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非凡保鏢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暴跳如雷
    “嘖嘖,”張云飛搖頭:“你堂堂大記者,兩百元也好意思拿出來說。”

    秦沐看他倒背雙手,搖頭晃腦,跟個小老頭似的,咯咯笑得前仰后合,道:“你堂堂張大老板,為省兩百元,住差一點的房子。你也好意思?不就兩百元嘛。你那么大公司,在乎這兩百元?”

    她銀鈴般的笑聲在風中遠遠傳出去,張云飛心頭一蕩,小妮子聲音挺好聽,嘴上卻不肯服輸:“你懂什么?像我們這種無利不起早的商人,不要說兩百元,就是兩毛,也得好好計較。你不一樣啊,你是無冕之王,是大記者,我們這種俗人怎么能比。”

    “去你的。”秦沐笑著隨手拍了一下張云飛的肩頭。

    這家大排檔確實很近,近到說幾句話的功夫就到。

    大棑檔里人不多,幾個服務員在收拾桌子。

    張云飛站在門口望了一眼,想起什么,道:“不如我們去吃火鍋。”

    秦沐有些不解,探頭朝大廳里望了一眼,覺得氣氛跟外面沒有區別,斷然點頭:“走吧。”

    附近有一家火鍋店,很小,只有兩間門面房,裝修一般,不過現在這個天氣吃火鍋最好,兩人也就不嫌棄店里嘈雜,店里七八張桌子都坐滿了,桌上的白煙快沖到天花板了。

    兩人等了大概十分鐘,有一桌結帳離去,服務員飛快收拾好桌子,帶兩人過去坐下。

    這樣的地方說話十分不合適,太吵了,說話得用吼,這不,兩人剛坐下,最里一桌有人勸酒,把整間火鍋店所有聲音都壓下去了。

    張云飛無奈道:“天氣冷,人多熱鬧,感覺溫暖些,哈哈。”

    秦沐饒有興趣地看他,道:“沒想到張大老板也會有妥協的時候。”吃飯可以妥協,為什么在晚報這件事上,一點不妥協呢。

    秦沐哀怨的眼神張云飛就當沒看見,飛快吩咐服力員上菜:“快些,我們要餓死了。”

    鍋子端上來,湯底也上來,需要什么菜,服務員還是得問一下呢的,可張云飛不說要什么,只管催促,最后服務員就貴的上,一下子上來八大盤,擺了滿滿一桌子。

    秦沐笑得不行:“你當我們是豬嗎?”

    服務員一臉幽怨地看張云飛。

    張云飛哈哈大笑:“小妹真是善解人意啊,知道我們快餓死了,拿這么多菜。”

    “謝謝大哥理解。”服務員嫣然一笑,朝張云飛飛一個媚眼:“要是不夠說一聲,我再拿些過來。”

    不夠……秦沐一副我不認識你的表情。

    “快吃。”張云飛把切得薄薄的羊肉片放滾燙的湯里涮兩下,蘸了醬,放嘴里大嚼。

    “快吃啊,愣著干什么?”張云飛嘴里塞滿了食物,含糊不清地招呼著。這個時間點餓是正常的,可他吃得很沒有形象,就有點過了。

    秦沐意識到什么,心頭小火苗噌噌往上冒,磨牙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吃飯?”

    “沒有啊,能約到你這么美的美女,是我前世修來的福份。不過,這地方太吵了,趕緊吃完,重新找個地方說話。快吃。”張云飛繼續招呼。

    這兒確實太吵了,不是說話的場所,可兩人有什么話說?不就是偶遇么?難道說,他知道自己下班后會去買菜做飯,故意在那兒等自己扮偶遇?

    秦沐顯然想多了。

    “想什么呢?”張云飛放下筷子,認真看了秦沐一眼,道:“今天太匆促,下次請你去好一點的地方吃飯。比如云天閣。”

    去了三次云天閣,再來這種亂糟糟的小店,感覺很不協調。張云飛總算知道坐下后就巴不得趕緊吃完快點離開的原因了,果然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哪。

    “云天閣?”秦沐呆了一下,道:“我去過一次,有一次接到采訪任務,對方說在云天閣有飯局,讓我提前過去。在大堂做的采訪,完了人家去參加飯局,我回報社。”

    難道張云飛已經到了成為云天閣常客的地步?秦沐抬眸看看小店,一共放八張桌子,每張桌上都有一個爐子,白煙冒得老高,知道的這是在刷火鍋,不知道的還以為著火了呢。這種地方,跟云天閣那種高檔酒樓比,一在天一在地,差太遠了。

    張云飛道:“人沒請你吃一餐好的?”

    秦沐輕輕搖頭,自嘲道:“什么無冕之王,在普通人眼里很高大上,在那些真正有身份的人眼里,不夠看。”

    “那倒是,如果我身份地位到了,起訴晚報,哪會引起這么多議論?”張云飛也自嘲地笑了笑。

    秦沐瞪眼,可轉念一想,張云飛說的是大實話。這段時間到處一片熱議,不就是覺得一個無名小子敢起訴晚報這樣的龐然大物、國家喉舌,太過詭異嗎?

    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

    “你也別怪我不知天高地厚,這件事你們沒吃虧,反而揚了名,不管好名惡名,總之是揚名了。我也得了些實惠。商場上的紛爭別太當回事,不影響我們的感情,對吧?”張云飛笑瞇瞇道。

    道理淺顯,可架不住秦沐驕傲啊,人家是天之驕子,又有無冕之王的稱號,確實有驕傲的本錢。要不然也不會一聽張云飛要起訴晚的便憤憤不平拂袖而去。現在時過境遷,兩人心平氣和坐在一起,張云飛估計自己說的話她能聽進去,要不然也不會說這個。

    秦沐低頭想了五分鐘,抬頭笑道:“我比你大幾歲,反而要你開解。你是不是覺得我特不懂事?”

    你要知道我活了兩世,肯定不會這樣想。張云飛笑得更愉快了,道:“不會不會,怎么會呢。我們是同齡人,說什么誰大誰小?都是一樣的年輕嘛。”

    張云飛的年齡不是秘密,媒體大肆報道他只有十八歲,以此襯托他有多妖孽,秦沐自然知道。她大學畢業二十二歲,在晚報工作兩年,今年已經二十四歲了,自己可是比他大了六歲呢。

    “挺會說話的嘛。”她調侃,笑容十分燦爛,女人就沒有不喜歡男人說自己年輕的。

    張云飛道:“今天太晚了,過兩天我請你去云天閣吃一頓好的,算是表示一下我的歉意。這些天被我氣得夠嗆吧?你是記者啊,應該知道生氣易老吧?咋這么沉不住氣呢?”

    “這是為我好,還是嘲笑我?抑或是再次氣我?”秦沐似笑非笑斜睨張云飛,直接問了出來。

    “為你好啊。你想,隨便一個人,隨便一句話,就能把你氣得暴跳如雷,你的情緒完全掌握在別人手中,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工作生活會不會受影響?”

    這倒是。秦沐第一次正視張云飛,道:“你說得好象挺有道理。”

    “我一向很有道理啊。”

    “包括把別人氣得暴跳如雷?”

    “別人要生氣,我有什么辦法?反正我不生氣就行,管別人那么多呢。你是我朋友,我才為你著想,要不然,我吃飽了撐的,費那么大勁勸你?”

    當你是朋友!這句話擊中了秦沐心里最弱軟的地方,從第一次見面,自己對他就沒有好臉色,他現在竟然說當自己是朋友?秦沐有些不知說什么好,過了一會兒,才微笑道:“你常常把朋友氣得暴跳如雷嗎?”

    “沒辦法,在朋友面前,我一向實話實說。”張云飛攤手。

    秦沐無語,你分明是氣死人不賠命好不好,還說得這么理直氣壯。一般能在云天閣請客的人,身家都很高。于是,她故意道:“你現在身家多少?”且看你被人這么問,會不會生氣。

    “不知道,錢是牛總在管。”張云飛想也沒想就搖頭,道:“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問他。”

    “算了吧。”秦沐道,不過是試試他的涵養而已,自己和他只是一般朋友,打聽他的身家做什么?

    她剛這么想呢,張云飛眨了眨眼,笑容有點怪,道:“你是不是想當我女朋友?”

    “你……”秦沐想發作,看到張云飛惡作劇般的笑容,也露出笑容,道:“我比你大,和你相比,我是老太婆了。”

    “我不怕。”張云飛一副慷慨赴刑場的氣概,道:“如果你愿意,我就勉為其難接受你。”

    跟這貨在一起,不被氣死是不可能的。秦沐認命了:“你再這樣氣我,我估計撐不到你請我去云天閣吃飯的那一天,就一命嗚呼了。”

    “別呀,吃完再死,在死之前,能不能,嘻嘻嘻……”張云飛淫、笑。

    秦沐再也不能忍了,撈起火鍋里的肉塞他嘴里:“閉嘴。”

    她是北方人,在北方上的大學,到這兒沒三個月就后悔了,只是性子執拗,不肯服輸,就這么一直不習慣,又一直嘗試習慣,一呆就是兩年多。

    張云飛笑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這么一點路,也要送?”秦沐有些挑釁似的看了看張云飛的小身板。十八歲的少年,高是挺高,就是太瘦了點,不過這個年齡,豆芽型也正常。

    張云飛明白她在想什么,下巴四十五度角望天,道:“萬一轉角冒出來一個采花大盜,你就知道我有用處了。”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