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山雨欲來!
    葉修文逐件事情分析,月兒被驚的目瞪口呆。

    因為葉修文告訴了她一件事,這次任務,無論完成,還是完不成,她與葉修文都要死。

    雖然,月兒并不惜一死,但是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去死,恐怕沒有人會愿意。

    “別慌,事情自然有解決的辦法。這活閻王的事情,我們要放一放,我現在所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比~修文咂嘴道。

    “什么事?”月兒反問道。

    “血月齋!血月齋的方長老,還有外堂堂主孫士茂、侯安平都死了,血月齋不用想,就知道會是我做的。

    然后,你懂的?”葉修文看了月兒一眼,月兒抿著嘴搖頭,以她的想法,這一次,真是死定了。面對血月齋這棵參天大樹,他們如何能撼動?

    “呵呵,別怕,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會想到辦法的。你明天,這樣這樣,然后再這樣,.......”葉修文附在月兒的耳邊,極小聲的說道。

    “這,這能行嗎?”月兒反問道。因為此事,倘若不是按照葉修文所說的那樣,那么他當真就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不怕,我還有最后一張底牌,你照做就是了!

    葉修文微微一樂,然后練了兩趟童子功便睡了。

    葉修文這一覺睡的很沉,但是燕州城內,卻已然亂成了一鍋粥。

    昨夜,總兵府的死囚牢被人給劫了。

    但里面關押的是什么人,沒有人知道。而劫獄的人,也不知道是誰,而且總兵‘周沖’也失蹤了。

    禁軍在加緊排查,四處尋找兇手與周沖的下落。而反而葉修文這個牢獄之中的人,卻沒有人過問。

    不過說來也是,總兵府內,能拿的出手的人都死了,而剩下一些凝血期都沒有的統領,誰敢跑葉修文這找晦氣來。一切都要等找到周沖再說。

    而另外一方面,血月齋卻剛剛察覺到異樣。

    方長老、孫士茂與侯安平等人,下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卻蹤影皆無,也沒有什么消息傳回來。

    外堂的堂主‘雷恒’想了想,心道:不能總這么等著,派幾個弟子下山去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時,血月齋的人,還在來的路上,但想要到燕州城,估計至少還要有兩天的時間。

    此事不提,卻說早上,月兒到葉修文的房間內來過一次,但見葉修文還在熟睡,便獨自一個人出了門。

    月兒轉身的時候,恰好看到黑豹。黑豹躬身施禮道:“夫人!”

    “嗯,五爺還在睡,倘若沒有什么大事,不要去打擾他!痹聝悍愿赖。

    “是,夫人!”

    黑豹再度躬身道,而但見月兒向外面走去,忙著問道:“夫人,您要去哪?五爺醒了,我好回話!

    “他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月兒回了一句,然后便急匆匆的走了。

    她穿街過巷,來到了風紀茶樓的后門。她輕輕的敲了三下,里面有人將門打開,月兒一閃身,便進了去。

    “老板呢?”月兒道。

    “在樓上,剛送走了一波客人!被镉嫷。

    “嗯,帶我去見老板,我有要事,.......”

    月兒道,那伙計在前面引路,自打后側的樓梯上了風紀茶樓的二樓雅間。

    伙計稟報,活閻王讓月兒進來,然后伙計關上了門。

    此時月兒淺淺一禮道:“大人,出事了!”

    “嚄?出什么事了?”活閻王不以為意的道。

    “那個葉修文,將金大人給殺了,您看?”月兒說著,自打袖口之內拿出了‘金鏢’的飛刀。

    活閻王故作怒氣的道:“我讓金大人去幫他,結果這猴崽子,卻將人給殺了。這簡直,豈有此理!

    “啪!”

    活閻王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水壺與茶碗,都差點飛了起來。

    而但見月兒不說話,活閻王又道:“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位金大人的飛刀我見過,還有我為葉修文換衣服的時候,看到了他的身上,多了很多東西,都不是他的,......”月兒回道。

    “你給葉修文換衣服?你們兩個那個了?”

    相對于金鏢的死,活閻王卻驚訝月兒會給葉修文換衣服。

    孤男寡女,兩個人獨處一室換衣服,倘若說沒有什么事,打死活閻王,他都不信。

    “大人,你想哪里去了。我昨夜不是等消息嗎?他回來身上都淋濕了。更何況,我要不為他換衣服,哪里知道,他殺了金大人?”月兒祥怒道。

    “哼,不過你卻越來越有女人味了!被铋愅鯎u搖頭道。

    之前的月兒,在他這里,就如同一個木偶一樣,但現在的穿衣打扮,不僅與之前不同以外,性格也發生了變化。

    “大人,這您能怪我?當初要不是你安排我到他的身邊,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痹聝河值,而活閻王則再度搖頭,的確他的月兒變了,變的能言善道。

    “這件事,就先放一放吧!我們還是要以大局為重!被铋愅跸肓讼氲,他還不能猜出月兒這句話的意思。

    因為最近月兒的變化很大,他也有些猜不透了。

    “大人,我還有一件事要稟報給您。這個葉修文,私自練了一些丹藥,他騙我說,這是什么‘萬靈丹’,但我吃了之后,才發現,這藥效與血丹有些相似!

    說著,月兒還自打腰間的錦囊中,拿出了一枚血色的丹丸。

    “嚄,這就是葉修文煉出的藥?”

    活閻王下意識的接過藥,但此時,月兒卻是一驚。因為正如葉修文所說的那樣,這位活閻王,已經知道她們私自煉藥的事情了。

    “大人,這些可都與我無關?他做的這些事,我完全不知情,.......”

    月兒說罷,單膝跪地,而活閻王卻哈哈大笑道:“哈哈,好,好!只要你對本大人忠心,這些事情都算不到你的頭上。而且,你可以借助葉修文的這些丹藥,繼續修行。倘若你能突破元氣境,哼哼,......”

    活閻王說到此處冷笑,但他的話卻沒有再說下去。

    不過此時,這已經足夠了,月兒已經證實了,葉修文的話,的確是對的!......

    </br>

    </br>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