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氣運伴我入九宵 > 正文卷 第一百零一章 再見熟人
    李滄海準備歷練,唐子琪尚在閉關,目前云翠峰又只剩下蘇勤這個小弟子。

    在修行的道上蘇勤歷練足夠,根基穩固,心態平和,斗法一流,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讓她去干什么才好。

    不行打發到練功崖閉關上十幾二十年,出來剛好能結丹。

    但想著小弟子本身就密閉了十余年,再閉關別得自閉癥了。

    靜靈道君也扶了扶額頭,看著這個身心皆健的弟子沉思半響道:“你目前不適合閉關,離筑基后期大圓滿還差一大段距離,但以你的年齡修行一事不用太急,要不先去朝陽峰的持事堂去聽吩咐吧!

    朝陽峰可是五行宗的主峰。

    蘇勤當年雖說在云翠峰幫師父打理了三年內務,但基本事物全由鐘海處理,自己只不過打打架,和修煉修煉而已。

    現在去朝陽峰不會受虐吧。

    “你也不怕誤人子弟!币坏览淅涞穆曇粲蛇h及近的傳來,靜靈道君一個龍卷風一樣的速度便從大殿中沖了出去。

    身后只留下了一道光影。

    蘇勤也趕緊跟了出來。

    只見一把方正的飛劍上面下來了一位孤傲的修士,她面容含霜,神情冷淡,一頭光亮的青絲被整整齊齊的梳在腦后。

    年歲看著也非常的輕,只一臉冷厲的表情讓她的法令紋微陷,生生的破壞了她的美感,讓人不敢有絲毫的遐想。

    眼前的一看就是個非常嚴肅而刻板之人,不容多想,來人正是景翠峰主木群英,道號慈靈,身后還跟著個眉目低垂的小弟子,正是剛回師門報到的木嫣然。

    慈靈道君與靜靈道君隨意慵懶的形象大相徑庭,蘇勤暗暗的拍了拍心口,心里十萬個慶幸她的師尊是靜靈道君。

    不然以自己活脫的性格,在慈靈道君的座下不死也要脫十層皮,那才是真正的生無可戀了。

    慈靈道君橫眉怒目的瞪著一臉無所謂的靜靈道君,兩眼冒著怒火,就像是要把靜靈道君的身上瞪出兩個窟窿來。

    靜靈道君‘呲’的一聲笑了起來,“師姐是不是愛上我的云翠峰了,每天不來報一次到渾身不舒服吧!

    “呸,你這烏煙瘴氣的地方請我來都不來,云倉呢,叫她滾出來,我倒是想問問她為何要拐騙我的弟子!

    說完把木嫣然的胳膊一扯,把她推搡在眾人的面前。

    只那一下,蘇勤便覺得自己的胳膊都痛了,她輕輕的朝著靜靈道君身后靠了靠,覺得無限溫暖。

    靜靈道君感覺到自己弟子的小動作,呵呵輕笑一下道:“腿長在她腿上,關我們云倉何事!

    “要不是她要找你這個......!彼粫r想不起來蘇勤叫什么,只直指著蘇勤喝道:“我家嫣兒何須亂跑!贝褥`道君的眼睛圓睜,一副誓不罷休的神情。

    靜靈道君此時也火了,她由不得別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指責自己的弟子,便冷冷的道:“你道如何,不如咱們去斷劍崖打一場?”

    她也是個火爆脾氣,只是不輕易發作而已。

    “打就打!贝褥`道君一把抽出身上的靈劍,眼看兩位道君怒氣沖沖一付副蓄勢待發的神情,蘇勤頓時緊張起來,要知道兩大元嬰道君打架,不把山頂打平才怪。

    正在這時,遠處瞬間飄來了兩道身影,正是趕著來勸架的朝陽峰峰主君靈道君,以及蘇勤見過的銳劍鋒峰主玄靈道君。

    見兩人聯袂而來,蘇勤便知道這架打不起來了。

    果然君靈道君哈哈哈的笑道:“兩位師妹好興致,有什么高興的事說出來,讓我等也樂樂!

    “嗨,能有何事,這不景翠峰峰主過來串串門!膘o靈道君嫣然一笑,絲毫沒有剛剛劍拔弩張的神情。

    縱使慈靈道君一臉不悅,她也不是真來找這人打架的,只是心里不順而己,她冷哼一聲也未多言。

    君靈道君瞪著眼神賊亮的蘇勤笑著道:“師妹好福氣,有這樣出色的弟子!闭f完看慈靈道君一臉不悅的神情又加了一句道:“和木師侄一樣的優秀!

    這是個狐貍,蘇勤鑒定完畢。

    “聽說師侄是劍體雙修者,綽號‘重力仙子’,不錯,基礎很扎實!

    蘇勤一聽‘重力仙子’幾字,臉迅速垮了下來,這狐貍有這樣損人的嗎?自己是不是高估他的情商了。

    君靈道君緊接著遞了塊黝黑的‘板磚’過來笑道:“這塊重磚乃是我無意中得到的,送給師侄玩吧!

    看著黑黝黝的四方頑鐵,不就是塊板磚嗎,倒是很符合自己簡單粗暴的打架風格,只是太磕磣人了吧,她可憐兮兮的朝著師尊投去了求救的一眼。

    靜靈道君憋笑的扭過頭去,裝作沒看到。

    蘇勤無奈只好躬身接過,“謝謝師伯!彼笾裰氐拈L方形鐵塊,這分明就是一塊敲人的黑磚嘛。

    以后背后搞偷襲有武器了,哎,還算不錯。

    “兩個小家伙都很好,去吧!本`道君雖然面帶著笑意,卻一副不容置疑的神情。

    蘇勤知道他們有話要說,和一臉淡然的木嫣然一齊告退。

    直到幽林,木嫣然冷淡的表情才有所緩解,她看著蘇勤道:“你也不用怕我,我不是因為找你打架才去東臨州找你的,只是!

    她頓了頓又道:“上次在平川州我欠你一命!闭f完便轉身離去。

    蘇勤想道,我也沒要你還啊,就這一句話你憋了這么久,真是服氣了。

    再說我什么時候怕過,你是不是搞錯了,哪次打架不是我贏。

    第二日,蘇勤一大早便向著朝陽峰而去,在經過云凌峰時,突然一道溫和的聲音突然在遠處喊道:“請問是蘇師妹嗎?”

    蘇勤回過身來,只見一位身材窈窕、態度溫和、舉止文雅穿著內門服飾的女修,站在自己的三尺之外正殷切的看著她,卻原來是高韻。

    蘇勤有些欣喜的道:“高師姐,好久未見!

    當年除卻自己和高韻是從外門拼殺進來,一路高歌到此,其余人等蘇勤根本不熟悉。

    高韻的靈根并不優秀,她只是品質中上的雙靈根,但憑著自己的悟性和意志硬生生的從眾多的弟子中脫穎而出。

    如今以她四十三歲之齡,竟然也到了筑基期初期巔峰階段,她是個自強之人,可見她平時的修煉還是很努力的。

    高韻面色平和,但是眼神卻也是帶著閃亮,“蘇師妹,哦,不,是蘇師叔,你回來了!焙芎唵蔚膯栐捵屘K勤的心有些許的暖。

    畢竟除了師父、師姐還是有人關心自己的。

    “謝謝!碧K勤由衷的對高韻道了謝,看她的神情這些年似乎過得還不錯。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