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都市修仙萬萬年 > 第九章:存了一點錢
    風穆看著他們感覺有點緊張,才慢慢地說:“很好!”

    簡單的兩個字,就是他的結論。

    雖然是簡單的兩個字,卻讓幾個地位:“東家,您的身份,小吳已經弄好了!

    風穆接過吳振海給的資料,資料上面寫著:“風穆,19歲,東北大學歷史系插班生,圖書館管理員……”

    風穆喜歡在大學圖書館里看書,因為在大學里,到處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

    這樣能夠讓他更快地了解世界,融入世界。

    百年前他就是經常去北大圖書館,他還記得那時候遇到過一個很有趣的年輕人。

    這次沒有安排到北大,而是安排到東北大學,是因為風穆隱約記得,血尸門的山門就在東北大學附近,但是具體位置,他需要到了才能夠找到。

    所以這次就選擇了東北大學。

    “很好,你有心了!

    吳振海松了一口氣笑著說:“東家您滿意就好!

    “嗯,那我也先走了,你也同樣的,當我沒有回來過!

    說完,風穆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桌上的資料無火自燃,燒成了灰燼,而木桌卻絲毫未傷!

    “東家!”

    吳振海還有很多話想跟風穆說的,但是卻來不及說。

    ……

    直到走出周家,風穆才記起,自己身上空無分文!

    “很煩!”

    “好像我在瑞士銀行還放著一點錢?”

    很快,風穆已經來到了瑞士銀行奉天總部。

    銀行門口外面停滿了各樣的商務豪車,進進出出的都是西裝革履的商務人士。

    風穆一身黑色長袍,在這樣的環境下,頓時感覺到有種突兀的感覺。

    “一甲子沒有出來,現在的世界都大變樣了!

    風穆心里暗想,拿到錢之后,也得換一身裝扮,融入這個世界才行了。

    “先生您好,請問您要辦什么業務?”

    風穆剛剛走進銀行,立即有一個保安走了上來。

    “叫你們老總過來!

    “什么?”

    保安懵了。

    風穆皺了皺眉頭說:“叫你總經理來,我要辦理業務!

    “咳咳,先生,如果您需要辦理個人業務的話,先拿個號排隊!

    保安也是見過市面的,雖然看風穆很不靠譜的樣子,但還是很有禮貌地解釋。

    畢竟在外資銀行工作,要是被客人投訴,那就不好了。

    風穆看了看保安,直接從旁邊拿了張存款單,在背面寫了一連串混雜著數字和英文的字符,遞給保安說:“你拿這張紙到總經理那里去,你們總經理自然就懂的!

    “好吧!北0勃q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風穆的紙片。

    很快,保安就來到了二樓,把風穆寫的紙片交給了當值的大堂經理。

    她身穿黑色職業套裙,非常漂亮,保安看著都感覺臉上微微發燙。

    “李經理,這是樓下的一個客戶讓我拿上來給您看的,說您看到就懂了!

    這位李經理正在和一對美貌母女洽談著,聽到保安這話,對母女說:“兩位女士請稍等啊!

    說完,李經理就接過了保安的紙片,看了一眼,立即丟到了一邊。

    “什么鬼畫符,他說要干嘛?”李經理不滿地看著保安說。

    保安連忙說:“那個客人說他要找總經理!

    “我不懂這是什么,你讓他去柜臺啊,找我干什么?”

    李經理的語氣已經有點不滿了。

    “葉夫人,葉小姐,你們見笑了,現在什么人都有,我們說回正題,葉小姐是想辦一張黑卡是嗎?”

    保安很快就回來了。

    雖然心里惱怒,但是保安還是很客氣地說:“你到底要辦什么,去柜臺辦就行了!

    風穆皺了皺眉頭說:“去柜臺?我要辦的業務,柜臺辦不了!

    “你把紙條給經理看了嗎?”

    保安不耐煩地說:“看了,經理說是鬼畫符,你到底要辦什么業務,如果不辦業務的話,請不要在這里胡鬧!

    風穆搖搖頭,直接走了上去。

    “先生!”

    保安看到風穆徑自走上二樓,頓時大驚。

    “先生你不能上去!”

    保安想要攔住風穆,卻發現自己怎么也抓不住風穆,非常奇怪!

    二樓的李經理還在給美貌母女談著黑卡事宜,看到樓梯口吵吵鬧鬧,頓時愣了一下。

    風穆瞇著眼睛看了一圈,直接走上了三樓!

    “喂!快拉住他!

    李經理怒斥一聲,看著保安追上去,也沒有再理會了。

    她回頭跟母女搖搖頭說:“現在什么人都有啊,不用理他,葉小姐,這張表填好就行了!

    要辦黑卡的葉小姐,好奇地看著走上三樓的風穆。

    這個男人是cosplay嗎?

    保安急得冒煙了,眼睜睜地看著風穆走進了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

    保安猶豫了片刻,還是跟了進去。

    風穆走進總經理辦公室,里面一個白發老頭,正在看著報告,看到風穆進來,頓時一愣。

    “先生,請問您是……”老者扶了扶眼鏡說。

    老者作為這里的總經理,什么人沒有見過,這么多年來,能夠被老者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貴。

    像風穆這么年輕的家伙,老者基本上沒有接待過。

    可是老者看了看風穆,怎么感覺在哪里見過?

    “我是來取錢的,這是我的寄存密碼!

    說著,風穆把紙片按在了桌上。

    老者看了看紙片上面的字母數字串,頓時兩眼一瞪。

    就在這時,門打開了。

    “劉總,不好意思,這個人擅自闖進來……”

    老者抬頭看了一眼保安說:“出去!

    保安立即說:“好的,劉總,我立即帶他出去!

    老者聲音冰冷地說:“我是叫你,出去!”

    保安懵了。

    在老者的注視之下,保安滿頭大汗,轉身離開。

    “我們瑞士銀行最尊貴的客人,不好意思,我們底下的員工比較年輕,都沒有見過這古老的寄存號碼,所以不懂,請諒解!

    “我急著拿東西,快點!

    老者在電腦上面敲擊著,過了片刻才說:“尊貴的客人,后代需要相關證明,需要戶主本人的委托書,需要指紋對照,這都是用戶協議上面寫到的,您有帶來嗎?”

    風穆提供的這串字母數字符號,正是瑞士銀行至尊賬戶的寄存號碼。

    這個至尊賬戶,全球存世不超過100個。

    最后一批也是50年前所開設的,之后就取消發行了。

    這些至尊賬戶的戶主,如今大部分都已經死去了,可以說十年都不會有一次提取的,即使是提取,都是后人前來的。

    所以,這位劉總提醒風穆,后代提取賬戶需要相關證明。

    風穆淡然地說:“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本人!

    老者瞪大眼睛,看著風穆。

    這個年輕人,怎么可能是取消了足足有50年的瑞士銀行至尊賬戶的戶主?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