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混世農民工 > 第0089章 特殊任務引起的誤會
    “他在不在有什么關系?反正他又上不了場”

    隨著聲音徐江南走了進來。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任天飛示意徐江南把辦公室的房門關好后,他這才一笑說道:“關于你們今天晚上比賽的事,我是這樣安排的。徐江南是今天晚上的場邊指導,你先讓董雪茹和宋小雅還有熊蘭先上,一番狂攻之后,再讓王小秋換宋小雅下去”

    “這樣行嗎?我怎么感覺有點怕”

    “膽小鬼!不就一場藍球賽嗎?有什么好怕的。你們的實力可以碾壓裁剪課,這一點不容置疑。宋小雅一上來,熊蘭就休息,然后熊蘭休息好了就換王小秋下來,你們三個再來一番狂攻,這比賽就結束了”

    任天飛說著,偷偷的看了一眼徐江南。

    徐江南點了點頭說:“我記下來了,你不在,我們照樣能拿的下來比賽”

    “這就對了,我正要找你過來,既然你自己來了,那你們坐下來,我給你們兩個開個小會”

    任天飛說著,話題一轉,便開始談起了工作。

    徐江南搬了把椅子,和熊蘭并排坐在了一起,她看了一臉任天飛問道:“什么大事?看你一本正經的樣子,我都有點怕了”

    “哦!就是董事長來工廠檢查的事。雖然我們生管課近一段時間做的非常不錯,但我認為,你們還得好好的再自我檢查一遍。徐江南負責訂單跟蹤方面的檢查工作,熊蘭負責數據方面的檢查工作。另外中倉的清查徐江南負責,成品倉的清查熊蘭負責”

    “知道了!”

    徐江南和熊蘭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任天飛想了一下又說:“這件事情要做的十分保密,千萬別讓其他的課室知道,否則我們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

    “好!我們知道了”

    熊蘭話音剛落,中午下班的鈴聲便響了起來。

    任天飛點了一下頭,熊蘭便快步而去。因為中午吃飯,排隊的人實在太多,出去早一點,就可以早點吃完飯休息一會兒。

    徐江南磨蹭著沒有走,她等熊蘭一走遠,這才壓低了聲音問道:“你今天怎么了?去盧慧哪兒怎么那長的時間。我可告訴你,你要注意影響”

    “你想哪兒去了,我遇上了點特殊情況”

    任天飛說著立馬站了起來,他可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再做過多的解釋。因為有些事情,越解釋越復雜。

    徐江南一步擋在任天飛的面前,她冷冷一笑:“任天飛!你把我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你知道嗎?廠內現在越傳越兇,說童協理和盧慧的關系非常曖昧。甚至有人晚上發現,童協理從盧慧的房里出來”

    “這事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做好我們本身的工作就好了”

    任天飛有點煩了,他不由得眉頭一皺,提高了聲音。

    徐江南愣住了,她看了任天飛一會兒,這才冷冷的說道:“能沒關系嗎?外面的人說,盧慧一手摟著你,一手又摟著童協理。而你又在耍我”

    “混賬!這種事情你也相信?”

    任天飛一聽,怒火頓時噴了出來。他這是第一次對徐江南動粗口。不過這話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可是說出去的話,撥出去的水,他根本就收不回來了。

    徐江南苦笑了一聲:“你竟然為了她,能這樣罵我,你們之間沒事,那你的臉上為什么有淚痕?還有,我們生管課女隊的第一場比賽你都不在,那我問你,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放不下?是不是晚上和這個妖精去約會?”

    “你真的不可理喻,怎么會有如此想法,請問你憑什么這樣亂說?”

    任天飛看著眼淚打轉的徐江南,無奈的搖了搖頭問道。

    徐江南呵呵一笑說:“憑什么?就憑盧慧剛才在人事部復印了你的身份證復印件,就憑盧慧已經離開了東升廠。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晚上出去開房”

    徐江南說完這句話,淚水嘩啦一下便流了下來,感覺她委屈極了。

    任天飛走過去,把辦公室的房門關了起來,然后拉著徐江南坐在了椅子上,他忍不住笑道:“你以為我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就隨便能和盧慧上床?”

    “哼!你們這不叫隨便,而是早有預謀。盧慧人家本來是有男朋友的,可是被你給打跑了,這事就發生在咱們東升廠的大門口,東升廠有好多的人可以做證。另外,你的西服為什么在盧慧手里?”

    徐江南說著,兩把擦干了眼淚。一對漂亮的大眼睛狠狠的瞪著任天飛。

    任天飛忍不住大笑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和盧慧早都上過床了?你也太高看我了吧!我還真沒有這么大的本事”

    “不要臉,你還好意思笑”

    徐江南一生氣,抬腳就踩任天飛的腳。任天飛一躲,連忙后退了一步。

    任天飛長出了一口氣說:“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也不想多加解釋。我只想說說今天早上我去盧慧辦公室的這事。我剛進去,我的bp機就響了起來,一看是老家的呼叫。所以我就用盧慧的座機電話給家里回了個電話,沒想到爺爺……他們全來了”

    任天飛說著,又是一陣難過。他和爺爺的感情太深了,這么久沒有見老人家,一聽到他的聲音,難免會難過。

    徐江南一看任天飛這個樣子,立馬便明白了他臉上的淚痕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她陪著小心,壓低了聲音說道:“對不起!是我多心了。因為盧慧的存在,給了我太多的壓力,我甚至晚上會為了這事而失眠”

    “你真的想多了,你要相信我”

    任天飛長出了一口氣,小聲的安慰著徐江南。

    徐江南默默的點了一下頭,然后接著又問道:“那她為什么要復印你的身份證復印件,而且一復印完拿著就出廠去了?實話給你說吧!人事部有我的老鄉,所以這事你沒得辯解”

    “你可真傻!開房用一個人的身份證就夠了,何必要用兩個人的呢?另外,既然我們商量好了,用我的原件就行,何必跑到人事部去辦這事,還讓你知道。還有,就算是開房,她也不用這么早就出去吧!”

    任天飛說完,沖徐江南呵呵一笑,一副他很無辜的樣子。

    徐江南想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看來是我多疑了。對不起!我請你吃碗面算是陪不是!再說了,飯堂這會兒恐怕都關門了”

    “好!你先走,我來關燈鎖門”

    任天飛這樣做,他就是不想讓廠內的員工看到他們兩一直躲在辦公室。因為這種事情傳出去了,根本就解釋不清楚。

    任天飛在辦公室呆了差不多五六分鐘的樣子,他估計徐江南這會兒已走出了廠大門,他這才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大小飯堂的門都關了起來,全廠的員工這會兒正在午休。任天飛走出廠大門時,大門外也沒有幾個人。他直接去了離廠最近的哪個小面館。

    徐江南已要了兩碗面,正等著他來吃。任天飛看了一眼四周,便趕緊坐下來說:“快吃吧!一會兒就上班了”

    “哎!我到現在還沒有想通,盧慧復印你的身份證復印件干什么?不會是想害你吧?”

    徐江南把面放在嘴邊,忽然吃不下去了,她又問起了這件事。

    任天飛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不過她好像說過她要回公司,是不是她們公司辦什么需要”

    被徐江南逼得實在沒有辦法了,任天飛只好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否則這事在徐江南這兒根本就過不去。

    雖說這樣的借口并不能讓徐江南解除心里的疑慮,但她接下來并沒有追問。

    一吃完面條,他們便先后回了辦公室。由于任天飛給他們安排了新的工作任務,所以整個生管課非常的忙碌,幾乎沒有一個閑人。

    下午一下班,任天飛連飯也顧不上吃,便去宿舍換了件自己的衣服,然后快步走出了廠大門口。

    在大門的一側,還真停了一車白色的小轎車,任天飛一走過去,車內的司機把頭便伸了出來。這家伙戴著大墨鏡,樣子像特務一樣。他打量了任天飛一眼問道:“是任先生吧!”

    “對!是我”

    任天飛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并沒有人往他這兒注意。

    司機慌忙推開了車門說:“快上來吧!你們領導的車已經走了”這人說著,便啟動了轎車。

    任天飛一聽大驚,趕緊鉆進了車內。后排的座位上放著口罩和一頂黑色的帽子,另外還有一張入關通行證。

    “戴上吧!咱們不著急,車牌我已經記住了,反正他們是去關內,我一會兒就能追上他們”

    這司機說著,腳下油門一踩,便狂按著喇叭一路追了下去。任天飛這才真正意義上感受到了什么叫開快車。

    小轎車一穿過河田工業區,很快便駛上了通往關內的國道。速度越加越快,而且一直在超車,任天飛一個大男人都有點怕了。這盧慧找的什么人,感覺連命都不要了。

    還有,盧慧不是告訴他,童協理他們六點半出發嗎?怎么會提前出發了呢?還有這通行證,上面不但有他的身份證號,而且還有他的照片。這個盧慧也太能干了吧!在人事部連他的照片也拿到了?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