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古法釀造酒
    啪!陸若靈氣憤的將酒杯丟在桌子上,摔碎了,碎片散開來,淋漓一桌的酒。

    “母親!”陸若靈搖蕩陸夫人的手臂,意思是下一步她們該怎么做,才能打擊陸希夷。

    陸夫人求助的看向盧總管。

    在對面的逍遙酒坊,陸希夷舉起一杯酸梅湯,微微一笑,然后喝一口。在這三月的春天里,喝一杯酸梅湯,真是一種享受。

    不過,盧總管以為這是陸希夷在向他挑釁,氣得盧總管吹胡子瞪眼睛。

    刺啦一下,陸夫人和陸若靈定睛一看,盧總管竟然把窗紙給撕破了。

    陸夫人眼珠子轉了轉,走過來:“盧總管,消消氣兒!哪怕她的合味酒比你的女兒紅好,又如何,神氣什么!”這是陸夫人故意搓鹽如火。

    盧總管聽了,火冒三丈。他自從當了大內總管,一直到后來從宮里頭退出,幽居府邸,往來探視他的高官貴戚不知道有多少,從來沒有人向他挑釁過。今天,他竟然被一個黃毛丫頭逼視了,真是奇恥大辱。

    “看來我得把我珍藏已久的古酒拿出來了!”盧總管自言自語道。

    按照古書所載,盧總管釀制了一種古香古色的美酒。這種酒,也只有覲見皇上的時候,他才會拿出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人品嘗過這種酒。不過要拿出這種酒有一種風險,那就是如果被好的釀酒師喝到,進行仿制,那他的古酒就不值錢了。

    不過,他已經氣暈了頭,再不顧及別人仿制。當下便坐了車子,回到自己的府邸,將那古酒拿出來,放在劉伶的神像前,燒香拜過。

    回到自在酒坊,他把所要準備的材料都寫在一張紙上,吩咐傭工去采購。等采購來了,他一一進行配置。某種材料多少兩,某種材料多少斤,親力親為。因為,他真的怕這種古酒的配方被陸希夷知道了去。

    夜靜如水,喧鬧了一天的逍遙酒坊難得平靜下來。陸希夷觀察了自在酒坊幾天,確實是冷清的很多,好像昨天早上,酒也不釀了。陸希夷心里想,難道自在酒坊就這么被她擊垮了?

    不過,她隱隱覺得盧總管不會這么輕易承認失敗的。不過,自在酒坊到底在干嘛?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別看了!”劉冀丟給陸希夷幾個葡萄,“自在酒坊不堪一擊,自此以后連門都不敢開了!”

    陸希夷拿著葡萄卻不吃,她發現李瀟眉頭也緊緊皺著。

    “李瀟,你怎么看?”陸希夷將葡萄丟給李瀟。

    李瀟看也不看就把葡萄抓在手心里,然后往嘴里一扔,吃的挺香甜。雖然這幾天自在酒坊很平靜,但是作為一名刀客,李瀟能夠感覺得出這平靜之下,隱藏著令人可怕的陰謀。

    “陸掌柜,我覺得盧總管沒有這么快認輸,相反我覺得他正在醞釀著反擊!崩顬t看向陸希夷。

    陸希夷也是這么想的。她把李瀟和劉冀叫過來,悄悄的說了幾句,兩人點點頭。

    是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天街人靜,除了風聲,似乎外面一點聲音都沒有,就是平常深夜里經常聽到富貴人家的管弦之音,今天也聽不到。

    從逍遙酒坊圍墻里,突然跳上來兩個黑影,身高都是差不多,一個手里拿著一把扇子,一個手里抓著一把大刀,輕輕的跳在地下。

    看看四周沒有動靜,兩人飛快的穿過大街,隱沒在自在酒坊的墻角里。兩人跳上墻頭,好似貓兒,悄沒聲兒的慢慢爬著,來到自在酒坊作坊圍墻上。

    果然如陸希夷和李瀟所料,自在酒坊里面熱火朝天,幾個傭工分工明確。某某燒火,某某劈柴,某某洗酒缸等。而在一個房間里,透過窗紙,李瀟和劉冀看到一個人的影子印在上面。忽然,這個人咳咳兩聲,然后從房間里傳出來一個聲音:“來人呢,拿原料出去!”

    便有個傭工答應一聲,來到門口等著,卻不敢開門進去。

    “這是要干嘛?”劉冀擰著眉頭琢磨著。

    李瀟示意他不要說話。

    不一會兒,屋里頭的那個人打開門,原來是一個不長胡子的老頭,頭發已經白了,身材高瘦。手里捧著一個籃兒,籃兒里放著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交給那個等候在外面的傭工。

    “我已經稱好了重量,你們拿去浸泡一會兒,等水變成黃色,就可以放進酒爐里蒸了!蹦莻老頭如是說。

    傭工拿了原料,按照老頭說的去做。

    “他就是盧總管!”李瀟說。

    自在酒坊在逍遙酒坊對面開了這么久,劉冀和李瀟還沒有見過盧總管的面。那天劉冀去自在酒坊,也沒有見到他。不想卻是這樣一個童顏鶴發的老頭。

    劉冀哼了一哼,嘴角掛著輕蔑:“他是個太監!”

    如果不是太監,怎么一點胡子都沒有。

    現在劉冀和李瀟知道剛才盧總管拿出來的便是釀酒的原材料了。每一種材料該多少斤多少兩,盧總管都要親力親為,可見他這個人是多么的謹慎小心。這也正說明,他現在正在釀制的酒有多好,比之前幾天的女兒紅還要好。

    陸希夷的合味酒,算是遇到對手了。

    想到這一層,劉冀不禁眉頭爬上憂愁。

    “我到盧總管屋子后面看一看,到底有什么原料!崩顬t話沒有說完,就動手要下去。

    突然,一個身影好像一朵云彩飛快的飄了過來,落在他們身邊,將李瀟又按在墻頭上。劉冀定睛一看,忍不住叫了一聲:“大公子!”

    “噓!”鐘易寒示意劉冀和李瀟不要聲張,特別是李瀟,“你不能下去!”

    “為什么?”李瀟問。

    鐘易寒的面具在黑夜里泛起冷光,讓劉冀不寒而栗。幸好是見過鐘易寒幾次面,否則他一定會嚇得尖叫連連。

    鐘易寒道:“盧總管是個小心謹慎的人,一定會防備有人偷看他配置釀酒原料,假如你們被抓住了,你們不僅遭殃,就是陸希夷也會受到牽連!

    要是盧總管告到皇帝那里,污蔑陸希夷的玉冰燒是偷他的配方,陸希夷就是有一千張嘴,也無法為自己辯駁。輕則逍遙酒坊關門,重則陸希夷等人都要被斬首。因為偷別人的配方來釀制貢酒,無異于欺君之罪。

    “那我們怎么辦?”劉冀眉頭不展,“看盧總管的陣勢,是非得要把逍遙酒坊比下去不可。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盧總管把好酒釀成嗎?”

    鐘易寒往自在酒坊的天井里觀察了一會兒,驟然眼睛雪亮。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