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世有辛夷花,折枝為君嫁 > 26,嫁貴婿
    辛家嫡房嫡女去沖喜?

    可能嗎?

    不可能!

    冷母是冷家的宗婦,是個七竅玲瓏心的人,見著洛氏和徐氏的表情就能猜出一二來

    她一臉溫和,語氣不緊不慢,“咱們兩家多少年的交情了?微微還是冷家未來的宗婦,冷家都會交給她掌管,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冷家的顏面!

    “如何也不可能是沖喜進門的呀!

    說著,話鋒一轉,面帶笑意地道,

    “我們家老太太不大好的事整個紹興都知道,我們來之前請了龍虎山張真人做了一場法事,想替老太太解難……”

    張真人曾在多年前為皇帝求雨成功,又善觀天象,精通命數之法,東元朝上至達官貴人,下至黎明百姓那都是十分推崇的。

    洛氏的心頭微動,難不成這里頭還有說法不成?

    冷母抿唇一笑,

    “張真人開壇做法后,說是我家老太太是撞了什么大仙之類的,需要有個大福氣的人來替她解一解難才行,可巧了,真人尋的那個八字福氣極大,能遇難成祥,今年十二歲之人,竟然就是微微!

    “原本真人并不知微微和青松有婚約,還說可以收為義女之類的,待知道兩家有婚約之后,張真人說那再好不過了,這樣更名正言順,福氣更滿!

    冷母說道這里,辛家兩位夫人還有什么聽不懂的?

    如果單單是沖喜,辛家自然是不應的,辛家的姑娘怎么可能去給別人沖喜,辛家的臉面還要不要?

    可如今,冷家把場面做的如此好看,人家一家子上門來求,這可是救命的事,橫豎兩家有婚約。

    又是福氣,又是孝心的,辛家哪里有不應的道理?

    總之,冷家這場法事,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是很捧著辛家的舉動了,就是辛夷那也是臉上有光的。

    原本她的名聲并不太好,能得了冷家這門婚事,那是前世修來的福分,可如今情形倒轉,變成冷家千求萬求著辛夷。

    “青松是在老太太跟前養大的,老太太如今病成這樣,總是要想法子讓她走的安樂才是!

    “按照張真人的算法,微微和我們家是真的有緣分,和青松正是天作之合呢!

    冷母說著,臉色變得有些為難,

    “只是,真人也說了,要在兩個月內成婚,最是有利,說不定老太太還能有一兩年的時光……”

    兩個月?徐氏皺眉,就算場面擺的再好,也還是逃不過沖喜的名聲,更何況還如此的倉促。

    她搖搖頭,“這不行!時間太短了,婚禮,嫁妝之類的都來不及置辦,更何況我家微微如今才十二!

    就算冷老太太真的去了,冷青松要守孝,過了也才十三,一點也不怕耽擱。

    冷母連忙笑盈盈的接口,

    “這不是事急從權么,和平常的婚嫁自不一樣,咱們家只求微微能按照定好的日子進門,其他的一應也是無關緊要的!

    “微微有著大福氣,咱們家還能委屈了她不成?就這福氣一條,那就比帶金山銀山的嫁妝要強呢!

    總之就是一句話,只要辛夷嫁過去就成了。

    就連邊上一直沉默的冷大嫂也說了,

    “我是個沒福氣的,過門沒多久夫君就去了,這些年婆婆對我猶如親女一般,我也恨不能微微過門,也好多一個說話的伴!

    “夫人盡管放心,微微不過換個宅子住著罷了,疼愛絕不比在家少一分!

    說道這里,冷大嫂又加了一把火,

    “雖說微微才十二,可小數轉眼就要二十了,也不瞞親家太太,小叔身邊也是有丫鬟伺候的!

    “為了微微,小叔并沒有收用,只是小叔到底年輕,是血氣方剛的年齡,從前在書院讀書也就算了,等過了春闈……”

    “我也說句不害臊的話,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早些讓微微過門,一則名正言順的,也好管束,早些都理在手里才好!

    “可惜的是微微如今還太小,否則一過門就圓房,說不定還能讓老太太抱上重孫子……”

    婆媳兩個,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洛氏還有許氏說的都意動了。

    不過到底徐氏是親娘,她矜持地笑道,

    “你們這么為微微著想,我有什么不知道呢,只這不是小事,總要一家子商議,孩子的爹更在外任,女兒嫁人總要知會過他!

    “回頭我們家商議過了,再回話如何?”

    冷母也知道這事一天不可能定下來,笑道,“親家說的是,府上如果定下來,還請去泰康坊知會一聲!

    這樣大的事,不僅是辛三老爺那里,就是辛夷那里,也必定是要說一聲的。

    徐氏雖是親娘,那也不過是她的意愿,也不能輕易做主。

    所以辛夷在冷家人走后沒多久,就知道了。

    猶如一道修仙之人經歷的雷劫打在辛夷的頭頂上,她回來時才想著提前婚事那是冷青松老牛吃嫩草。

    誰知不過半天,老牛真的要吃嫩草了。

    她這顆嫩草不想被吃!

    她可是要跟著師父得道成仙的,如何能夠成親嫁人?

    不行!

    那邊,徐氏握著辛夷的手,滿是期盼的看著她,

    “微微,你一定要答應母親再不能闖禍了,這段時間跟著你姐姐學學,日后嫁入冷家好穩妥的過日子!

    “母親就這個心愿,你們兄弟姐妹平安順遂,我才能放心!

    辛夷抿唇,并未答應,過了一會,突然道,

    “母親,你讓別人嫁去冷家吧!

    徐氏驚的面色發白,看了四周,幸好只有貼身的丫鬟和辛竹姐妹并明玉善在,她怒斥,

    “你胡說八道什么,婚姻大事是你想胡鬧就胡鬧的嗎?從前太慣著你了是不是?”

    “再說了,那張真人可是說的是你八字大有福氣……”

    明玉善手中的帕子被絞成一條,到底辛夷有什么好的,為了能娶到她,冷家如此的大費心思?

    這一刻,她看著辛夷的眼神都是帶著恨意的。

    她忍不住有些失態,

    “娘,微微說的也對,辛家嫡房旁支的姑娘這樣多,換個年齡合適的嫁到冷家,說不定更好呢,還能立刻圓房……”

    “反正那八字是張真人說的,讓張真人換個八字說不就是了!

    如果真的要換姑娘,說不定她就有希望了。

    徐氏微微皺眉,

    “旁支的姑娘冷家如何看得上,咱們家阿竹的婚事已經定了下來,你么,也在和何家說親……”

    明玉善一口老血悶在喉嚨里,果然桃仙說得對,什么視如親女,假的!

    她和何家不過是說親,又沒定親,如今有更好的,為何她就不行了?

    可要她自己上前說愿意,那也不符合她這么些年的做派。

    一時間,明玉善也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辛夷則是似笑非笑的看向明玉善,她還沒問明玉善討債呢,還想來算計她?

    想拿她的婚約嫁貴婿?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哦!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