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林立傳 > 第243章 真相
    素雅的樓閣上方,清秀的房間,清風夾帶著一縷清香隨著窗子的縫隙吹了進來,讓人感覺十分的愜意。

    房間中,一名妙齡女子伸著懶腰,醒了過來,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況,走下床塌,穿起自己的鞋襪,打開窗門,整個秦盟街映入了眼簾,熱鬧無比的街道,來來往往,形形色色的人群。

    女子看著街道上的人出神。

    “醒來了?”

    房門打開,陳劍宇走了進來,朝著青沁雨玩問道。聲音極其的柔和,轉身看向陳劍宇,青沁雨的眼中似有淚水閃爍,朝著陳劍宇抱了過去。

    感受著身下的溫暖,陳劍宇面容一滯,反倒不知道該做什么了。泣濡聲從身下傳了下來,讓人生憐,陳劍宇那不知往哪放張馳的雙手緩緩合上,簇擁著青沁雨。

    時光匆匆,在這一瞬間卻如同靜止了一樣。

    過了許久,青沁雨停止了哭泣,從陳劍宇的懷里掙脫了出來。陳劍宇一愣,松開了自己的手。

    “你怎么在這呀?”

    柔弱的聲音從那驕人的口中傳了出來,陳劍宇脫口道:“這里暫時是我住的,對了,你怎么被那些人追呢?”

    “我……我……”

    看著青沁雨那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來什么,陳劍宇面色微沉。

    “不愿說就算了,你有什么打算嗎?”

    “其實!”

    陳劍宇搖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隱私,他并不想將兩人現在的這種處境打破。在他的心中不清楚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也不曉得是什么關系,初入凡塵,怎知紅塵?

    “你自己一個人出來,青林宗還好吧?”

    “嗯嗯,還好啦,一切如初,甚至都沒什么人來打覺我們!”

    青沁雨甜甜一笑,似乎又變成了曾經那個愛笑的女子,讓人生憐。傾顏一笑,著實讓陳劍宇有些呆了,愣神回來發現青沁雨笑著看著自己,心里默念幾句清心。

    從自己的戒指里面取出了兩塊極品靈石遞給青沁雨?粗悇τ钍种猩l著濃郁靈氣的靈石,青沁雨精美的容顏上詫異非常,連忙推手拒絕。

    “如初貴重的東西清子師兄還是自己留著吧,沁雨不能接受!”

    看著青沁雨眼眸中的真摯,陳劍宇不知為何反倒覺得物有所值吧,便將靈石強行揣到了她的手中。

    “這些靈石與我并沒有多大的作用,用完了和我要就行,我現在要出去辦點事情!”

    陳劍宇說完便朝著屋外走去,絲毫不給青沁雨拒絕的機會?粗悇τ钅窍У纳碛,青沁雨只感覺異常的溫暖,甜甜一笑,輕撫懷里的極品靈石,面若桃花盛開般燦爛。

    走出素樓陳劍宇便朝著那秦盟殿走了過去,方才有人傳音給他,而且還是個熟人,這秦盟之中竟然還有熟人,這倒讓他詫異不已。

    走了幾步之后,陳劍宇似乎恍然了。秦語,秦盟,秦主,王尚,可這姜勢又是何人所創。沒想到自己僅僅只是落下了幾天的時間這些人就已經將整個禁神聯盟的青年實力籠絡了!

    踏進秦盟殿中,陳劍宇看到了幾道熟悉的身影,心中疑慮的心情變得好了許多。秦盟殿中除了陳劍宇外還有著另外兩人,正是陳劍宇的兩位師弟彭宇和秦語。

    “嘿嘿,大師兄你這次可算是居于人后了!”

    “哈哈,沒想到大師兄也有今天!”

    兩人大笑著看向陳劍宇,面容真誠無比,笑容爽朗,陳劍宇嘴角含笑,他知道自己并不孤單,自己沒有一個人在這禁神聯盟孤軍奮戰,他的諸位師弟都在!

    陳劍宇走了過去,大殿之上極為的空曠,除了那上方放著一金冕龍座以外并沒有什么多余的位置。不過今天卻擺了三金冕龍座,陳劍宇見狀朝著那空位坐了下去,心情極其的舒暢。

    “你們什么時候到的?”

    “半個月以前吧,劍雨哥,你是不是覺得我兩現在特威風?”秦語笑道,絲毫沒有秦主的樣子,若是讓道無言看到了恐怕眼睛都會驚訝得掉下來,這還是他那個心目中威儀無比,鐵血龍尊的秦主嗎?

    “對呀,劍雨哥你是不知道一開始我們來的時候舉目無親,幸好我和秦語碰上了,不然到現在還不知道怎么辦呢?”彭宇笑道,話語雖然謙遜,可那模樣卻顯得極其驕傲。

    “你們兩什么性子我還不知道,給我講講你們是怎樣弄出的這個秦盟的,還有其他三個勢力團體是不是也被其他師弟師妹給籠絡了?”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這哪里是籠絡?這是崇拜,崇拜好不?人格魅力所致,哎!”

    陳劍宇看著在一旁發騷的秦語便想狠踹他一腳,怎么出來溜達幾天就變成這個模樣了。彭宇見狀笑了一聲便開始給陳劍宇講起了這些天的經歷,以及他們的所見所聞還有便是關于混境弟子的勢力分布情況。

    幾個半個時辰的了解,陳劍宇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兩人,心中卻是被這些人干的事情給雷得不輕。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當初好像也有一個計劃來著,不過現在看來不需要自己了。

    看著兩人得意的眼神,陳劍宇哭笑不得。

    “現在所有禁神聯盟的青年勢力皆被混境弟子所收攏,那你們的下一步計劃不會是打算直功禁神聯盟老巢吧?”陳劍宇淡然的問道,似乎就算是這樣荒謬的想法這些人也不是不能干得出來。

    “劍雨哥你開什么玩笑呢?雖說我們混境弟子實力好強,可那也只是對半仙境以下的這些人,當然了,你和大師姐除外,我們就算人再多哪能是人家半仙境強者的對手!”

    大師姐?陳劍宇面容恍惚,心情有著一絲的復雜。

    “對啊,劍雨哥不會是忘記了混境清規了吧,不得做超過自己能力的事情,不然家規處置!”

    “你這小子,平時挺聰明的,怎么清規記得如此模糊,要是被混境長輩知道了,不罰你抄個幾百遍的清規都不為過!”

    “嘿嘿,記得意思就行,記那么清楚干嘛!

    “那按你們的意思就是現在什么也沒事干嘍,坐等一年之后的雙方爆發,坐看兩方半仙境強者龍爭虎斗了?”陳劍宇無語道,似乎對這場試險有了一個真正的了解!

    “不然呢,我們現在修為尚且低下,又不可能和那些半仙境強者真刀真槍的干,到時候犯了清規不說,還把自己的性命丟了那多不值!”

    “你呀你,現在好歹也是一盟之主,怎么這么個樣子!

    “不過在這秦盟之中倒是樂得清閑,挺好玩的,劍宇哥這劍首當得還行吧,現在我是你的盟主大人了,哈哈哈!”

    看著秦語得瑟的模樣,陳劍宇腦殼上三條黑線。

    “對了,這禁神聯盟當中有什么有助于修煉的資源嗎?”

    似乎對陳劍宇的這個問題早有準備,兩人齊齊搖頭,禁神聯盟雖是一超然勢力,可他們的修煉資源卻顯得稀疏平常,和混境中的各種資源比起來如同乞丐與皇帝的區別,天差地別,也就極品靈石多點,可極品靈石對他們的修煉早就起不到半點作用了。

    得知了真相,陳劍宇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后又開始談及到禁神聯盟的一些現狀,陳劍宇總算是對試險有了一個全新的了解。

    這試險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混境弟子一統兩個勢力的青年勢力,到時候爆發戰爭的時候僅僅只是頂端的爆發戰斗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則不光他們的事情了。男弟子在禁神聯盟這邊,女弟子在黃海世家那邊。

    陳劍宇心中猜想,憑借著混境那群無聊的長輩,這禁神聯盟的高層不會都被他們控制住了吧。畢竟以他們那種通天的手段還真有這種可能性。

    一想到這里陳劍宇的心中總有一股莫名不妙的感覺,這天界山試險不會提前結束吧!

    “劍宇哥,你怎么滿臉愁容,有什么事情嗎?”

    “這次天界山試險恐怕要結束了!”

    ?

    兩人對此詫異不已,他們還沒玩夠呢,若是現在就結束的話,那也太快了點了吧。隨后陳劍宇將自己的所想講給兩人聽,聽完之后兩人面露衰色,聽完陳劍宇的分析,還真是這樣子。

    三人來的時候都感覺似乎有人在暗中存在,現在想起來應該是混境的長輩在暗中保護著自己等人,自己等人的這些部署安排一直在他們的視線中,現在禁神聯盟皆被混境弟子所收攏麾下,這就是以前結束的標志啊。

    “要不我們和其他人商議一下把現在的勢力在弄散?”彭宇掙扎道。

    陳劍宇聽聞面色一凝,笑道:“你這小子想什么呢?你信不信混境的長輩就在附近,要是被他們知道你亂搞,不打死你丫的!”

    彭宇聽聞朝著四周打量,捂著自己的嘴巴,做賊似的。陳劍宇見狀不由得好笑,不過心中卻擔心不已,他也緊張,這戰爭何時爆發,這試險就何時結束,到時候他就要走了,青沁雨不知是否還能再見。

    ……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