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漫游在影視世界 > 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白飯魚
    白飯魚的威望在九龍城寨沒有鼎爺高,但是在九龍灣南北碼頭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由內陸和東南亞來hk的偷渡客,十個有七個賣苦力,兩個與黃賭毒沾邊,一個做技工。九龍城寨作為偷渡客的聚居地,同地域同職業同民族的人抱團取暖是普遍存在的情況,在碼頭裝卸貨物的苦力也有這么一個組織,而大撈家白飯魚就是這群人的頭領。

    近幾年來他不僅控制了眾多苦力,手底還管理著好幾個碼頭,像肥仔超、大灰熊、公仔強等人由泰國運來hk的白粉和鴉片,大部分都會借道白飯魚的碼頭登岸。

    當然,不是免費的。

    林躍心想怪不得伍世豪娶晴兒做老婆后短短幾年時間就把白粉生意做到全hk最大,只有雷洛扶持的話顯然不可能有這樣的效率,原來后面還有一個大撈家白飯魚相助。

    “聰明,你果然很聰明!卑罪堲~說道:“既然你是一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的女兒不是那么容易娶的。一個小便衣,月薪加規費一起能有幾個子兒?你拿什么養她?”

    林躍笑了笑,沒有說話,既然白飯魚是白晴兒她爹,不管話說的中聽不中聽,最起碼的尊敬還是要有的。

    “怎么,嫌少?一只手不夠兩只,兩只手不夠可以往懷里揣!卑罪堲~點點桌上放的錢:“來拿呀!

    林躍瞇了瞇眼,看著白飯魚說道:“伯父,如果你這次引我來這里是奚落我沒本事,炫耀自己是有錢人,你做到了。若是想用這個方法逼我放手,對不起,我做不到。至于養不養得起老婆這個問題,你說了不算,晴兒說才算!

    “警署里還有點事,失陪!

    說話的同時,他把門口站的大塊頭往旁邊一帶,手放到握把上。

    正準備往里面拉,猛聽身后傳來一陣笑聲。

    “果然有膽識,口才不錯,腦子也很靈光,這樣吧……”白飯魚把手里的錢丟回桌上:“反正我錢已經拿出來了,你當做見面禮也好,當做娶我女兒的訂金也罷,拿去花吧!

    這是要我吃軟飯的意思嗎,還是說拿我當上門女婿了?

    林躍有點懵逼,在他的觀念里結婚都是男方出禮金,無論女方回不回,回多回少,禮節和態度必須有,到了他這里呢,眼前這便宜老丈人一口氣弄出幾十萬來喊他花著玩。

    “謝謝伯父,娶你女兒我會靠自己的本事,我如果沒有本事,你就不必把女兒嫁給我,錢我不要,把槍還給我!

    抓小偷,單刀赴會,舌戰老泰山,他是一路硬氣過來的,總不能演個虎頭蛇尾,真拿桌子上的錢去花。

    世界任務到七十年代末才結束,還有近20年呢,經過這幾個月的接觸,他是真有娶晴兒當老婆的打算,而且這玩意兒不是黑錢,無法收獲科技點數,在這個便宜老丈人面前還是表現的有男子氣概一點比較好。

    白飯魚看著他點點頭:“還給他!

    來時帶路的男子走進房間,把槍還給林躍。

    “謝謝伯父!

    ……

    離開白飯魚的地盤后,林躍一路小跑著前往檳城人聚居區,還沒到目的地就聽見街道上的老頭老太議論剛才發生的事情。

    他連續問了幾個人后才搞清楚伍世豪干了什么,這貨帶著兄弟砸了公仔強好幾個場子,弄得小半個城寨雞飛狗跳,人心惶惶。

    引他單刀赴會的人是白飯魚,伍世豪能在公仔強那里找到人才怪,砸了幾個場子沒有,又跑到鼎爺那里討人,現在公仔強放出話來,誰能砍死伍世豪獎五萬塊。

    這個年代沒手機,電話也是機構和富裕家庭才有,他能怎么做?也只能是去鼎爺會館探探風頭,隨機應變視情況而定。

    往前走出一段距離,忽然聽到右面巷子里傳來連續的槍聲,林躍掏出手槍貓腰貼過去,探頭往那邊一瞧,只見伍世豪帶著大威小威和啞七抱頭狂奔,后面跟著好幾個穿黑褂與寬松褲子的男人,腳力最快的倆人手里還有槍,追的四人跟喪家犬一樣。

    林躍深吸一口氣,待伍世豪距他所在位置不到十米的時候突然竄出,起手就是一槍。

    大威看到前面冷不丁竄出一個手里拿著槍的人,嚇得渾身一哆嗦,正要找可以躲槍子的地方,猛聽伍世豪喊了一聲“林躍”。

    他這才意識到來了救兵,下意識掃過身后,只見公仔強的二號馬仔癱倒在地,正抱著肩膀上的血窟窿大聲哀嚎。

    嘭,嘭。

    又是兩聲槍響,一名手持鐵棍悶頭猛沖的男子額心中彈,噗通一聲栽在地上。

    后面的人嚇傻了,沒想到半路殺出的家伙槍法這么好。

    “是那個姓林的警察,對,就是他……老大說誰能做了他給十萬!

    一個刀疤臉躲在破甕后面口號喊得震天響,但人就是不出去。

    “快走,快走!

    林躍又連續開了兩槍壓制追兵,完事跟在四人身后一路跑出九龍城寨。

    伍世豪四兄弟在前,他負責斷后,直至跑到太子道才松了一口氣,找了個不易被人發覺的角落坐下。

    呼~

    呼~

    小威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問:“躍哥,你……你和晴姐不是給公仔強抓起來了嗎?怎么……怎么突然沒事了?”

    林躍由大威那兒接過一支煙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引我去的人不是公仔強,是白飯魚,老頭兒想考驗一下未來女婿!

    他說的輕描淡寫,那邊四人全傻了。

    白飯魚?

    未來女婿?

    小威是第一個理清事件頭緒的人,瞪著倆眼珠子說道:“躍哥,你的意思是……晴姐她爸是大撈家白飯魚?”

    “不然呢?”林躍解開襯衣的扣子,不斷抖著兩襟,試圖讓自己更涼快點:“害我虛驚一場,還以為晴兒真給公仔強抓了!

    雖然到頭來白折騰了,不過也有一個好處,起碼確認了白晴的身份,不用擔心公仔強抓她脅迫自己,要知道現在雙方的矛盾還沒發展到不死不休的地步,那些毒販的生意還得仰仗白飯魚開方便門,不敢去動白晴的。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