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高能神醫 > 第一章狂徒
    大漠之上,黃沙漫天。

    彼此,天才剛蒙蒙亮。只見那漫天黃沙下,有一條狹長的沙丘。

    沙丘的一邊,躺著個緊閉著雙目的青年,其下半身早已被黃沙掩埋,上身也多半都陷在了黃沙中。不過從他還在不斷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來人還活著,但卻很明顯地是陷入了昏睡狀態。

    可盡管如此,他懷中卻依舊緊緊抱著一只鵝仔般大,渾身長滿了黑色茸毛的鸚鵡。這小家伙額頭生著一撮金色的奇特茸毛,只不過翅膀和尾巴的羽毛還尚未長出來,看樣子應該是剛出生不久,此時亦閉著眼睛緊貼著青年胸口沉睡著。

    沙丘另一邊地上,赫然橫臥著一只耷拉著腦袋,斷了只翅膀的巨大黑色鸚鵡。這家伙不知道要比普通鸚鵡大上多少倍,整個身軀就如同一頭壯年公牛,想來在活著時,也必定是只神駿無比的空中霸主。

    只可惜它早已氣絕身亡了,翅膀斷裂處的傷口流出的血液也已被黃沙覆蓋。

    空氣中到處都是被晨風卷起的沙塵,四下里一片死寂,沉悶得令人心悸,仿佛這里已經成為了與世隔絕的生命禁區。

    就在這時,遠處卻突然走過來兩道跌跌撞撞的身影。

    隨著距離的拉近,可以看出來這是兩個面容憔悴,神情沮喪的男人。

    前面那個身材高大,魁梧健壯,留著頭棕黃色短發,長了只鷹鉤鼻子,藍眼睛,是個典型的外國人?茨昙o約莫四十來歲,左腕上戴著只閃爍著呼吸燈的精致通訊器,不過身上衣服卻是破破爛爛的,用衣不遮體形容也不為過。

    后面跟隨著的那人大約三十七八歲的樣子,留著寸頭,身形比較矮小,臉型消瘦,整個人干巴干巴的,跟個營養不良的瘦猴子似地。上嘴唇卻留著一捏東洋島國典型的小胡子,但一雙綠豆小眼開合之間,隱約卻閃爍著陰晴不定的精光,給人一種奸猾狡詐的印象。

    此人左腕上同樣的戴著只制作精巧的通訊器,一邊跟隨著那個藍眼睛老外往前走著,一邊掃視著前方的景物。當看到那個橫尸在前方地上巨大鸚鵡軀體之時,不由面露狂喜之色,沖著那個藍眼睛老外,用東洋島國語嘰里呱啦地大聲說了起來。

    “雷蒙先生,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您看前面那是什么?”

    被稱之為“雷蒙先生”的藍眼睛老外順著小胡子手指的方向一看,不由驚呼著用他美聯邦國語道:“哦,上帝!那是……什么鳥?居然長得這么大,古老而神秘的華夏國度,竟能孕育出如此巨大的鳥類,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小胡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搖著頭道:“我也不太清楚,看樣子有點像是鸚鵡?墒沁@么巨大的鸚鵡,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簡直是太令人震驚了!怎么樣雷蒙先生,這一次帶你來這邊尋找‘黃金蛇’沒有白來吧?”

    “的確是沒有白來,能夠見到這么巨大的鸚鵡,也算是開了眼界了。只不過咱們不但沒有找到那能夠治療腫瘤的黃金蛇,還因為前幾天夜晚的沙塵暴和龍卷風,而折損了整個醫療探險團隊的裝備和人手,算起來這次損失也非常慘重!”

    雷蒙先生嘆了口氣,接著道:“尤其是史密斯教授等幾人還是我‘基因實驗室’的:“居然就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要是活著,它的科研價值和經濟價值簡直是不可估量啊,F在么,只能成為咱們充饑的口糧了。宮本先生動手吧,我可是已經迫不及待要嘗嘗它的味道了!

    “好的雷蒙先生,請稍等,我這就給他放血!睂m本四郎說著話,麻利地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鋒刃在朝陽的照射下閃耀著懾人的寒光,貪婪地盯住巨鸚鵡的脖子,猛地就扎了下去。

    卻只聽“鏗鏘”一聲,宮本四郎的匕首仿佛扎在了鋼鐵上一樣,甚至還冒起了一串火花,不由讓他大吃了一驚,就連雷蒙先生也面露驚訝之色,沒有想到這只死鸚鵡的皮毛,居然堅硬到了這么不可思議的程度。

    不過宮本四郎卻并未就此罷休,反而抓緊手中的匕首,繼續照著鸚鵡脖子使勁扎了起來。

    而與此同時,沙丘這一邊昏睡青年懷中的鸚鵡首先睜開了眼睛,只可惜它被青年抱得緊緊的根本動彈不得。不過它口中卻不斷焦急地叫著“復生復生你醒醒……快醒醒……不要再睡了”。

    昏睡的青年口中囈語道:“娘,是您在叫我嗎?”

    “復生,你一定要盡快找回‘陰陽果’,才能救醒你哥哥。否則的話,你哥哥他恐怕就兇多吉少了。不過傳聞之中,那昆侖山死亡谷陰陽龍脈里頭雖說生長著陰陽樹,卻也兇險無比,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娘在家里,等著你的好消息!”

    “放心吧娘,無論如何我一定會找回‘陰陽果’,盡快趕回來,救醒我哥哥的!”

    “好,娘等你回來!”

    ……

    母親猶言在耳的話,鐵復生就算做夢都不敢忘記,只是一夢到那昏迷不醒的哥哥,就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揪心,突然間他低吼一聲道:“哥,你一定要堅持!等我回去之后,一定會想辦法化解掉你體內的陰陽蠱毒!”

    說完這句話,他猛地睜開眼睛從睡夢中蘇醒過來,緩緩坐了起來,口中卻驚訝地嘀咕了起來:“咦,我記得我昏迷之前好像腿都摔斷了,甚至就連肋骨都疼得要命,怎么現在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難道是那融合進我體內的陰陽果和妖龍之膽起了作用?”

    “啊哈,復生你總算是醒了,真是太好了。我娘不見了,你快幫我找找我娘吧!”還在他懷里的鸚鵡焦急地說。

    “對了,你娘……你別著急小金,你娘應該沒事的!

    鐵復生安慰著鸚鵡就急忙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和背包上的沙塵,當走到沙丘上之時,就看到了正在對巨鸚鵡動刀子的宮本四郎。想及跟巨鸚鵡相處的時間雖說不長,但彼此卻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尤其是在那死亡谷發生巨變之時,若非對方舍命相救,恐怕自己早就遭遇不測了。

    而巨鸚鵡昨夜在逃出死亡谷,半路上遇到龍卷風之時更是為了救他跟小金而犧牲了自己的寶貴性命,可是現在居然有人連它的尸體都不放過,不由勃然大怒,厲聲喝道:“住手!你們兩個混蛋,想要做什么?”

    這道如同炸雷般的大喝聲,霎時便在雷蒙先生和宮本四郎的耳邊驟然響徹起來。兩人只覺得耳朵里嗡嗡作響,不由嚇了一大跳,轉頭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

    鐵復生相貌雖談不上英俊瀟灑,但絕對稱得上眉清目秀,身材適中,尤其是眉宇間隱含著一絲勃勃英氣。雖說身上又臟又臭,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看上去狼狽不堪。但身上卻自有一股正氣凜然的不俗氣度。

    打量了鐵復生一番之后,宮本四郎和雷蒙先生對視一眼,兩只綠豆小眼咕嚕嚕轉動著瞇了起來,盯著鐵復生毫不客氣地罵道:“八嘎,我們想要做什么,你管得著么?我還想問問你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呢?敢管我們的閑事,你怕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宮本四郎雖說是用東洋島國語說的話,可是鐵復生卻聽得懂。要知道他在讀大學的時候除了學習專業的醫藥知識外,還選修了好幾門外語課,而且還都學得相當不錯,其中一門就有這島國語。

    聽得這家伙如此囂張跋扈,他不由怒極反笑道:“小鬼子,你太狂妄了。不過我也懶得跟你一般見識,現在我勸你們趕緊滾蛋,我還可以當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說著話,他已走下了沙丘,一步一步朝著二人走了過去。

    宮本四郎面色一沉,綠豆小眼中陡然爆射出兩道殺機,用匕首怒指著鐵復生道:“臭小子,你找死!”

    “哎,宮本先生,稍安勿躁!

    雷蒙先生一抬手制止住了暴怒的宮本四郎,貪婪地望了鐵復生懷中的鸚鵡一眼,微微一笑道:“這位先生,不知如何稱呼?你也看到了,這只大鳥已經死了。不瞞你說,我們已經三天三夜滴水未進了,現在也只是想給它放點血,用來果腹而已。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阻攔我們呢?”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