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星星上的你 > 第七章 付出
    周末是舒芩去康復之家的日子。

    康復之家位于h市市郊的l鎮,離市區比較遠,驅車也要花兩三個小時。今日沈蔚公司臨時有事不能送她過去,他知道因為何豫的事情舒芩從不愿意過多的觸碰車子,自然也不會自己開車?墒孳艘哺幌矚g接觸旁人。

    “讓霜娜陪我去吧,今天是周末她有空!

    沈蔚不喜歡盧霜娜,那么多的同事中他不明白為什么舒芩偏偏喜歡她,他不知道她們兩人為什么突然之間可以如此親近。盧霜娜的出現,讓他覺得舒芩開始對他有所隱瞞,他不喜歡這種感覺,這幾年來雖然她從未放下過何豫,可是她舒芩身邊卻只有他一人而已。

    而盧霜娜的出現,打破了他們小小的二人世界,她就如一個第三者一般闖入讓沈蔚,感到了莫名的危機感。就連她們之間小小的親密互動,在他眼里都是如此的刺眼,這樣的屬于她們兩人間的情誼,讓他妒忌的發瘋。

    但在舒芩面前,他學不會拒絕。

    “好吧!彼麘。

    “嗯!

    “那晚上你們早點回來吧,我會過來陪你吃晚飯的!鄙蛭涤謫柕。

    對方似乎在思考著什么,過了好一會兒,舒芩才有開口道:“沒關系,今天你公司事情多,你應該也會很忙,晚上回來應該也累了,就不用過來了!边@或許,是讓沈蔚慢慢改掉把照顧自己當責任的習慣的好機會!拔液退仍诳祻椭页粤嗽倩貋砭秃!

    電話那頭的舒芩語氣平靜。

    “好!彼吐暤。

    “嗯,那我掛電話了!

    “注意安全,z寶!鄙蛭禍厝岬膰诟缽碾娫捘穷^傳來。

    “知道了。再見!

    “嗯,再見!

    “嘟嘟嘟……”聽著電話里的忙音,沈蔚心中莫名的恐慌,這聲再見,倒像是在和自己永別了一般。他不由的自嘲的笑了笑,放下了電話。

    康復之家

    舒芩和盧霜娜兩人剛下了車,后者便迫不及待的跑進了康復之家的大院里。

    “不是我說,這個康復之家真的是我見過的最樸素的,沒有之一!边@個康復之家確實不像是一個治療中心,倒像是個尋常人家的大院兒。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樹,還有一個大大的長木桌子和許多木凳子。大榕樹下有兩個鐵制的白色大秋千,而另一邊的樹干上也有一個秋千。

    但不同的是,這個秋千倒更像是有人親手制作的一樣,用粗粗的麻繩做秋千的繩子,厚厚寬寬的木板有一點不對稱的歪斜感。

    “芩可愛,這院子里怎么有這么多小樹椏?”盧霜娜注意到種滿院子圍墻周圍的高矮不同的小樹椏,小樹椏上似乎還掛著一個個的小木牌子。

    “這個是每一個到這里的小孩子種下的,他們到這里的第一天能自己種的便自己親手種,不能親自種的院長和其他孩子會幫他種下一棵屬于自己的樹!

    “是嗎?”

    “嗯。這里的第一棵樹,是我媽媽幫我種上的,她是康復之家第一任院長!闭f著,舒芩帶著不易察覺的微笑指了指不遠處長得最高的那一棵樹!澳强脴渚褪菍儆谖业!

    盧霜娜望過去!罢O?那旁邊的那一棵呢?是誰的?和你的居然差不多高誒!彼闷娴膯柕。

    “是……”舒芩陷入沉思,按理說何豫的樹應該比自己的要矮一點才對,怎么自己也沒發現,如今這棵樹看起來竟和自己那一棵樹差不多高了,看來張院長有很用心的在照顧著它。

    看舒芩盯著那棵樹發呆,盧霜娜猜測她也許不想說。識趣的不再問,四處張望時,一個念頭忽然閃過,想去坐一坐那個手工制的秋千。她興沖沖的往榕樹下的那個秋千走去,屁股還沒有坐上去,忽然有個結結巴巴的聲音大聲阻止道:“你、你不能坐,那、那個秋千、是何豫哥哥給、給芩姐姐做的!

    “小愛!毙鄣穆曇舭咽孳藦某了贾欣嘶貋,被她喚做小愛的小女孩也是這里的未成年自閉癥患者之一,不同的是她患的是表達性或感受性語言障礙,在孩子中算是比較正常的。但是之前她不愿意與別人交流,只喜歡寫寫畫畫,一和陌生人說話便會結結巴巴的。

    為了讓她能更多的接觸到外人,變得更愿意和別人交流,小愛媽媽便把她送到了康復之家來,在康復之家呆了好幾年的她終于能正常的與人交流,不再懼怕,但是和陌生人交流的時候還是會有一點結巴。

    “你好呀,你叫小愛是吧?”盧霜娜走過來,想認識一下小愛。

    小愛見她走過來卻一個箭步躲到了舒芩身后去,只露出大大的的眼睛怯生生的瞧著她!败私憬,她是誰?沈蔚哥哥呢,他怎么沒有來?”

    “沈蔚哥哥今天臨時有事不能陪芩姐姐過來了,下次就會過來,這位姐姐是盧霜娜,以后你可以叫她霜娜姐姐!闭f著,舒芩拍了拍小愛環抱著自己的小手。

    看著眼前可愛的小愛,盧霜娜很想去捏捏她的小臉蛋兒,但是無奈她在來康復之家之前有悄悄做了功課的,知道自閉癥小孩子不喜歡別人隨便摸他們,所以她只能控制住自己泛濫的老阿姨般的“獸欲”。

    “是的,你芩姐姐說的沒錯,今天呢,就是我來當她的護花使者啦,你的沈蔚哥哥來不了了!

    “你、怎、怎么可能是芩、芩姐姐的護花使者,看、看起來那么不可靠的樣子!

    這個小孩,是想被打嗎?算了,忍住,盧霜娜不停地呼氣吸氣來平穩自己的心情。

    “好了,我們進去吧!笨此齻円淮笠恍蓚要打起來的樣子,舒芩好笑的提出進屋里去。

    “好!毙蹱恐妥,也不管她們身后氣到炸的盧霜娜。

    “等等……”盧霜娜氣急敗壞的大叫。

    舒芩注意到牽著自己手的小愛偷偷的捂著嘴笑了,看來她是喜歡盧霜娜這個大姐姐的。

    中午吃完飯,是孩子們午休的時間。

    一般這個時候,舒芩都會去找張院長聊聊天。

    “張姨!

    “進來吧,z寶!

    “嗯!彼哌M去,這間辦公室的布置還是與母親在時的樣子一模一樣!澳愎ぷ饕餐γΦ,不用每周都過來!

    “沒事,應該的!彼皇窍脒^來看看過去的事物,即使自己并記不起它們過去的樣子。

    “唉,要是小慧還在,看見你現在的樣子,該是有多欣慰啊!睆堅洪L和舒芩的媽媽,林慧是摯友,從小對她的照顧也不少,也是和母親兩人一起創建的這個康復之家,在母親走后,她就接管了這個康復之家把母親的事業繼續了下去。

    “我現在……過得很好,她也不用擔心我了!

    “z寶,還是放不下何豫嗎?”張姨看著她手上從不摘下的戒指!澳愣家呀涍@么大了,有些事情也不是阿姨能勸你的,該放下的還是要放下,珍惜眼前人啊!

    “嗯!笔孳说吐晳。

    張院長沉沉嘆了口氣,忽然想起什么,從柜子里拿出許多張銀行匯款記錄。

    “z寶,你和沈蔚,你們兩個有人換過銀行賬號嗎?”

    “沒有!

    “那就奇怪了,平時往我們康復之家捐款的人,不會這么定時的捐這么大筆錢啊,也不留名!

    “連續捐了很多次嗎?”

    “嗯,半年了!

    “確實挺奇怪的,我回去會聯系沈蔚讓他去了解一下的!

    “芩可愛,快來幫幫我,他們不知道怎么了都哭了!

    這時樓下幫著阿姨照看孩子的盧霜娜大叫道!澳氵@個朋友還真是挺開朗的,也好,z寶你也應該多結交點朋友,自從你的自閉癥治愈后,也沒看見你結交什么朋友!

    “嗯,那張姨,我下去了!

    “好!

    看著舒芩的背影從門口消失不見,張院長帶著微笑望著桌上自己手邊與林慧的合影,欣慰的說道:“孩子們都長大了!

    晚上,在回去的路上。

    看著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舒芩,盧霜娜忽然懂得了她為什么不喜歡與人過多的交流!敖裉煸诳祻椭掖艘惶斓慕洑v,讓我知道了自閉癥不僅對孩子來說很痛苦,對家長來說更是一種煎熬!

    雖然今天在康復之家看見的孩子都安安靜靜的,有的看自己的手掌、有的默默地看著某處發呆、有的就在亂寫亂畫……但是看著靜靜蹲在一旁,癡癡地看著自己孩子,渴望他能回望自己一下的家長們,她就覺得莫名的心酸。

    特別是今天中午,有個孩子突然抓狂起來,大聲尖叫著,還會打自己。不僅如此,他還會用力的打所有向他靠近的人,最后她看見一直試圖靠近他的孩子媽媽臉上被自己孩子抓到滿是傷痕,鮮血淋漓,卻仍然抱著自己的孩子溫柔極了的安撫道:“沒事,沒事,媽媽在這兒,媽媽在!

    盡管周圍全是孩子們被嚇到的哭聲,但是盧霜娜當時乃至一整天耳朵里不;仨懼亩际悄莻孩子媽媽的一句:“沒事,媽媽在!

    她忽然也有點想媽媽了。

    “芩可愛,你……以前也是自閉癥患者嗎?”盧霜娜終于鼓起勇氣問道。

    “嗯,我是,我的媽媽也是像今天在康復之家的每位家長一樣,從未放棄過我!

    看著在車外不停消失的一個個路燈照耀下,忽明忽暗的舒芩的臉,她忽然覺得很心疼。

    “芩可愛!

    “嗯?”

    “我想媽媽了!

    “……我也是!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