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殷先生,你是我的小情書 > 章節目錄 第1章 我對你挺滿意 萌新開文啦!歡迎圍觀和收藏!

章節目錄 第1章 我對你挺滿意 萌新開文啦!歡迎圍觀和收藏!

    微光透過窗簾照進房間,讓床上的女人睜開了眼。

    曖昧的氣息,陌生的房間,凌亂的床鋪,亂扔的衣服無處不在顯示著已經發生的事情。

    莊飛揚揉了揉酸痛的眉角,有個地方卻似乎更酸澀,甚至還有些疼……

    “嘩啦啦!”

    浴室里,水流聲忽然停了下來,她渾身一僵,心都要跳出來,鎮定了幾秒,披上薄被起了身,殷景逸剛好從里面出來。

    四目相對,都沒有所謂的驚訝,或者尖叫,像經過了千萬次一樣。

    可分明才第一次。

    “去洗洗吧!”

    莊飛揚點了點頭,姿勢怪異的往轉身往浴室走,水流下來時,她看著身上的痕跡,頭疼得更厲害了。

    那人,她的老板,她昨晚竟然……

    幸好,他不認識她!

    她怕懷孕,里里外外清洗了干凈,出來時,他已經穿戴整齊,正抽著煙,煙味淡淡,將他籠罩,似真似假。

    他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放在邊上的一套衣服。

    “穿上吧!”

    “謝謝!”

    帝都的人說殷景逸是最好的情人,總會把對方照顧得無微不至。

    以前,她沒體會,現在她體會到了,心卻有些刺。

    她微微一笑,拿著衣服往浴室走,卻被叫住了。

    “就在這兒!”

    莊飛揚指尖一顫,回頭對上他那闔黑又深沉的眸子,故意嫵媚一笑,“我怕你控制不!”

    若有似無的視線往他身上的某一處掃去,惹得男人頻頻蹙眉。

    她是第一個拿這種眼神看他的!

    他輕佻地一笑,帶著些挑釁的鄙夷,“這么有自信?”

    莊飛揚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他道:“那試試?”

    男人有時候是很可惡的!

    當睡袍從她身上拉開,白皙的肩頭露出時,她再次被他困住了,她怒了。

    “你不是說你可以……”

    “我收回剛剛的話!”

    殷景逸邪氣的一笑,挑著她的下巴道:“我發現你真的可以挑起我的興趣!”

    “你說話不算……嗯……”

    尾音在唇間消失,莊飛揚連辯解都來不及……

    事畢,他睨著她穿衣服的動作,直言:“我對你……的身子挺滿意的,要不要考慮一下?”

    她拿著衣服的指尖猛地收緊,微微刺痛了心,卻昂著頭高傲道:“不好意思,你不缺女人,我也不缺男人!”

    他身邊的女人過江之鯽,她不想成為其中一個!不是唯一,她不要!

    “條件隨你開!”

    殷景逸對女人向來大方。

    “呵,男人!”

    鄙夷地回了他一句,她拉開門,忍著痛就走,只留下一縷幽香。

    “呵,女人!”

    床上,殷景逸聞著那香味輕嘆,捻了捻手指,盯著那人影消失的門口若有所思,唇邊緩緩勾起一笑。

    “你……會回來的!”

    我看上的人,你跑得掉嗎?

    莊飛揚以為這是結束,卻不知這只是命運的開始……

    ……

    南華大廈頂樓的風吹在臉上有種皸裂的疼痛!

    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頂樓邊,目恣欲裂的瞪著所有的人,“快叫殷景逸出來,不然我現在就從這里跳下去!”

    嘶聲力竭的吼聲被風吹散,他的身影搖搖欲墜。

    前來救助的工作人員都捏著汗,“王先生……先生有什么話好好說吧!你先下來吧!”

    王坤搖頭,怒吼,“不!你們快叫殷景逸那個狗娘養的……”

    “你說誰是狗娘養的?”

    清冽的聲音從頂樓的門口處傳過來,一直看著這讓人膽戰心驚的一幕的莊飛揚心下松了一口氣,連忙恭敬地迎了上去。

    “殷先生!”

    幸好,他來了!這是六十六樓,要是真讓王坤從這里跳下去了,那南華集團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嗯!”

    殷景逸視線掃了一眼低著頭的秘書,從鼻孔里發出一個音符,眼眸不含一絲情緒。

    熟悉的視線從身上移開的瞬間,莊飛揚才敢抬起頭來看向在她身邊步子不曾停留半秒的男人。

    長身玉立,一身風衣讓他更加豐神俊朗!

    心口有點發熱,莊飛揚不露痕跡的笑了笑,只要看到他,她的心口就會發熱……

    “殷景逸!你這個狗娘……”

    王坤看著殷景逸,情緒一下子變得激動,被殷景逸的冷眸一掃,到了嘴邊的話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勸你嘴巴放干凈一點,不然帶著一張骯臟的嘴下地獄!小心閻王不收你!

    殷景逸淡淡的收回像是看垃圾一般看著他的眼神。

    王被這樣刺激,又怒吼,“殷景逸,你他媽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是你!都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的,我要你償命!”

    削薄的唇邊扯出一絲譏諷,“你連公司都被我收購了,還有本事讓我償命?”

    “我……我……”

    男人的臉氣得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的,他沒有這個本事!

    殷景逸是誰?南華集團的最高執行者,掌握了帝都甚至是全世界百分之五十經濟命脈的男人!

    他要是真能殺的了殷景逸,他就不會跑到南華集團的樓頂來玩跳樓了!

    “你也已經逃不了,還是快點投降吧!要不……你從那里跳下去,也行!”

    殷景逸薄情的唇角一抿,一手插在口袋里,慢慢的朝著那里走近。

    所有人都緊張了。

    “殷先生……別過去!”

    王坤站在上面好幾個小時了,情緒不穩,他現在要是過去的話,萬一那個男人將他一拉,后果不堪設想!

    莊飛揚緊緊地盯著殷景逸那不疾不徐的舉動,心在撲通通的跳著,黑框眼鏡后的眼睛下意識地睜大,腳下意識地跟了過去……

    “投降?在我的字典里,從來沒有投降!殷景逸,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也不會讓你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王坤盯著他,眼里出現了涉獵般的興奮,忽然一個狠勁,伸手將他一拉……

    殷景逸眼神一閃,牙關一咬,正要反手將那人一抓,王坤卻捶死掙扎,整個人撲了過來……

    “景逸,小心!”

    眼看殷景逸一個踉蹌,莊飛揚一個驚嚇,下意識地叫了一聲,跑過去時,想要伸手抓住他……

    無奈飄揚的長發卻無意中勾住了殷景逸手腕上的扣子,整個人被迫跟著他一起往前倒去……</dd>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