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六百五十八章 非常軌跡
    “貪婪的人類!

    晶石大殿中,一尊通體由巖漿組成的巨人低沉的咆哮著。

    “可是,貪婪的人類,才是最好控制的人類!

    一名隱藏在陰影中的不知形體的生靈低聲笑著:“不過是五十個免去神劫,確保成神的名額……還有,讓他們留在人間,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

    “可是,這些名額,本來可以換來巨量的利益!

    一名通體金光閃爍的矮人揮動著大錘子,低沉的怒吼著。

    “那些利益,和這些寶貝,誰更重要呢?”

    一頭形如大水母,通體閃爍著迷離的水波,碩大的頭顱下面有著長長的數十條晶藍色觸手,散發出可怖威壓的生靈伸出一條觸手,輕輕的指了指懸浮在大殿中的十三塊神魂結晶、十三缽盂的血脈精華。

    大殿內,包括幽若的本體在內,所有人都不吭聲了。

    晉升神明的名額,換來的只是普通的元晶、靈藥等等資源,而這些神魂結晶和那血脈精華,卻有著無比巨大的價值。

    傻子都知道該怎么選。

    “可是,我們的小王爺,他想要讓《九轉玄功》,成為他的傳承功法!庇娜粢е,恨恨的說道:“該死的,我一個人,可不敢做這種決定……你們都知道,所有人族大勢力的傳承功法,都經過我們的加工!

    幽若沉聲道:“經過我們加工的功法,讓他們稍稍走了一點岔路,讓他們的根基不是很完美,讓他們的身上,出現了一些隱晦的小漏洞……如此,他們晉級而成的神明,才不是我們的對手……”

    深吸了一口氣,幽若很嚴肅的說道:“但是,真正屬于他們的,那些被我們設為禁忌的太古功法……完美,毫無瑕疵,甚至可以讓他們跨越大境界挑戰神明……”

    “我們,應該將這種危險的‘知識’,這種權力,賦予一個野心勃勃的小王爺么?”幽若攤開雙手:“我一個人,不敢決定,這個責任,需要我們所有人來扛!

    大殿內一陣沉默。

    過了許久,許久,藏身在陰影中的那個生命幽幽說道:“如果,我們控制他們家族的神明總數,很顯然,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就算他們修煉了禁忌功法,如果他們的神明總數不超過一百……甚至是兩百,三百……對我們有威脅么?”

    黑暗中,兩點亮晶晶的眸子一閃而過:“尤其是,如果我們,分享了這些珍貴的神魂結晶和血脈精華之后,我們……我是說,我們在場的諸位,我們能夠變得多么強大?”

    通體金光燦燦的矮人低沉的說道:“十三份,可不夠分……”

    幽若沉聲道:“所以,我們需要這位野心勃勃卻又心狠手辣,尤其是還有很強能力的小王爺,為我們帶來更多的戰利品……而無論是夏侯鹿鳴還是令狐青青,很顯然,他們的經歷和眼光,他們的家族利益,他們的復雜利益瓜葛,讓他們做不到這一點!

    巫鐵可以肆無忌憚的獵殺個大門閥的神明境大能……但是無論夏侯鹿鳴還是令狐青青,都不敢肆無忌憚的這么做。

    巫鐵可以破罐子破摔,可是夏侯氏皇族和令狐氏皇族,他們可不敢這么玩。

    所以,夏侯鹿鳴氣勢洶洶的喊出了‘滅國之戰’的口號,但是你看看,三國戰場上,這么多神明境老祖‘叮叮當當’打了大半年,真正重傷的都沒有一個。

    這樣的戰局,符合大魏和青丘的國家利益、門閥利益。

    但是這樣的戰局,毫無疑問,完全不符合幽若等人的利益。所以才有了幽若直接找上巫鐵,有了幽若直接向巫鐵開價許諾的事情。

    “如果安王就算擁有一百、兩百、甚至是三百名修煉了九轉玄功的神明,也不可能對我們造成威脅的話……”

    身體由七彩晶石組成的巨人開口了:“而且毫無疑問,以他如今擁有的勢力來看,想要擁有一百個神明,都需要耗費漫長的歲月才能做到……”

    晶石巨人沉沉的說道:“對我們的威脅,是未來的可能……而他能夠為我們帶來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和我們切身相關的利益。那么,為什么不呢?”

    晶石巨人咧嘴一笑:“諸位兄弟,我們在這里輪值,監視、觀察姆大陸的活動,我們的任期還有多久?”

    幽若笑了。

    金色矮人笑了。

    大水母一般的生靈笑了。

    整個大殿內,數百形形色色的強大生靈都笑了起來。

    幽若他們在這里的任期,不會很長了啊,要不了多少年,就會有人來接替他們。到時候,數百個神族都忙著交接工作,地面上的人族勢力就算有一些小小的異變……這板子,還不知道落到誰身上呢。

    “那么,諸位……”幽若舉起了右手。

    晶石巨人舉起了右手。

    熔巖巨人舉起了右手。

    黃金矮人舉起了右手。

    大水母也舉起了……一條觸手。

    地面上,幽若面容猙獰扭曲的看了巫鐵半天,過了許久許久,他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伸出雙手,輕輕的拍了拍巫鐵肩膀上剛剛落下的兩片小葉子。

    “安王霍雄,很好,你的條件,我們允諾了!

    幽若微笑看著巫鐵:“五十個保送晉升的神明名額……而且,你不需要付出額外代價,他們可以留在你身邊為你效力。你的家族,擁有和你相同血脈的人,可以修煉《九轉玄功》,相信,只要你的運氣不夠壞,你的家族會在未來,成為三大神國最強大的家族!

    幽若壓低了聲音:“以后,你在青丘神國,若是有任何別的訴求,可以直接來找我……”

    幽若笑呵呵的掏出了一塊寒冰凝成的令牌,輕盈的塞進了巫鐵的手中:“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幽若……有任何事情,你可以通過這塊令牌直接聯系我!

    巫鐵低頭看著手中的令牌,幽若已經笑呵呵的轉身離開。

    遠遠的,幽若的聲音傳了過來:“稍后,五十塊天神令,還有《九轉玄功》的特許狀,會送來王爺手上……只是此事,還請王爺保密,畢竟,太遭嫉妒,王爺是個聰明人,是吧?”

    等到幽若不見了蹤影,巫鐵才喃喃自語:“這家伙,這是要在令狐青青之外,再找一個代理人么?”

    “嘖,這些所謂的神,怎么都和蒼蠅一樣,聞到臭味就上來了?而且吃相,這么難看!

    掂了掂手中的令牌,巫鐵將其收起,背著手,看向了三國戰場的方向。

    一枚玉版和一塊黑骨,同時懸浮在巫鐵面前。

    巫鐵以神魂之力,仔細的閱讀、對比著里面的資料。

    玉版中的資料,來自青丘神國禁魔殿,這是他們收集的,大魏神國所有在世的神明境老祖的資料。

    而黑骨中儲存的,是來自伏羲神國黑殿的同類信息。

    伏羲神國深處地下,除開在青丘神國邊疆荒蕪之地有一條大裂谷通往地面,伏羲神國在大武、大魏境內,還有類似的出入口五處之多。只不過,青丘神國境內的,是規模最大的一條。

    黑殿收集的信息,沒有禁魔殿的詳細。

    畢竟禁魔殿是主動的收集資料,而黑殿,更多的是被動的收集信息——往往是那些神明境的老祖,他們侵入地下的伏羲神國,和伏羲神國的高手交手,才能收集到他們零星半點的一些消息。

    對比玉版和黑色骨塊中的消息,巫鐵選定了一人。

    盜逍客,大魏盜氏老祖,公孫氏附屬勢力、對外傳授劍道知識,收錄劍道天才為己所用的‘論劍堂’前任堂主,在劍道上唯一能媲美公孫秀娘的絕世劍神。

    盜氏,大魏門閥中的奇葩,其行事風范極類項氏。

    只是,項氏喜歡的是在正面戰場上橫行霸道,而盜氏……他們或許是天性黑暗扭曲的關系,他們最喜歡深入地下,在無邊巖層包裹的黑暗中,獵殺伏羲神國的子民,刺殺伏羲神國的高手。

    如盜逍客一人,就有三名伏羲神國神明境老祖被他重傷,更有兩名有希望突破神明境的皇族被盜逍客殺死。

    至于,無意中撞破了盜逍客的行蹤,被他滅門的地下族群,這些年來已有近萬之眾,盜逍客一人,在地下世界屠戮的生靈絕對超過千萬。

    按理說,之前夏侯鹿鳴宣戰之事,刺殺巫鐵的事情,當派盜逍客出手,他才是有著無數實戰經驗的殺神。

    只是,根據禁魔殿打探來的消息,盜逍客和公孫氏之間頗有糾紛。

    盜逍客以外門弟子的身份,居然能夠成為一任論劍堂的堂主,甚至在名氣上和公孫秀娘平齊……盜逍客,或者說盜逍客身后的盜氏,是有心染指公孫氏內部權力的。

    畢竟,公孫氏是一個以女子為尊的門閥,她們祖傳的功法,也只有女子才能將其推衍到大成境界。

    以盜逍客為代表的盜氏,想要人財兼得……

    禁魔殿的情報內,居然還抖了一句書包——‘此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以,盜逍客有實力刺殺巫鐵,他卻偏偏不出手,他偏要在門閥老祖們的聚會上,三言兩語逼得公孫秀娘不得不出手。

    而公孫秀娘果然沒有得手……據說,這些天,大魏內部盜氏和公孫氏很是產生了一些齟齬,兩族隨行侍候的晚輩族人,也已經爆發了很多次明里暗里的沖突。

    “那么,就是他了!蔽阻F捏碎了陰陽道人剛剛送來的黑骨,將玉版收了起來。

    黑骨是見不得人的,這是地下世界的頂尖高手專屬的記錄工具。巫鐵身處敵國,再怎么小心都不為過。

    第二日,一大早的,巫鐵就帶著一小隊護衛出發了。

    從白狼川趕到前線軍城,有了君城之間架設的小型傳送陣,也就是一小會的功夫。

    巫鐵的到來,倒是讓令狐青青很是開心。

    “愛卿,來,來,來,陪朕用膳……哈哈哈,這幾日,我青丘諸位老祖,沒有墮了我青丘的顏面,朕頗為欣慰啊!绷詈嗲啻舐曅χ,讓宦官為巫鐵在行轅大殿內加了一套桌案。

    巫鐵笑著向令狐青青行了一禮,四平八穩的坐了下來。

    有宮女送上了精美的餐點,巫鐵很不客氣的就是一通大吃大喝。

    令狐青青笑看著巫鐵,滿意的點了點頭。事實證明,這柄刀很好用,這家伙無知無畏的,往死里得罪了大魏的眾多門閥,哎,他未來也只能心甘情愿的成為自己手上的一柄刀了。

    此次戰局持續了大半年,看似僵局,但是令狐青青不這么認為。

    畢竟,令狐青青認定,他在諸神那邊,是占了先手的,是他的人,斬殺了大魏十三尊神明境老祖,幽若傳回來的消息很不錯,諸神都很滿意這個戰果。

    既然已經博取了諸神的歡喜……那么,令狐青青尋思著,就見好就收吧?

    真個沒必要和大魏真正的打一場滅國之戰,畢竟青丘神國如今是雙線作戰呢?

    在三國戰場這邊,暫時的保持一種僵局,然后在西南戰區,先把大武神國入侵的軍隊趕出去,如此穩定了戰局之后,再慢慢的……

    令狐青青正轉著念頭,琢磨著如何更好的用好巫鐵這柄尖刀呢,前方艦陣齊轟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令狐青青就笑了起來:“愛卿,看看大魏又主動來襲了……呵呵,前兩天,他們敗得還不夠慘么?”

    搖搖頭,令狐青青站起身來,大袖一揮:“愛卿,隨朕前去觀戰……唔,你也不要落在后面整飭那白狼川,在前方,多認識認識大魏的風流才俊,也是一件好事!

    說道‘風流才俊’一詞,令狐青青忍不住笑了起來。

    巫鐵也笑了。

    一群隨行的大臣、護衛等,也都笑了起來。

    但是很快,所有人的笑容都驟然僵硬,軍城外,正在瘋狂對轟的艦陣中間,赫然懸浮著一名身披大魏親王冕服的老人。

    老人頭頂一道云氣亮晶晶的,不斷有點點金光墜落。

    云氣上,一只三尺六寸長,拇指粗細,通體瑩白如玉,筆頭漆黑宛如夜空的毛筆靜靜的浮在上面。

    “春秋筆……大魏鎮國神器……這是供奉在大魏太學學宮內的鎮器,他們這是狗急跳墻,這等重器也拿出來了么?”令狐青青的臉色變得很不好看。

    之前雙方雖然也打得熱鬧,七八個、十來個神明老祖每天捉對兒廝殺,可是大家心知肚明,看似兇險的廝殺,其實只是走一個程序而已,很難真正有生命危險。

    可是鎮國神器一出,搞不好,這就是要死人了。

    “令狐珛,去!闭驹谝慌缘牧詈换筝p輕一揮手,一名同樣身穿青丘神國親王袍服的中年男子就沖了出去。

    一道水波翻滾而出,令狐珛頭頂一支通體漆黑,散發出強大波動的玉凈瓶,身邊翻滾著無邊浪潮,朝著對方夏侯氏親王沖去。

    巫鐵站在城墻上,瞇著眼看著令狐珛頭頂那玉凈瓶。

    那是先天靈寶先天一氣水母瓶的子體,而其本體,已經被巫鐵五行歸一,用來斬出了五行道人。

    這子體,巫鐵只要一念之間,就能完全掌控。

    這寶貝,巫鐵記得,是曾經在外建立‘狐尾’的胡老爺,賜給了自己的兒子。

    而胡老爺,已經被自己斬殺……這寶貝,出現在了令狐珛的手中,看樣子,胡老爺這一支族人,在令狐氏中間,已經徹底失勢,就連這等至寶,都被令狐青青褫奪了,交給了更可靠的族人掌握。

    巫鐵手指輕輕抖了抖,看向了遙遙對峙的令狐珛二人。

    目光掃過遠方,遠處巨大的龍舟上,一群大魏的神明老祖正在觀戰,其中一人瘦削、陰冷,身穿一裘黑色長衫,正是被巫鐵選定為目標的盜逍客。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