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穿越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六卷錦繡山河 第二百六十五章 意外發現
    長孫無忌眼珠子瞪圓,看了看地上的鐵塊子,又看了看丘行恭,差一點給這位以暴戾聞名天下之人豎起一根大拇指。

    你特么真是太牛了!

    沒什么事情干了,偷著鑄造錢幣?!

    想他長孫無忌曾經權傾天下,乃是帝王心腹,真可謂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卻也從未想過膽敢私自鑄錢。

    此乃帝王之大忌!

    李二陛下踱步上前,俯下身去,仔仔細細的看著地上的這幾個鐵塊子,每兩個都能合在一起,上頭是排列整齊的鐵模,一面是“開元通”四字,字體肥大有氣勢,含八分及隸體,筆劃端莊沉穩,“開”字間架勻稱,疏密有致;內部作“井”狀且“井”部不與內廓相接,“元”字首劃為一短橫,次劃長橫左挑;“通”字的“辶”前三筆各不相連,呈三撇狀,“甬”部上筆開口較大;“”字著筆莊重,其“貝”部內為兩短橫,不與左右兩豎筆連接,整體錢文筆畫較粗,但書寫的自然,靈動,富有活力。

    另一面顯然是背面的模具,光背無文。

    合起來一面正好是一個錢幣的模具,縱橫各五個鐵模,可以一次性鑄造二十五枚錢幣……

    李二陛下面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額頭的青筋都在虬結蹦跳。

    唐朝初建,為統一全國,簡化軍餉籌集步驟,故建國伊始仍然沿用五銖錢。在唐朝始鑄開元通寶之前,始于漢代的五銖錢在全國已流通七百余年之久。當唐朝局勢穩定后,因五銖錢輕小淆雜,為適應其統治需要,整治混亂的幣制,效仿西漢五銖的嚴格規范,于武德四年七月,頒詔廢五銖錢,由高祖李淵親自主導,給事中歐陽詢監制,改鑄統一的開元通寶。

    “開元通寶”這四個字由書法家歐陽詢題寫,“開元”,意指開辟新紀元;“通”,意指通行寶貨,形制仍沿用秦方孔圓錢,在質量上,一般的開元通寶每文重一錢,每文重二銖四絲,即為一錢,每十文重一兩,即二十四銖,每一千文為一貫,重六斤四兩。

    大唐緣何能夠在建國之后較短的時間對外覆滅突厥,揚威四夷,對內穩固統治,百廢俱興?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幣制改革,鑄造“開元通寶”使得幣制統一,極大的發掘出國內的經濟潛力。

    如今大唐經濟實力穩定上升,使得綜合國力傲視群倫,最大的功績便是“開元通寶”的發行。

    而想要破壞目前穩定的經濟環境,其實也很容易,私鑄大量的劣質錢幣進入流通就行了……

    兩代人數十年的艱辛努力,僅僅需要一些劣質的錢幣,便能夠輕易的抹煞。

    丘行恭再也支持不住了,“噗通”一聲跪倒在李二陛下面前,顫聲道:“陛下,老臣……哎呦!”

    剛一開口,李二陛下直起腰便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丘行恭臉上。

    丘行恭慘嚎一聲,仰天跌倒,鼻血仿佛泉水一般噴涌而出,他顧不得擦,一個咕嚕爬起來,再次跪倒,大呼道:“陛下聽老臣解釋,老臣……”

    “住嘴!”

    李二陛下怒喝一聲,雙眼有若銅鈴一般瞪大,狠狠瞪著丘行恭,一字字道:“私鑄錢幣,形同謀逆,汝乃兩朝老臣,該不會不懂律法吧?有什么話,等到柴哲威前來之后,一并再說!”

    丘行恭心若死灰,一聲不敢吭。

    高侃見到丘行恭的慘狀,偷偷咽了一口唾沫,他也沒想到搜索車弩,居然搜出了鑄錢的模具……真是膽大包天啊。若說刺殺朝廷命官尚有一絲轉圜之余地,畢竟房俊身受重創,卻并未殞命,對于那些個為大唐立下赫赫功勛的老臣來說,陛下再是惱怒,亦不會取其性命。

    但私鑄錢幣卻完全不同!

    古往今來,錢幣的鑄造權必須緊緊收攏在皇帝手中,歸朝廷中樞掌控,一旦鑄幣之權力分散,則必是天下板蕩、皇權傾頹,烽煙四起、群雄逐鹿的王朝末世。

    財賦、經濟之崩潰,足以使得眼下鼎盛之大唐瞬間陷入崩潰,無數虎賁勇士用鮮血生命換來的煌煌氣象,眨眼間煙消云散。

    故而,由古至今,無論任何一個王朝、任何一個帝國,皆有一條永無更改的鐵律私鑄錢幣者,死!

    “陛下,”王德匆匆來到李二陛下身邊,低聲道:“譙國公來了!”

    李二陛下恍若未聞,負手而立,只是渾身上下充斥著一股暴戾之氣,生人勿近!

    柴哲威頂盔摜甲,疾步走來,到了李二陛下身前,單膝跪地施行軍禮,大聲道:“末將柴哲威,奉召前來,未知陛下有何吩咐……呃!”

    話說一半,他便看到了地上隨意放著的鑄錢模具,頓時渾身一震,面色大變!

    李二陛下凝立如山,面色似鐵,森然道:“很好,譙國公過來看看,此為何物?”

    柴哲威見到這模具,再看看一旁鼻血長流卻連擦都不敢擦的丘行恭,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分明已經警告這人數次,這等東西萬萬不能留在長安城中,孰料此人居然將自己的警告當做耳旁風,簡直奇蠢無比,被他給害死了!

    只是一瞬間,柴哲威鎧甲之內的衣衫毅然被冷汗浸透。

    所幸他定力不錯,并未露出多少恐懼之色,略一沉吟,便斷然說道:“若是末將所料不差,此乃鑄錢之模具?只是末將不明白,鑄錢乃是少府之職責,緣何這等重要只模具,卻會出現在此處?”

    李二陛下氣得冷笑一聲:“譙國公莫非不知?”

    柴哲威低頭道:“末將愚鈍,確實不知。”

    一旁的丘行恭頓時面色慘白,正欲開口,卻聞聽柴哲威反問他道:“此地乃是丘家祖宅,更是丘家家廟所在之處,怎會有這等帝國重器,出現于此?丘將軍,莫不是被人惡意構陷,栽贓陷害?”

    丘行恭先是一愣,旋即福至心靈,大聲道:“是是是,陛下明鑒,老臣亦不知此等物件何以出現在此,想來定是有人栽贓陷害……對了!還有刺殺房少保一事,老臣根本一無所知,卻有賊人于吾祖宅之中架設車弩,擊殺房俊!陛下,老臣冤枉啊,還望陛下明察秋毫,給老臣一個清白!”

    “嗬嗬……”

    李二陛下怒極而笑,這兩個混賬,居然膽敢當著他的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竄供?

    真是好膽!

    就在這時,遠處有兵卒疾步跑來,身上水漬浸透,到了近前單膝跪地,將手里一個東西高高舉起,大聲道:“陛下,將軍,吾等在后院水池當中發現此物!”

    眾人定睛一看,此物長有尺余,寬三寸,高約八寸,通體青銅鑄造,乃是一具車弩的核心部件弩機。

    高侃大聲問道:“何處發現?”

    兵卒道:“就在后院的水池之中,卑下見到池畔有雜亂腳印,故而派人下水摸索,便尋到此物,乃是車弩之弩機,想來是賊人將車弩拆卸分解之后,藏匿于水池之中。”

    “可曾發現別的部件?”

    “尚未發現!”

    “立即派人前去打撈,實在不行,干脆將水池當中的水排干凈!”

    “喏!”

    兵卒匆匆離去。

    李二陛下目光閃爍,既然發現了弩機,那就證明此地當真是賊人架設車弩射殺房俊之處,物證已在,所差的也就是抓獲賊人了。

    既然高侃先前的審訊,已經證明此間之人并未有人私自離開,那么兇手必定混跡其中,接下來,就要將其揪出來,嚴刑拷打,審出幕后主謀之人!

    他直起身抬起頭,正欲發號施令,便見到不遠處又有一個兵卒急匆匆跑來,未到近前,便大聲道:“報!啟稟陛下,將軍,有十余名府中家將、下人一起服毒,已然毒發身亡!”

    李二陛下豁然轉頭,狠狠的瞪著丘行恭。

    丘行恭只覺得周身冰涼,眼前金星亂跳,一陣陣發暈……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