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道術達人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麒麟
    北宮是一座破落且龐大的宮殿,破落是因為年久失修,而龐大則是跟其它的‘大號四合院’相比,它占地極大,幽邃深遠,甚至是皇帝辦公的暖閣都無法跟它相比。

    李達想要走出殿門,兩個大拳師擋住了他的方向,眼露威脅之色。

    “李大人,請不要讓我們為難,而且此地位于后宮中央,一旦大人出去了,有些事情怕就難說了,”朱麒麟皺眉道。

    “別誤會,本官只是想找個人聊聊天罷了,”李達嘿嘿一笑,“聽說朱兄是太上皇義子,論輩分還在陛下之上呢!

    朱麒麟微微皺眉,“這是兩碼事!

    “好了,那就談談一碼事,良白羊是洪門王姓當家,洪門十八姓當家作主,我又是良夫人的相公,所以論起輩分來說,我也算是你的長輩了吧!

    朱麒麟無言了一會兒,在這位東廠督公的各種事跡中,可沒有人說他有這么厚的臉皮。

    “既然大家都是洪門一家人,那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呢!

    另一位大拳師眉頭一皺,用著極厭惡的語氣道:“誰跟你是一家人,我們洪門——”

    “好了,洪清,”朱麒麟叫住對方,平靜道:“皇宮之中,只有內衛,沒有洪門,大人有這功夫,不如好好想想對策,闖了那么大的禍,你以為陛下會輕易原諒你嗎?”

    李達心中閃過一絲訝然,洪門四大天王,他見識過其中兩位,王龍蛇瘋狂變態,視生死如兒戲,何鳳羽自視甚高,看不起天下男人;相比于前兩者,這一位洪門天王倒是出乎意料的正常冷靜。

    倒是旁邊的洪清忍不住譏諷:“洪門不是容不下女人,只是容不下不按規矩辦事的女人,姓何的已經被逐走,那姓良的一個外人,你以為能頂多大用?”

    “何鳳羽被逐出洪門了?”李達揚眉,“有意思!

    朱麒麟瞪了對方一眼,洪清自知失言,閉口不言。

    入京前,良白羊給了他洪門的信物,讓他可以聯系洪門中一些親信,其中就包括何鳳羽,不過李達等李達嘗試聯系的時候,卻并沒有回應,他本以為這是何鳳羽那個男人婆故意如此,現在看來,這男人婆居然是斗爭失敗,被逐出京城了。

    “不說這個了,我一直好奇,單以拳術而論,洪門四大天王,朱兄能排第幾?”

    話音一落,空氣中傳出一聲爆響,朱麒麟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手如鞭打,準確的抓在了李達拳頭上。

    “李大人真的要強闖嗎?”

    另外三位洪門大拳師的殺意拳意已毫不保留的傾瀉出來,三丈之內,空氣溫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升著,大拳師的‘天之拳意’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能壓制道術。

    而且洪門是北方外煉拳門,一個個都是大肌霸,拳術陽剛至猛,被這一刺激,李達感覺渾身毛孔都張開了。

    真·酸爽!

    “開個玩笑,別激動,我這就回去!

    李達嘿嘿一笑,知道再騷擾之下,對方估計就要真動手了,麻利的縮了回去。

    朱麒麟皺眉看著這一幕,剛剛拳掌相撞時,他莫名的感受到一股涼氣,然后涼氣又神秘消失,他內觀之下也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對方是在搞什么鬼?

    他看見李達找了一個長桌子,隨便擦擦就躺在上面躺尸,一副放松睡覺的模樣。

    ‘此人真不知道陛下正在跟幾位重臣商議如何懲治他?這一次就連宮中的幾位大太監也跟外臣一個立場,東廠督公之位怎么能讓一個外人掌控,最好的下場便是革職,而一旦革職,沒有東廠的庇佑,這一位遲早是個死字,他真的不怕死嗎?’

    ……

    表面上李達在躺尸,但是只要靠的近了才知道,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每一塊皮膚,都在瘋狂的蠕動著,若不是魔神血脈的超強控制,身上散溢出的熱氣早已覆蓋整個宮殿。

    若是洪門中最資深的老拳師在此,必然眼珠子都掉出來了,對方身上皮肉毛孔,深入其中的筋骨皮膜,無一不再展示,對方在‘微操’洪門的各種隱秘拳術。

    挫鋼、藏花、霸王冠、天地十形……

    而在李達的精神世界中,一尊山岳大小、紅毛碧眼、口噴烈火、身滾巖漿的麒麟王正在群山中奔騰,它每踏一座山峰,這座山峰便會炸裂、噴發、地殼崩裂。

    而蘊藏在這些天崩地裂的幻象中的,其實是洪門所有拳術精髓技巧。

    而哪怕是李達自己,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都不敢、也不能嘗試掌握這尊神獸。

    無它,這道麒麟拳意太恐怖了,比當初刺殺李達的兩人,他們兩個拳意合起來還要強大!

    沒錯,借助魔神血脈的死性再生特性,李某人又厚顏無恥的偷走了朱麒麟的拳意,并嘗試著模仿、偷學、融入。

    ‘死性再生’有點像是陰司的手段,明明是假的,但卻能造成真實的效果,尤其是當他不‘使用’時,對方根本察覺不到自己的拳意已經被復制了。

    而對于李達還是雛形的大拳師拳意來說,這種模仿和學習簡直是開掛一般。

    之所以沒‘偷’其它大拳師拳意,是因為融入越多,成長越快,一旦完善時,那么再怎么‘偷’都沒用了。

    既然要偷學,那當然是學最強大的那個了,而洪門四天王級別的拳意,就算不是最強大的,至少也是最強大之一。

    而當李達沉浸于麒麟拳意的玄奧和奧秘時,卻突生變故。

    精神世界中的麒麟踏遍群山后,忽然仰天長嘯,天空上忽然被五彩祥云籠罩。

    ‘麒麟出沒處,必有祥瑞,不對,我的精神世界怎么會被它干擾!’

    李達變了臉色,五彩祥云滲透在群山中、滲透入花草樹木中,也滲入了他的血脈。

    某種像是氣體、又像是流水、更像是某種‘好運’般的存在嘗試著與身體融為一體。

    然而這種‘嘗試’似乎引起李達身體的某些‘排斥’,剎那間,地面化作了純黑色的海洋,開始向瑞云席卷而去。

    天地一黑!

    李達睜眼,表情不變,心中卻是驚濤駭浪。

    麒麟拳意中,竟然蘊含著麒麟血脈,魔神的血脈!

    他不可能感覺錯的,因為如果不是他及時放棄‘死性再生’,鬼車血脈和侵入自家地盤的麒麟就要拼老命了。

    不是邪異宗那種血脈傳承的殘次品,而是正宗、完美的血脈力量。

    哪怕這一尊麒麟還在雛形狀態。

    小督公擁有獬豸血脈。

    朱麒麟擁有麒麟血脈。

    小督公是太上皇提拔上來的,朱麒麟是太上皇的義子。

    太上皇是到哪里找到這些具有完整血脈的親信?

    李達忽然意識到一點,自己或許過于天真了,做為掌握龍脈力量的皇室,他們或許早就嘗試著繞過絕地天通,吸收魔神之力這種禁忌之事。

    或許,他們也知道‘魔神之王’的存在!

    ‘尋找陰圣鏡,照出魔神之王,借助朝廷之力撥動九州信仰,去解決未來很可能出現的滅世之災,這或許就是一個笑話!’

    ‘至少太上皇就能吸收魔神的力量!’

    ‘魔神之王的存在,或許本身就是皇室的產物!’

    李達又是一夜沒睡,大清早,朱麒麟有注意到,這位東廠督公氣質有了一點變化。

    ‘太上皇的算計,鬼太子的存在,甚至是新皇帝的謀劃,這些動輒謀劃十數年幾十年的計劃,比我抖的小機靈不知高明多少,我有什么好驕傲的!

    原本發現‘佛道之爭’,準備火中取栗,獲得更強大政治勢力的野望,以及那種舉世皆濁我獨清的浮躁,終于降下來了。

    前路漫漫,道阻且長。

    在北宮吃喝拉撒三天,皇帝也沒有召見他,仿佛世道都忘了他這個人似的。

    在一天傍晚,北宮終于出現了一位意想不到的角色。

    “李大人,許久不見了!

    </br>

    </br>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