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六卷錦繡山河 第二百六十六章 心生疑竇
    這等緊要關頭,家中下人、家將有人服毒自盡,說明了什么?

    畏罪自殺!

    若非是犯下十惡不赦之重罪,誰會如此果斷的葬送自己的性命?這等做法看似逃避律法之制裁,實則卻是坐實了這件事與丘行恭有關,將丘行恭推上了斷頭臺……

    丘行恭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開了,悲呼道:“陛下!陛下明鑒,老臣對于此事根本毫不知情!老臣固然于那房俊素有仇隙,可就算再是愚蠢,亦不能在今日這等場合暗殺于他!陛下,老臣當真冤枉!”

    李二陛下面無表情,伸腳扒拉了一下那部弩機,又問道:“汝所言之毫不知情,到底是刺殺房俊一事,還是私鑄錢幣一事?”

    丘行恭面青唇白,大汗淋漓,嘴唇蠕動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

    李二陛下又看向柴哲威:“譙國公以為如何?”

    柴哲威一身衣衫早已被冷汗浸透,心里差點將丘行恭祖宗十八代都拽出來問候一遍,口中說道:“啟稟陛下,末將對此懵然不知!

    眼尾瞥見丘行恭抬起頭來,連忙又補充道:“不過拒微臣所指,丘將軍非是貪財之人,性格固然暴躁一些,但是謹守底線,絕不會做出私鑄錢幣這等觸犯國法之舉!必然是有人意欲加以陷害,當責成三法司予以偵查,揭露此事之真相!

    丘行恭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剛剛柴哲威說與他無關,氣得丘行恭就想要將所有事情都抖露出來,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憑什么將黑鍋都推到老子身上來?

    待到柴哲威說出這句話,他總算明白過來,將所有的事情都抖露出來,唯一的結果就是大家一起完蛋,而若是將柴哲威摘出去,自己扛起所有罪名,憑借柴哲威的能力,以及那位的影響力,或許事情尚有回寰之機會……

    只好悶不吭聲。

    李二陛下看著地上的模具與弩機,面頰一陣陣抽搐,憤怒的火焰在胸膛里升騰,已經快要將所有的理智燃燒殆盡。

    想必于暗殺一名大臣,顯然私鑄錢幣更令他難以接受。

    無論是丘行恭,亦或是柴哲威,甚至是某一位朝中重臣,都是聲名顯赫官高爵顯之人,名下家產無數,幾輩子都花不完,若是單純的貪財,誰會想到私鑄錢幣來積累財富?

    即便朝中公認最貪財的河間郡王李孝恭,也做不出這等觸犯律法自尋死路的事情……

    毫無疑問,膽敢私鑄錢幣,必然因為需求金錢的數目太大,普通的斂財手段已經遠遠無法滿足。

    那么,到底為什么需要如此之多的錢財呢?

    答案顯而易見,天底下最耗費的錢財的事情,其實只有一樣……

    他盯著丘行恭與柴哲威,狠狠看了半晌,才回頭對長孫無忌說道:“刺殺房俊,私鑄錢幣,這兩案合二為一,便由輔機你負責吧,統御三法司立案審查,將事情的前后查的清清楚楚,無論涉及到誰,不可徇私,不可枉法,以《貞觀律》為準繩,從嚴處置,絕不容情!”

    長孫無忌心中一懔,忙道:“老臣遵命!”

    不可徇私,不可枉法……他便明白,這件事簡直就是燙手的山芋,稍有不慎,便能將他自己也給燙傷。

    刺殺房俊,那是一般人敢干的事兒?

    私鑄錢幣,那更是通天的門路才能干得了!

    這兩個案子無論哪一個,都勢必要掀起一場風暴,兩案合一,屆時必將整個帝國高層都得給席卷進來……

    李二陛下再次看向柴哲威與丘行恭,語氣陰森:“二位皆乃國之棟梁、功勛赫赫,又皆是名門之后、家學淵源,朕不愿見到汝二人任何一個走上絕路,若是能夠坦誠交待,朕或許會網開一面,給予一條生路,但若是意欲抵觸、頑抗到底,屆時是生是死,便無人可以左右!

    頓了一頓,他道:“好自為之吧!

    言罷,轉身帶著內侍禁衛離去。

    這一刻,憤怒之余,也有一些為難。

    丘行恭還好說,此人性情暴戾,自己素來不喜,依仗功績橫行霸道,若是當真這兩件案子都與他有關,死不足惜。

    但柴哲威畢竟不同……

    想起他的母親,李二陛下便心中嘆息。

    隱太子李建成、衛懷王李玄霸、齊王李元吉,他,還有平陽昭公主,兄妹五人一母同胞,其中他和李玄霸、平陽公主的感情最好,三人從小便一起玩耍,而早慧的太子李建成則素來高高在上,唯有齊王李元吉素來以其馬首是瞻。

    兄妹五人,兩個陣營。

    李玄霸早殤,李二陛下便與平陽公主最是親厚,這位李氏家族的奇女子巾幗不讓須眉,整個關中都是她打下來的,堅守此處直到先帝率軍進駐,以此為根基橫掃天下,建立永垂不朽之基業。

    論功勛,兄妹之中,當以平陽公主為首。

    當年平陽公主英年早喪,不僅是他李二痛不欲生,便是李建成、李元吉亦是傷心落淚、百般不舍,先帝更是命禮部以軍隊為其送葬,而以公主只身份享此殊榮者,從古至今,絕無僅有!

    若是柴哲威犯下不赦之罪,李二陛下亦不知自己能否狠得下心,將柴哲威明正典刑、以正超綱。

    若是將其處死,自己百年之后,如何能有顏面再去見自己的三妹?

    可若是放縱寬恕,自己這個皇帝又要如何服眾,視國法為何物?

    不僅嘆了口氣,只愿柴哲威并未如自己所想那般,牽涉得那么深吧……

    *****

    真德公主金德曼自紫云樓出來,便乘坐馬車趕回府邸。

    一路上提心吊膽,唯恐下一刻便傳來房俊死掉的噩耗,她倒是不是對房俊有什么感情,只是難以想象一旦房俊死掉,自己與姐姐即將面對何等困難之局面……

    好歹直到府邸門口,亦未有噩耗傳來,這令她稍稍松了口氣。

    下了車,在婢女的服侍下徑自進了院子,這才問道:“房少保還在這里?”

    婢女道:“是,剛剛經由軍醫處置了傷處,傷勢很重,短時間內不宜挪動,故而陛下便將其安置在客房之中!

    金德曼點點頭,腳下不停,眨眼來到客房。

    房門洞開著,門口有兵卒守衛,金德曼抬腳進了房中,撲鼻而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令她胸口一沉。

    客房之中布置頗為奢華,帷帳低垂之間,隱隱可見賬后床榻之側有幾道人影,金德曼開口道:“姐姐?”

    賬后窸窸窣窣聲響傳出,好一會兒,一身錦繡宮裝的金勝曼才走出來,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溫言道:“回來了?房少保受傷頗重,剛剛醫官處置過,喝了湯藥,這會兒剛睡著,還是稍后待他醒來,妹妹再來探視吧!

    “哦!

    金德曼并不太關心房俊,聽聞其并無大礙,也就放心。

    不過……

    姐姐眼圈兒紅紅的,好似剛剛哭過?

    金德曼有些不能理解。

    對于她們姊妹來說,房俊就好似一座靠山,可以讓她們放心依靠,從此之后這長安城中再也無人干明目張膽的心生覬覦,但若說其感情,卻未必能有多少。

    別忘了,當初在新羅,房俊驅虎吞狼的手段令不知多少新羅兒郎慘死,舊恨未消,何來愛慕?

    所以若是房俊死了,大抵是要哭出幾滴眼淚給外人看的,可如今房俊既然并無性命之憂,姐姐緣何這般傷心?

    哭給誰看呢……

    金德曼心生狐疑,下意識的跟著姐姐的腳步走到門口,忽然問道:“房少保遇刺之時是在咱們府邸門口,他為何到這里來?”

    當時她受邀前往紫云樓,而房俊作為布防芙蓉園的將軍,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那么他為何在自己不在家的情況下,卻要來到這里?

    他來找誰?

    金勝曼心中一跳,繃著臉狀似無意道:“是姐姐發現有人暗中窺視這里,故而派人將房少保請來,予以偵查。卻不成想,那些人并非是覬覦咱們,而是探查房少保之行蹤,結果他剛一出門,便遭遇刺殺,故而姐姐心中甚覺有愧,若非吾派人叫他,那他身在麾下軍馬簇擁之中,何至于遭受暗殺?”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