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怔然的看著蕭五郎,一時間不太明白他這是什么操作,雖他的語調帶著調侃,只是那望過來的眼神仿佛是一團火焰,溫暖熱烈,讓她有些不敢直視。

    她不自在的移開視線,什么從她馬車上下去會怎么樣?

    不就是捎帶一程嗎?又沒做什么壞事。

    有時候你越在乎什么,就越會被什么束縛,所以,辛夷從來走的不是尋常路。

    比如康平郡主,辛蕪她們的挑釁,她就會直接挑釁回去,讓她們再次找茬之前掂量掂量。

    如此,不但解決了麻煩,心里還特別痛快。

    她抬起頭,眼中盈滿淺淺的笑意,看向外頭的冷青松,

    “冷大哥,我上次闖禍受罰還沒結束,因為父親回來了,所以趕了回來!

    她把車簾拉的大了些,外頭的冷青松正彎下腰,一臉溫和的看向車內的辛夷。

    “冷大哥,路上碰到了蕭五公子,所以就把他給稍了回來,五公子,這是我的未婚夫,冷青松!

    辛夷一臉天真無知的對著兩人介紹。

    蕭五郎看了眼外頭的冷青松,微微頷首,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幾分,掀開簾子跳下馬車。

    “多謝七姑娘!彼叩搅硗庖贿,伸出修長有力的手,撩起簾子,笑的異常溫柔,

    “罐子里是你幫忙摘的辛夷花茶,用東岳觀后山的泉水泡最是好喝!

    言畢,他放下簾子,和冷青松說了兩句,隨即帶著侍衛回府。

    辛家的馬車再度揚鞭啟程,辛夷才知為何冷青松會在這里,原來是冷家聽說三老爺回府,讓他過來拜會未來的丈人。

    冷青松騎馬側行在馬車旁,看著趴在車窗上的辛夷,小小姑娘有了少女的雛形,扎著兩個小啾。

    怎么也無法想象她以后將會是冷家的宗婦。

    其實冷青松也不清楚自己喜歡什么樣的女子,大哥在的時候,他不用擔負宗族的責任,天性愛玩,喜歡呼朋引伴的游山玩水。

    那個時候,他聽說辛夷雖身體不適,可性子活潑,也覺得這樣很好。

    可一旦大哥去世了,一個百年大族的重擔壓在身上時,整個人都覺得難以喘息。

    而他的妻子,將來是冷家宗婦,是要能幫他撐起后宅,外出交際的。

    他不確定辛夷能不能勝任,如冷家這樣的家族,處理不合格的宗婦辦法很多,最常用的辦法就是病亡。

    他心頭嘆息了一聲,不管如何,只要辛夷嫁給他,他總是會護著她的周全的,也盼望著辛夷及笄前能夠快速的成長起來。

    趴在車窗上的辛夷同樣的在看冷青松,這樣如雕如琢的容顏不僅僅能下飯,還能讓你不想吃飯。

    因為好看的停不下來。

    正看得入迷的時候,就看到美人眉峰蹙起,

    “冷大哥,你是不是很嫌棄我呀?”

    白馬上的冷青松聞言險些摔下馬背,幸好他韁繩抓的緊,他方才不過是一瞬而閃,稍微皺了下眉頭就被小姑娘看出來了?

    他不生氣,反而有些高興,這樣看來小姑娘還是大有前景的,將來說不定真的能做好冷家宗婦。

    他微微彎腰,溫柔地說道,

    “微微,你放心,以后我會好好待你的,有我在,絕不會讓你受任何人的委屈!”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鄭重的承諾。

    辛夷抿了抿唇,承諾真的很好聽,可惜,她不想嫁呀。

    很快的,兩人就回到了辛家,冷青松去書房見三老爺,辛夷則是回了后宅去見徐氏。

    及至晚間,辛夷才見到陌生的父親。

    “父親!毙烈臎]有和辛竹那樣歡歡喜喜的往三老爺的跟前湊,而是行禮后,弱弱的叫了聲。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陌生的父親,她無法表現出和辛竹那樣發自內心的歡喜。

    “好,好,好!”三老爺笑瞇瞇的,一臉的和藹,很是符合辛夷腦海里父親的形象。

    趁著三老爺和辛竹說話的間隙,她偷偷的打量了下陌生的男子,一身灰色廣袖長袍,烏黑的頭發用黑色的發帶綰起,劍眉入鬢,但目光清和,讓人忍不住的生出親近之意。

    辛夷有些發愣,這就是父親嗎?

    “微微,到父親跟前來!比蠣斦姓惺。

    辛夷愣愣的上前站在他的面前。

    三老爺抬手按住她的雙肩,想要擁抱,可女兒已經十二,只見他雙眼微微泛紅,摸了摸她的頭發,一臉心疼,

    “乖寶,你娘都同我說過了,是父親對不住你!

    辛夷愣愣的,感受到從他身上傳遞過來的溫暖,因為冷家提前婚事而變壞的心情又變得很好。

    原來這就是父親,好像和她曾經的期盼是一樣的。

    辛夷頓時不想他傷心了,昂首挺胸的,猶如胸口碎大石一般,拍了拍胸口,

    “父親,我挺好的!

    大約下手太重,嗆住了,她忍不住咳嗽起來。

    辛竹忍不住的‘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邊上徐氏瞪了她一眼,道,“你的規矩呢?”

    辛竹連忙正襟危坐,不過臉上的笑意卻沒收斂。

    門口有腳步聲,然后就見明玉善沖了進來,見到三老爺,頓時歡呼一聲,跑到他的身邊,抱著三老爺的手撒嬌,

    “爹爹你總算回來了,你不知道女兒這些日子來多想你,還有我很用功的!

    說著,轉身就讓丫鬟去將她這段時間作的畫,還有詩詞給拿過來給三老爺品評。

    原本有些傷感的三老爺被這一打岔,傷感的情緒消失不少。

    明玉善朝辛夷那邊隱晦的投了個眼神,得意而挑釁。

    辛夷自然是看到了,她神色淡淡的,若無其事地走到辛竹的身邊。

    沒一會,明玉善派去的丫鬟就將東西給取了過來,明玉善上前一一的展開給三老爺看。

    三老爺稍看兩眼,就開口稱贊,

    “不錯,爹爹不在家的時候你確實是用了功!

    明玉善聞言,越發的得意起來,她努力的壓下翹起的嘴角,

    “爹爹,你是為了微微的婚事回來的嗎?”

    “冷家要提前婚事,可微微才十二呢,還是個孩子。她的身子又不好!

    “紹興文風盛行,那些婦人太太姑娘們赴宴玩的都是什么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的擊鼓游戲!

    “娘,爹爹,你們也知道外頭那些夫人們的脾性,微微若是什么都不會,她們面上不說,背地里還不知怎么編排妹妹!

    “要在京城,咱們還能看顧一二,可偏偏妹妹要嫁去紹興,到時候……”

    明玉善覺得自己操碎了心,到時候還不是辛家的姑娘倒霉。

    徐氏覺得明玉善說的有理,不愧是她教導出來的孩子。

    本來老夫人那邊還想說讓辛夷就留在別院,由她教導,可現在是來不及了。

    她一臉憂愁的看向三老爺,

    “夫君,善兒說的有理,微微是咱們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萬一去了冷家,到時微微一個控制不住脾氣,傷的不是夫妻感情,這辛冷兩家的情誼都要斷了!

    辛夷將來做的是冷家宗婦,如果她的才德不足,冷家會沒有怨言?

    才德沒有也就算了,萬一還是個禍害門楣的,那可不是結親,而是結仇,

    以前三老爺還覺得辛夷能嫁到冷家是好事,可現在,女兒為了抗議被罰跪祠堂,連命都能豁出去,他也是一樣的遲疑了。

    明玉善在旁又是柔聲道,

    “爹,娘,這個時候不如就和微微說的那樣,換個人去冷家吧!

    辛夷在旁摸了把瓜子啃起來,看著明玉善的表演。

    她將瓜子殼吐了出來,說道,

    “善姐姐,你這么熱情,莫菲你想嫁到冷家去?哎呀,可惜了,你不是已經在說親?”

    明玉善當即變了臉色,氣的手指發抖,她緊緊的抓住袖擺,滿心怨毒,對,她就是想嫁到冷家去,憑什么她不可以?

    面上卻裝的可憐,含著淚,

    “微微,你最近仿佛換了個人一般,總是曲解我的好意,我純粹是為了家里著想!

    “爹,娘,如果微微執意要嫁,不如早早計劃,尋幾個沒落旁支的姑娘,作為滕妾一起嫁過去,既能幫助微微,又能分擔生育的事情!

    辛夷心頭嘖嘖兩聲,拍了拍手中的殘渣,

    “善姐姐想的真周到,將來的姐夫有福了,可以左手添香,右手紅袖!

    “只是,不是每個人都和姐姐那么的大度,善解人意,我要嫁人,丈夫敢納妾要通房,我就敢把他給弄去宮里當太監!

    徐氏頓時呵斥起來,“姑娘家家的,渾說什么呢?”

    辛竹在邊上笑呵呵的道,“娘,哪個渾說呢,女兒和妹妹一樣想的。這不明明是玉善先提起的,妹妹也是接著她的話說下去的!

    三老爺咳嗽了兩聲,打斷道,

    “行了,這些你們都不用操心,明日冷家邀了咱們家上門做客,到時候自有定論!

    隨即他又吩咐邊上的下人趕緊擺飯。

    待到小輩們都散去,屋子里只余夫妻倆時,徐氏擔憂的對三老爺說道,

    “夫君,真的不考慮換人去冷家嗎?微微還小,我實在是不放心她!

    “話雖這樣說,可微微真要悔婚,你想過她的以后沒有?”三老爺嘆了口氣。

    徐氏平靜道,“我怎么沒想過,微微身子弱,性子被我們寵成那樣,反正及笄還有三年,事情也淡了,到時給她找個普通點的人家嫁過去!

    “以我們辛家的地位,還能撐不住微微嗎?”

    三老爺沉默了會,道,“你從前從沒這樣的想法,為何突然變了?你既然疼愛微微,就該什么都想進去才對!

    徐氏瞪了他一眼,“從前是沒有,可今日玉善說的難道不對嗎?不是說了,離微微及笄還有三年,到時候誰還記得這些?咱們又不找高門大戶!

    “到時候家里的姑娘個個高嫁,你讓微微低她們一頭,微微愿意?”三老爺皺眉。

    夫妻倆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從他們成親到如今,一直都沒紅過臉。

    最后還是三老爺退讓,“玉善是好,可你也不用什么都聽她的,剛剛阿竹不就不高興了?”

    “我很感激明大哥的救命之恩,也真心對玉善和玉玨好,可是,微微和阿竹他們也是我的親骨肉!

    “人心都是偏的,這些年我也不經常在你們身邊,微微為何跪祠堂,她為何打玉玨,這個事情你知道嗎?”

    三老爺語重心長的,“你可別到時候為了玉善,讓兩個女兒和你離心!

    徐氏被三老爺說的臉色蒼白,垂下淚,“我這是為了誰?還不是因為你,誰都知道阿竹和微微是辛家的姑娘,可玉善呢,親疏有別!

    “我又不是說讓玉善嫁去冷家……”

    她頓了頓,忽然‘咦’了聲,“說起來,玉善和何家的親事也是在相看當中,何家也沒給明確的說法,要不……”

    “胡鬧!”三老爺道,“你以為冷家是什么人家,是個人都要嗎?不是我貶低玉善,實在是她的條件就擺在那里!

    “何家可是大嫂看了許久的,你可不要再折騰了!

    他將徐氏摟在懷里,哄道,“我知道你心疼玉善,我也心疼,你對她已經很好了,要不知道的,還以為玉善才是你親女兒,微微是撿來的呢!

    徐氏捶了三老爺一下,“你就胡扯吧!

    ……

    翌日,辛家眾人受冷家的邀約,去了泰康坊冷家的宅子里赴宴,辛竹,辛夷,明玉善三人均是精心裝扮。

    其中以辛夷的裝扮最為精致,畢竟在事情沒有最終定下來,她依然是冷家未來的媳婦。

    在冷家面前不能墮了辛家的顏面。

    車輪轆轆,很快馬車就到了冷家府門前。

    外頭的喧鬧聲讓洛氏,徐氏很是詫異,紛紛的挑開簾子,可不,冷家府前車馬如云,看起來請的不僅僅是辛家一家。

    怎么會這樣?

    洛氏作為如今辛家的當家主母,微微沉吟,猛然意識到了今日應該不是普通的宴會。

    聯想到京城里的那些傳言,辛家可還架在火上烤著呢。

    原本以為今日事情會順利,沒想到根本不是這樣的。

    洛氏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抬眼看向徐氏,“等會進去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還有,阿竹,微微幾個女孩那里也要讓人去說一下!

    徐氏雖然在明玉善的事情糊涂,可在外頭,還是很精明的,她心頭一凜,

    “他們家這樣的急切,其中必定有內情,看來今日咱們這是要闖龍潭虎穴了?”

    后頭車里的幾個辛家姑娘都收到了消息,雖然不明白洛氏吩咐的意思,不過大家都知道,洛氏絕不會杞人憂天,均默默的調整了下氣息,上下的將自己妝容理了理。

    辛竹更是拉著辛夷的手,

    “你等會就在我的身邊坐著,不好回答的,你就笑!

    辛夷乖巧的點頭,至于心里如何想的,那就不知道了。

    明玉善坐在最角落,她瞥了眼辛夷,用帕子按了按唇角,遮蓋住了那微翹的唇角。

    辛家眾女眷下了馬車,冷家的幾個管事嬤嬤已經圍了過來,笑容滿面,滿口的問安,吉祥話。

    邊上也不時的有夫人帶著家中閨秀下車過來,大家又是一番見禮,無非就是介紹自家女兒,各種花式吹捧,說著彩虹屁。

    辛夷的身份大家都是知道的,就‘福氣’兩個字,大家紛紛的夸贊她,辛夷很聽辛竹的話,微微垂眸,顯出羞澀的意味來。

    正熱鬧間,就聽有嬤嬤笑道,

    “正是,七姑娘確實是有福氣的人,只是,我們家大少爺也不知道有沒有福氣能把七姑娘娶進門來!

    這話聽起來好像是贊揚辛夷,可暗里眾人又品出另一層意思,這是說辛家七姑娘三心二意,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眾人都好不驚愕,這兩家婚約都定了,又是好事將近,怎么冷家嬤嬤竟然當眾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么公然的說出來,這不是打辛家的臉面么?

    這會洛氏等人的心都沉了下來,冷家之前還言之鑿鑿的說要娶辛夷過門,這會竟是透露出退親的意思了?

    否則,為何要用如此羞辱人的方式?

    再看冷家那幾個管事嬤嬤臉上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之色,分明就是撕破臉的節奏。

    其中一個嬤嬤更是皮笑肉不笑道,

    “可不是,咱們家大少爺沒那么大的福氣,可不敢娶一個心里有其他男人的姑娘!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