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六十一章 招工(9)
    媧宮,巫金手中的血玉骷髏上,三點燈火微微搖晃。

    蜷縮在光線暗淡的礦洞中,雙手緊握著老鐵留下的那枚水晶大腦,沉睡中的巫鐵突然驚醒。

    一絲淡淡的喜悅從心頭滋生。

    眉心中,因為大量信息的注入,巨量信息直接烙印在腦海,以至于消耗了九成的金色光團微微震動。

    空氣中元能不斷涌出,化為肉眼可見的亮晶晶溪流從巫鐵頭頂注入。因為心頭的歡喜,周身氣血極大的活躍起來,氣血能量和元能混合,被浩然正氣一次次的鍛煉、錘打。

    一縷縷金色光線從氣血能量中滋生,不斷涌入眉心,注入金色光團。

    原本巫鐵的靈魂力量有尋常人百人強大,這次的信息刻印燃燒了他九成五的靈魂總量,只剩下了相當于普通人五人份的靈魂總量。

    但是這剩下的五人份靈魂總量極其精純、純粹,簡直猶如一團小小的水銀懸浮在眉心,凝煉、沉重,每一絲都堅韌強大、難以摧毀。

    經過這番淬煉,靈魂本質驟然提升了好幾個大層次。

    提升后的靈魂想要修復壯大,就變得很困難。絲絲縷縷的金色流光不斷注入眉心,但是那一團金色光芒卻是紋絲不動,絲毫不見增加。

    巫鐵也不焦急。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尤其是老鐵就在他面前陷入未知的沉睡后,他的心性也熬煉了出來。

    他變得從容、淡定了許多,隱隱有一種看破了生死的氣度伴隨左右。

    靈魂總量消耗了九成五,無形力場籠罩的范圍重新塌縮到了五十米。

    但是半徑五十米的范圍內,一;覊m的軌跡都清晰可見,五十米內的世界就好像一個琉璃水晶的世界,一切動靜盡在心頭,掌握程度遠比之前高出了百倍。

    腦子里鬧哄哄的,無數稀奇古怪的文字、圖紋翻來滾去,好一陣子才沉淀了下來。

    好些東西不可翻閱,稍微碰觸腦子里就是一陣刺痛。

    唯有一些簡單的、基礎的東西可以輕松調閱。

    巫鐵沉吟了一陣子,他抓起一塊石頭在地上狠狠的磨蹭了一下,一條火星猛地噴出。

    “控!”

    無形力場微微一動,巫鐵低沉的呵斥了一聲。

    他右手捏成了一個奇異的手印,向著那一條火星指了一下。

    一團拳頭大小的火光從火星中噴出,火光中幾條細細的元能扭動,凝成了一枚簡單的火焰符文;鸸饧彼倥蛎浀饺祟^大小,然后穩定了下來。

    依法施為,很快另外八團火光噴出。

    在無形力場的掌控下,九團火光成九宮形懸浮在巫鐵頭頂,放出略帶淡紅色的火光照亮了整個礦室。

    地上有金屬反光閃爍了一下。

    巫鐵低下頭,那里本來放著老鐵的半邊腦袋。

    老鐵的腦袋最后崩碎,腦子里無數條七彩流光最終凝聚成了一顆小小的水晶大腦。

    原本還以為,老鐵就這么煙消云散了。

    沒想到,他居然還留下了一件小玩意。

    巫鐵從地上一團細細的金屬殘渣中,拉出了一條兩尺多長的慘白色細細鏈條。鏈條極細,只有綠豆的一半粗細,兩端有精巧的掛鉤,中間則是一個小巧的金屬蜘蛛造型的吊墜。

    金屬蜘蛛的軀體很小,幾條腕足則是很纖長。

    巫鐵看了看這金屬吊墜的造型,抓起老鐵的水晶大腦,輕輕往上一湊。

    幾條金屬腕足叮叮幾聲合攏,將老鐵的水晶大腦固定在了吊墜上。

    “老鐵……你想得蠻周到嘛。我還擔心,會把你弄丟呢!

    巫鐵滿意的笑著,將鏈條掛在了脖子上,兩端精巧的掛鉤仔細擰緊。他用力的拉扯了一下這條細細的鏈條,從數百斤力氣到數萬斤力氣,鏈條紋絲不動。

    “嗯,你的整個腦袋的精華,都融入了這根鏈條?蠻結實,這樣很好!

    巫鐵低聲的念叨著。

    他的心頭,還有一絲絲的暖洋洋的歡喜涌出。

    他有點狐疑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蛋:“我怎會感到歡喜呢?難不成,我巴不得老鐵你趕緊死掉?沒這個道理啊……”

    眉心金色光團動了動,巫鐵向某個方向看了過去。

    在極遠的地方……

    巫鐵本能的感到,在極遠的地方,有讓他歡喜的力量傳來。

    似乎是一種呼喚,一種奇異的,源自血脈的呼喚,呼喚他趕緊去那個方向,有對他很重要的人在那邊。

    “這是什么東西?”巫鐵納悶的問自己。

    他只是一個筑基境的小小修煉者,他只是有一身蠻力,好些奇異的神通秘術,他還沒有修煉的能力。

    這種奇異的感覺,讓他有點歡喜,有點不安。

    腦子里的信息太多了,巫鐵皺著眉頭想了很久,才在老鐵刻入的淺層知識中,找到了類似的東西。

    大澤之中有異蛇,擅千里呼魂……聞者心生歡喜,如聞家中長輩呼喚本名……歡喜趕去,則被異蛇一口吞之。

    故,荒野之中,若聞有人呼喊本人姓名,不可回應,不可理睬,當急走離開……切記,切記。

    折騰了一刻鐘功夫,巫鐵才找到了這條稍微有用的記載。

    大澤之中有異蛇?

    巫鐵下意識的想到了秘境中的那條蛟龍,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一躍而起站直了身體,向左右望了望,徑直向遠離呼喚之力傳來的方向走去。

    這么危險的東西,等他修煉到很強大的層次再去招惹吧。

    現在……按照老鐵沉睡前的囑托,巫鐵要好好的活下去。

    好好的活下去,好好修煉,修煉元始經,直到自己變得足夠強大,強大到可以幫老鐵找到一具新的軀體,讓他蘇醒過來。

    甚至,強大到……

    老鐵在注入資料時,特意給巫鐵標注的一條信息在巫鐵老子里放出萬丈明光:

    上古,有圣人……能扭曲時空,起死回生!

    強大到,成為圣人吧!

    巫鐵不知道圣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存在……但是既然他們存在過,那么巫鐵也想成為圣人。

    扭曲時空,起死回生。

    “我要讓父親和兄長們活過來!蔽阻F用力的握緊了拳頭:“既然有這種可能……那么,就努力的去做。哈,努力的戰斗吧,少年……”

    九顆人頭大小的火球懸浮在頭頂,靜靜的釋放著光和熱。

    巫鐵將體內元罡注入身上殘破的緊身甲胄,白慘慘的甲胄一陣蠕動,最終變成了一條短小的白色褲頭遮住了下身,上半身則是變成了一前一后兩面厚重的護心鏡,緊貼在了巫鐵的身上。

    褲頭也好,兩面護心鏡也好,都和巫鐵右臂上的白虎護臂色澤相同。

    原本的全套緊身甲胄太引人注目了,還是低調點好,這種簡陋的護心鏡,連半身甲都算不上,并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如果真有人窮得連這種簡陋的護心鏡都要搶劫……

    這種人,想來實力也不會強,巫鐵輕松就能拾掇了。

    一邊快步疾走,巫鐵一邊回想老鐵傳授給他的知識。

    孤身一人,孤立無援,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要如何活下去?

    而且,巫鐵修煉的元始經……他現在已經知道,筑基式就是元始經的一部分,是入門的法門。

    修煉元始經能夠鑄就老鐵所說的完美之道,但是耗費的時間極其漫長,必須要用龐大的資源堆積,才能加快修煉速度。

    資源……修煉筑基式的時候,需要的主要資源就是大量的血肉。

    巫鐵需要大量的血肉。

    但是從老鐵輸入的信息中巫鐵知道,有好些奇異的花花草草,其實也能對筑基式的修煉產生巨大的輔助效用。因為他現在已經是筑基境元罡期的修為,他只需要不斷的雄厚元罡就可以。

    巨量血肉對元罡的修煉效果,并不如一些奇異的花草有用。

    “只不過,老鐵分析,這里的天地環境,和他所熟悉的天地環境大有不同……那些奇花異草,很可能已經絕跡……”

    “只不過,這里有一篇圖解?是對那些奇花異草進入某個新環境后,隨著環境發生變異的推演?”巫鐵翻閱著腦子里的信息,喃喃自語道:“靠譜么?完全憑空推算,就能推算出那些奇花異草未來的變異衍變?”

    “嗯……這肯定不是老鐵弄出來的東西……他沒這個本事啊,他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應該是老鐵說的,那些不屬于他的知識……是被人強塞進他的腦子里的知識……”

    “就和元始經一樣……老鐵,還有他的那些兄弟們,都成為了某個文明火種的傳播者?這些知識被塞進了他的腦子里,等他們遇到合適的目標,就將這些知識傳播出去?”

    脖子上的細細鏈條一晃一晃的。

    被鑲嵌在蜘蛛吊墜中的老鐵大腦也一晃一晃的。

    復雜的切面上無數的細細反光一閃一閃的,看上去靈動瑰麗,充滿了莫測的魅力。

    巫鐵突然停下腳步,他低頭看了看這刺目的水晶大腦,沉吟了一會兒,他將一道元罡注入胸前的護心鏡。護心鏡蠕動著,很快小小的一塊金屬汁液就游離了出來。

    這團金屬汁液迅速覆蓋住了老鐵的水晶大腦,一陣蠕動后,就變成了一只做工粗陋的灰白色蜘蛛吊墜。

    地下洞窟中有無數蜘蛛,就巫鐵所知,好些灰矮人和巖石侏儒都是以蜘蛛為膜拜圖騰。

    他們很多人會隨身攜帶蜘蛛模樣的護身符。

    所以他掛著一枚金屬蜘蛛飾品,很尋常,也很普通,不會引人注意。

    巫鐵繼續前進,順著彎曲的礦洞向前快速奔走。

    一個小時后,他離開了復雜的礦洞,來到了外部的甬道中。

    他也不認識附近的地理地貌,也不知道哪里通往哪里,他隨意的找了個方向,順著一條地上有著大量活動痕跡的甬道向前繼續行進。

    每一天,他都會抽出一大半時間修煉筑基式。

    每一招每一式,筑基式全都完美烙印在巫鐵的腦子里。

    他每天都會狩獵一頭大家伙,同時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輔料,用老鐵傳授的方法自行配制筑基藥劑。

    最初的一個半月,巫鐵全都失敗了。

    一頭又一頭大家伙的血肉被浪費,在那些輔料的強大藥性腐蝕下,一塊塊血肉變成了腐臭的膿水。

    一個半月后,巫鐵終于成功了一次。

    沒有使用古神兵營中的制藥器械,而是完全依靠手工,他終于成功的配制出了一批十支筑基藥劑。

    老鐵傳授的配制方法極其精妙,若是配制失誤,所有原材料肯定會徹底毀掉。

    但是一旦配制成功,所得的定然是品質極高的成品。

    巫鐵鑿了幾個石頭瓶子,將藥劑隨身攜帶。

    “該死的霧刀,該死的長生教……老鐵的肚皮里,藏了這么多藥劑?上,都被毀掉了!

    服下一支筑基藥劑后,巫鐵一邊修煉筑基式,一邊輕聲笑著。

    “總有一天,會還給你們的,總有一天!

    一邊走,一邊修煉,一邊獵殺獵物制造藥劑,如此三四個月時間很快過去。

    巫鐵的頭發變得很長,臉上也有疏松、稀薄的絨毛長了出來。

    他的身材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或許是因為骨骼變異的關系,他的身高比之前又長高了一尺左右,而且身形高挑瘦削了許多,臉蛋也拉長了少許,變成了略長的瓜子臉。

    鼻梁隆起了一些,眉骨凸起了一點點,眼眶深邃了一些……

    巫鐵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有其他的五官,給人的感覺變得很是凌厲,就好像一根筆挺的長矛,隨時可能突起殺人。

    他和剛剛離開秘境時的模樣,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

    這一日,巫鐵在一個小水潭旁,對著池水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五官和身材的變化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又過了七八天,巫鐵走到了甬道的盡頭。

    前方一堵石墻寬有三百多米,高有十米上下,將甬道徹底封死。

    城墻的城門外,一張木桌后面坐著一個肥嘟嘟的大胖子,他不斷的搖晃著一個銅鈴,大聲的叫嚷著:“好機會嘿,好機會……你們這群流浪的賤種……我們石家招工了,招工了嘿!”

    “管吃飽,有肉吃……立下功勞,還能給你發個娘們快活快活……”

    “不是奴隸,是雇工……我石家招工了嘿……”

    “天大的好機會,你們這群賤種還等什么?”

    城門外,已經聚集了近千人。

    一眼望去,盡是一些矮人、侏儒、蜥蜴人之類的角色。

    巫鐵思索了一陣,大踏步的向那胖子走了過去:“管吃飽?有肉吃?真的假的?”

    </dd>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