李逸渾然沒有反應。

    雙眼也是緊緊閉上了。

    ‘難道,公子又在耍什么新花樣?’

    ‘又在逗我玩兒?’

    玥兒內心有些狐疑地猜測。

    畢竟以前,她就沒少被李逸這般惡搞過,經常還會被李逸吃一陣豆腐,所以玥兒才這么想。

    可是現如今,無論她怎么想辦法,怎么撓李逸的癢,李逸都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也沒有中毒的跡象。

    只是一直保持著昏睡模樣。

    這可把玥兒嚇得不輕。

    “來人!”

    “快來人啊,快進宮去叫大夫!”

    “公子暈倒了!”

    玥兒急忙沖門外大喊起來,一道道焦急不耐的女嬌聲,瞬間傳遍了整個國公府上下。

    不少府上家丁聞言,全都急忙去稟報紅拂女。

    紅拂女很快就聞聲而來。

    阿史那麗雅也跟在紅拂女身后,眨巴著明亮的眼眸,一閃一閃地盯著屋內的李逸,嘴角不經意地閃過一抹弧度。

    只是沒人發現到,阿史那麗雅的這一抹微小細節。

    屋頂上,一個人正抱著酒壇,獨自在喝悶酒的冷面花,聞聲也不由瞇起雙眼,“呼”地一下,從屋頂飛下來。

    “全都加強戒備,小心有人暗中行刺公子!”冷面花嫻熟地吩咐家丁眾人。

    這個時候,不管李逸發生了什么,都必須要加強警惕。

    因為極有可能會渾水摸魚。

    冷面花很有經驗。

    “是,四娘子。”家丁眾人立馬應聲,然后趕緊安排下去,將整個國公府內,包圍得水泄不通。

    別說是刺客了,就連一只蒼蠅也非不進來。

    此時的國公府,更不許任何人進出。

    李逸房門外,瞬間就只剩冷面花、紅拂女幾個女人還在。

    “到底怎么回事?”紅拂女風風火火地趕來,走進李逸房內,看了看床上躺著的李逸,迎頭就問玥兒。

    “大娘子,玥兒也不知道。”

    玥兒認真地搖頭,如實給紅拂女稟報情況:“玥兒今日,一直都跟在公子身邊,上午還好好的,下午公子去醉仙樓內喝了點兒小酒,然后就回來了。”

    “公子剛剛才喝了口茶,突然就昏倒了過去。”

    只是說著說著,玥兒就開始抽泣起來。

    “大娘子,都是玥兒不好,都是玥兒沒能照顧好公子…”

    “大娘子,您趕緊瞧瞧,公子怎么了…”

    玥兒擦拭著眼角的淚珠,委屈巴巴地盯著床榻上的李逸,一陣自責與懊悔,讓玥兒哭得梨花帶雨。

    跟進來的阿史那麗雅,也緊跟著在旁邊補充:“大娘子,我可以作證,玥兒今日一直都跟公子在一起,下午公子的確是喝了點酒,然后就回來了。”

    紅拂女點了點頭,對于玥兒的話,她還是十分深信不疑的。

    畢竟,玥兒是她打小看著長大的丫頭。

    玥兒又是她欽定的暖床丫頭。

    近日時間以來,玥兒也終于完成了紅拂女交給她的任務,成功地變成了李逸的貼身暖床丫頭。

    只不過,突然聽到阿史那麗雅的話,紅拂女不由瞇眼,轉頭掃了掃阿史那麗雅。

    沒發現什么異樣,紅拂女便坐在床頭,開始給李逸把脈。

    脈象一切正常得不行。

    沒有中毒。

    李逸的身體,也沒有任何毛病。

    只是……

    紅拂女突然在李逸身上,嗅到了一股怪異的香味,納悶的眉梢,瞬間就微微蹙了起來。

    因為那股香味,不是別的女人身上的的香味,正是從阿史那麗雅身上傳來的!

    “果然,這斛薛部的丫頭有問題!”紅拂女內心暗道。

    不過她臉上卻沒表現出半點。

    “沒事的,三郎只是由于太累,累得昏睡過去了,并沒什么大礙。”紅拂女松了口氣,起身看了眼玥兒,“玥兒,你今晚就回房去睡吧,讓三郎好好歇息一番。”

    “啊——”玥兒頓時滿臉吃驚。

    遲疑了小片刻之后,玥兒才鼓足勇氣,一臉真誠地說道:“可是……大娘子,玥兒還要照顧公子的…”

    “不用,都說沒事了。”紅拂女笑笑,揉了揉玥兒的小腦袋,“傻丫頭,趕緊回去睡吧,明早早點起來看三郎就行。”

    “呃……是,大娘子。”無奈之下,玥兒只得點頭同意。

    三步一回頭地看了看床榻上,已然莫名睡過去的李逸,玥兒這才心不甘、帶著擔憂離去。

    足可以借此看出,玥兒對李逸的感情,那是變得越來越深了。

    用‘日久生情’來說,一點兒也不足以解釋。

    此刻,紅拂女看了看冷面花,吩咐道:“小冷,讓府上的家丁都歇息吧,不必大張旗鼓,三郎只是累了些。”

    “嗯,好的,大娘子。”冷面花點頭一笑,便放心地下去吩咐了。

    只不過吩咐完畢之后,她卻并沒有立馬入睡。

    而是坐在屋頂上,一處不容易看見的位置,抱著酒壇,靜靜地觀察國公府內的一舉一動。

    一旦有什么人敢亂來,那她第一個就會出手解決掉。

    絕不能讓李伯安受到危險!

    紅拂女出了房門,看了看阿史那麗雅,微笑道:“麗雅,你也早點回去歇息吧。”

    “知道了,大娘子。”阿史那麗雅笑盈盈地點頭,然后轉身離去。

    紅拂女也離開了李逸房間,關上門。

    一切都變得如往昔般無常。

    一直到一更天,屋頂上的冷面花,都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只是一個傻乎乎的人影,抬頭看了看天空,徑直飛了屋頂來。

    冷面花與她四目相對。

    二人滿臉都是愕然神色,甚至有些瞠目結舌。

    “四娘子,你還……沒睡嗎?”

    “你不是也還沒睡嗎?”

    “呃……”

    二人瞬間尷尬地相視一笑,沒再多說。

    然后她們二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盯著李逸的房門。

    空氣再次變得安靜無聲起來。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