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星星上的你 > 第四十四章 無法再愛你
    當然,像舒芩這種半路出家的高中老師不多見,自然學校也不會給她轉正。

    看在舒芩之前在美國生活了三年,英語寫作、口語等各方面的英語水平不錯,學校領導破格讓她留下來暫時當個補課老師。

    待遇呢,自然也沒有正式老師那么好,畢竟舒芩一沒有高級中學教師資格證,二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和專業知識。

    舒芩也不在意這些,在她眼里現在只剩下何豫了,待遇什么的在她眼里不過是浮云。

    一大早,何豫正打算出門去學校,剛一打開門,就看見舒芩呆站在自己家門口。

    看見何豫出來,舒芩臉上擠滿了笑容,倒也不是她故意那么生硬,就是她學不來別人那種讓人心動的笑容。

    “舒芩老師怎么在這兒?”

    “我打電話去給校長,說我上次送您回家,本來想著我正好住您家附近順帶接您去學校,沒想到我記性不太好,把您家的具體地址給忘了,所以……”

    舒芩停頓了一下,埋頭打量了一下何豫的表情,又接著道:

    “校長不僅把何豫老師您的地址給了我,還連帶贈送了我您的電話號碼!

    “咳咳——”何豫咳嗽了兩下。

    舒芩彎下腰緊張的關心道:“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嗎,著涼了?”

    何豫推開她越來越靠近的臉,用右手抵著嘴巴,又咳嗽了幾聲:“咳咳——”隨后,平復了一下心情,又道:“所以……舒芩老師打算怎么接我去學校呢?”

    看著何豫嘲弄的表情,舒芩無奈的擺擺手,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道:“唉……本來說和您一起打車去的,但是今天天氣那么好,況且咱這兒離學校又不遠,要不您就將就一下,我推您去學校好了?”

    “怎么敢這么麻煩舒芩老師呢?我想我還是打電話給王老師,讓她順帶著來接我們一下好了!

    王老師?想起之前在何豫辦公室遇見的那個女老師,舒芩心底就一陣的不舒服。

    “何豫老師就這么不喜歡和我獨處嗎?”

    “對的!

    舒芩還真沒想到何豫一點都不留情面給她。

    何豫看也沒看她一眼,直接掏出了手機給那女人打了電話。

    掛了電話沒一會兒,何豫口中的“王老師”就開著車子來了。

    “何豫,怎么你今天同意讓我來接你了!蓖踝幽沒有下車,就一臉笑意的沖何豫問道。

    舒芩不否認,此刻她心里很不爽。

    “沒辦法,平時我自己一個人去學校習慣了,今天舒老師居然說要送我,沒想到她沒有車,也不想勞累她,就叫你來了!

    “舒老師?”王子凝像才看見她,笑著對她說道:“舒老師,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吧!

    “嗯!

    “難得你居然會想來接他,他平時可都是堅持不讓人接送的,嫌麻煩別人!

    “同事就應該多幫助對方!

    舒芩笑的一臉尷尬。

    王子凝沒有多和她說什么,直接下了車,打開后車門,拿出后面座椅旁的小墊板,動作干凈利落的把何豫推上了她的車。

    看她這一系列的動作和她寬敞后座的車型,舒芩知道,這個女人和何豫之間不止是同事那么簡單。

    “舒老師,我就不請你了,你自己上車吧!

    說著,王子凝就打開了駕駛座的車門,徑直做了進去。

    “哦,哦,好!

    舒芩也坐了進去。

    剛系上安全帶坐定,舒芩就看見了車子前座上擺著的擺件,上面是王子凝、何豫與另一個舒芩并不認識的老人的合照。

    王子凝把手搭在何豫身上時的笑容未免過于刺眼。

    看著舒芩望著自己和何豫的照片那么專注,王子凝開口道:“我和何豫認識有五年多了!

    “五年?”

    “嗯……”王子凝沖她點點頭,又在后視鏡里看了眼坐在后面一言不發的何豫道:“他呀,是之前我爸去江邊釣魚的時候釣回來的!

    “釣回來的?”

    “嗯!蓖踝幽词孳艘荒樀牟唤,又笑著開口道:“不知道當年他是為什么落入江里的,好在被江水沖到了岸邊,我父親那天早晨又去的比較早,不然他現在可不能和我們兩個坐在同一輛車里了!

    “原來是這樣!

    舒芩想轉頭看何豫,卻猝不及防的對上了對方的眼睛。

    何豫目不轉睛的看著她,舒芩反倒不好意思起來,把頭轉了回去。

    何豫啊何豫,這五年你是怎么過得,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舒老師,你怎么會想著來我們學校當老師呢?”

    “興趣!

    舒芩透過后視鏡偷瞄了眼何豫,發現他此刻并沒有再盯著自己看,許是知道自己在偷瞄他,何豫朝她望了過來。

    她趕緊收回了目光。

    怎么樣才能讓何豫承認自己沒有失憶呢?

    舒芩不禁在想。

    “我只是沒想到像舒芩老師你這樣的海歸,會來我們這種鄉鎮中學教書!

    “哦,沒什么,應該的,報效祖國!

    報、報、報效祖國?

    王子凝眉角抽搐了一下。

    就這樣,舒芩和王子凝有一搭沒一搭的尬聊中,三人很快就抵達了學校。

    準備下車時,舒芩想去搭把手把何豫從車上推下來,沒想到王子凝動作迅速的反應過來,直接就把何豫推下車了。

    何豫也沒有拒絕,反而抬眼看了一眼舒芩。

    舒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真的是氣人,怎么才能裝作不經意間的揭穿他不認識自己的謊言呢?

    唉——算了,先去上課吧。

    舒芩垂頭喪氣的走進教學樓。

    因為舒芩的教齡不夠,而且還是一個未轉正的補課老師,學校就把她安排到了高一年級,跟著一個資歷較老的班主任老師學習。

    這可和舒芩預想的不一樣,她希望的是跟在何豫身邊,最好是寸步不離的那種,沒想到的是,她現在和何豫就連教學樓都不一樣,算了,畢竟也是在一個學校,應該也是能見面的。

    舒芩不斷的安慰自己。

    “你就是新來的英語補課老師?”

    “嗯!

    “你叫什么名字?”

    “舒芩!

    “以前沒有教過學生?”

    “嗯!

    “現在的有些學生很調皮的,你怕不怕?”

    “不怕!

    陳班主任不禁扶額,果然如校長說的,這個新來的老師,你問什么答什么,就是不知道變通,怎么什么新老師都給扔他手下實習啊。

    “額……你先這樣,先跟著我去教室聽聽課!

    “好!

    又是一個字,陳班主任不禁懷疑,這個新來的老師到底會不會上課,這校長是怎么回事,盡管學校缺人,可這……一兩個字,一兩個字的蹦,怎么給學生講課啊。

    算了,算了,先帶著吧。

    跟著陳班主任上了一上午的課,舒芩雖然并沒有覺得很累,可是她已經一個上午沒看見何豫了。

    好不容易有機會偷溜去高三老師辦公室,沒想到剛踏進門,就有一個學生沖進來說何豫受傷了。

    舒芩趕緊和其他兩個辦公室的老師趕了過去。

    “怎么回事?”

    剛走到何豫所教的班級,舒芩一眼就看見了何豫手上的鮮血,再瞧一眼周圍幾個面帶愧疚的學生,她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

    原來是何豫班上的幾個男生,偷偷從化學實驗室里帶出來了一小瓶硫酸,在班上炫耀的時候被何豫瞧見。

    何豫想去沒收掉,幾個學生反抗,爭執間沒想到硫酸瓶被碰碎,瞬間就濺了一些在何豫的手上,手上的皮膚自然被腐蝕了一些,血就溢出來了。

    “沒事兒,大家別擔心!

    即便是疼的滿頭大汗,何豫也不忘寬慰眾人。

    舒芩走過去蹲下,才發現他受傷最嚴重的是左手,此刻無名指上的戒指已經被摘下,緊緊地拽在右手手里。

    何豫的左手被跟過來的一個老師接過上起了藥,舒芩想要掰開何豫的右手給他上藥,沒想到何豫卻死死的緊拽著不松開。

    一旁跟過來另一個的老師看不下去,走過來道:“要不我來處理他右手的傷口!

    “不!闭f著,舒芩就鉚足了勁兒去掰他的手。

    這時一旁的學生開口阻止道:“舒老師,您輕點兒,剛剛何老師怕戒指被腐蝕,忍著痛把它從受傷的手上拽下來的!

    舒芩一聽,抬眼看他,眼睛里已然蓄滿了淚水。

    何豫看著她的眼睛,嘆了口氣,終是攤開了自己右手。

    他的右手里靜靜的躺著那枚刻著“zb”兩個字母的戒指,右手的指尖鮮血淋漓,可他掌心中的那枚戒指卻依舊完美如初。

    在那一瞬間,舒芩的眼淚落了下來,正好滴在他手心里。

    “何豫,你現在還要抵賴嗎?”

    她抬頭,盡管眼里滿是淚水,嘴角卻帶著笑。

    何豫無奈的嘆了口氣,寵溺的微笑道:

    “z寶,別哭——”

    五年前

    何豫正看著z寶的照片出神之際,遠處一輛車駛來,那車開著的遠光燈讓他睜不開眼睛,恍惚間他在一片炫目的光亮中看見了什么,伸手揉了揉被刺目的光刺痛了的眼睛,他看見了,在光亮的盡頭是z寶。

    她在笑,還沖著他張開了懷抱。

    “嗶嗶嗶——”

    迎面而來的那輛車的車喇叭聲,把他從幻覺里叫醒。

    何豫知道是那男人來了,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那個男人也從車上下來了。

    走近了,何豫才看清楚眼前這個男人臉上的風霜,而這個男人此時眼中還滿是恨意。

    “何總,抽嗎?”

    說著,男人遞給他一支煙。

    “我不抽,謝謝!

    何豫笑著搖搖頭。

    男人收回手,給自己點了一支煙,走到跨江大橋的欄桿旁,一邊眺望著,一邊抽著煙。

    何豫跟了過去,把手搭在欄桿上。

    “何總,您說為什么這世界上有的人一出生就得是平頭百姓,有的人就注定了會不平凡呢?”

    男人抽了一口煙,緩緩的吐氣道。

    “沒有人注定平凡,也沒有人注定不凡!

    何豫看著遠處的萬家燈火。

    “是嗎?呵——”男人低沉的笑了,狠狠地抽了一口煙,“咳咳咳——”他似乎被嗆到了,不停的咳嗽。

    “可我就是看著你們很不爽!

    男人掐滅了手中的煙,自嘲般的笑道:“憑什么像我這樣子的人的努力可以在頃刻間,消失殆盡,而你們,卻依舊能忝居高位,享受著別人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

    “我的一切,都是我努力而來的,若我是你,斷不會走到這一步!

    “也對,您怎么可能走到我這一步呢?妻子為了躲避追債,不愿讓兒子見我,父親被追債的氣的病發身亡……”

    “其實我可以幫你的!

    “幫我?哈哈——”男子大笑起來!拔易畈幌胍木褪悄愕氖┥!”

    說著他又點燃了一根煙,掙扎著怕上了欄桿上,迎面就是如百米高一般的懸崖的高度。

    “知道嗎?何總,有人想要你的命!彼麖澲,江邊的風太大,吹得兩人的衣服鼓起,沖何豫笑道。

    “若不是為了還清債務,給妻兒留點保障……我是斷不會……”

    說著說著,男人竟然哭了起來。

    “斷不會謀財害命的,你曾經可是我向往欣賞的對象……”

    男人扔掉手里未燃完的煙頭,張開雙臂,笑著沖何豫道:“對不起!

    隨后,直直的躺倒下去——

    何豫立馬反應過來,抓住了男人的手。

    “何總,放開我吧!

    “不,你不能這么輕易放棄。你不是還有妻兒嗎?”

    “他們已經收到了我雇主的匯款了,這輩子應該不會為錢財憂慮了,我已經可以放心的去了!蹦腥藚s依舊一心求死。

    何豫咬牙,雙手不停的用力把他往上拽。

    “沒有用的,放手吧!

    “不——”

    何豫拼盡全力猛地把男人拉了上來,本就半個身子都在欄桿外面的他由于慣性,猝不及防失去平衡,倏地朝橋下墜去。

    急速往下墜的時候,他沖橋上的男人喊道:“好好活著!

    男人伸手想要拽他,卻早已來不及。

    眼睜睜看著何豫墜入江中,男人抱頭痛哭起來!盀槭裁淳任,為什么!”

    多可笑,自己竟然被一直視為仇人的人救了。

    良久過后,他走回自己的車,開啟了自動滑行,打開汽車油缸,拽了一縷布點燃,隨后又走到何豫的車上坐了進去,何豫的車鑰匙還沒有摘。

    男人看見一旁何豫適才沒有喝完的那罐酒,拿起來一飲而盡,抬眼看見車前窗上的z寶照片,他輕蔑一笑。

    “為了我,你值么,何豫!

    隨后啟動車子,踩盡油門全速朝自己的車子駛去。

    “嘭——”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前z銳公司負責人何豫于昨晚凌晨于我市高速公路上發生嚴重車禍,經醫院搶救無效,現已宣布死亡。初步調查結果是酒駕,但尸體酒精含量不高……而其妻子舒某,在事件發生后仍然未公開亮相,下落明……”

    何豫后幸被王子凝的父親所救,只是由于高空急速下墜傷到了脊椎,醫生說這輩子想要重新站起來很難。

    后來王老先生去世后,何豫借著他的名字在當地做了不少的善事。

    包括之前寄去自閉癥康復之家的善款,也是他假借王老先生的名義捐的。

    何豫本想著自己就這樣行尸走肉般的活著,可他還是想去瞧瞧舒芩,他的z寶。

    于是他曾偷偷去美國看過她,假裝喝咖啡經常在公司樓下等她下班,看著沈蔚來接她……只是沒想到慈善晚會上,讓她看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從而暴露了自己。

    z寶,不要看著這個樣子的我,行尸走肉一般的我。

    我早就無法再愛你了。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