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都市修仙萬萬年 > 第二章:你是人仙!
    “沒事,能解決嗎?”風穆淡淡地問道。

    “應該沒問題,東家,我的人很快就會趕到了……”吳振海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地說道。

    吳振海心里恨啊,有人謀害自己沒關系,但是打擾了東家雅興,那比殺了自己還要難受!

    風穆搖搖頭。

    吳振海的頭深深地埋在了地上,顫抖地說:“東家,是小吳無能!”

    話聲剛落,禁閉的木門轟然炸開,一路上都是血,到處都是殘肢。

    “吳老,您快走!”

    這是吳振海最得力的保鏢之一。

    只見一道人影呼嘯而來,猶如猛虎下山,一下就抓住保鏢的脖子,直接一扭,咔擦一聲,黑衣人頭一歪,就沒有了氣息。

    “吳老鬼,你前來領死吧!”

    “從今以后,奉天再無吳家!”

    只是一個人,竟然把附近暗藏的所有保鏢全部殺了!

    當他轉頭一看,看到那位權傾奉天的白發老者,跪在了一個黑衣年輕男子的旁邊,頓時皺了皺眉頭。

    風穆沒有理會站在門口處的殺手,而是低頭看著跪拜在地的吳振海。

    吳振海雙眼滿是血絲,瑟瑟發抖地說:“東家,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的安排失誤,絕對不會打擾到您的雅興……”

    風穆點點頭,也沒說什么話。

    在他看來,這殺手太弱了,武道都沒有圓滿,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吳老鬼,你今天必死,你要給我磕個頭,我還能留你條全尸!”

    “還有你,全部給我跪下·!”

    吳振海跪在地上,身子顫抖得不行,猛然站了起來:“葉天狼,你現在立即給東家跪下,否則的話,你死無全尸!”

    吳振海真的是生氣到了極點,他苦等一甲子,就是為了東家回來。

    結果一回來,就被一個后輩如此羞辱,還公然挑釁東家,這完全不能忍了!

    哪怕是把這副老骨頭折損在這里,也要保衛東家的尊嚴!

    葉天狼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就憑你?”

    “吳老鬼,你身體怎么樣,你自己最清楚,我棺材都買好給你了!”

    這個獨闖院子的殺手,二話不說,立即出手!

    猶如猛虎入山林,向著風穆撲了過去。

    “東家!”

    吳振海兩眼一瞪,就在他準備出手的時候,一只手搭在了吳振海的肩膀上。

    “等一下!

    風穆的真氣,直接進入吳振海的體內,打通任督二脈!

    吳振海的兩眼頓時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本來老朽的氣息一揮而散,猶如朝陽初升,體內雄渾的真氣更是說明了一切。

    他的長青功升到第五層了!

    瞬間突破到了先天大圓滿!

    葉天狼頓時汗毛直豎,他敏銳地感覺到吳振海的氣息一下子飆升,竟然臨場突破!

    “哼,突破了又怎么樣!

    葉天狼決定先下手為強,沒想到吳振海的動作也不慢。

    兩人化作了兩道凌厲的黑影,在空中瞬間對撞了七八次。

    拳腳都帶著呼嘯的勁風,地上的青石板都瞬間破碎了。

    砰!

    兩人立即分開,殺手站在原地,吳振海則是連續倒退了七八步。

    吳振海臉色一白,頓時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哼,吳老鬼,你即使踏入先天大圓滿又怎么樣?廢物就是廢物!”

    吳振海頓時大怒,全身的血液瞬間沸騰了起來。

    還有一招沒用,那是玉石俱焚的一招。

    只要吳振海使出來,對方絕對要死。

    當然自己也是要死。

    想到這里,吳振海立即跪拜在地,老淚縱橫地說:“謝謝東家再造之恩!60年前您救了振海一命,60年后您又救了振海一命,振海無以為報,只能夠來生再報了!

    “小吳,你也老了,休息一下吧……”

    吳振海身體一抖,顫抖地說:“東家,對不起,小吳無能!

    風穆笑了笑說:“你這個糟老頭,我要你死干什么?你好好給我待著就行了!

    吳振海老淚縱橫地說:“好的,東家!”

    “行了行了,那也是你爭氣,修煉長青功到了第四層大圓滿,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出手!

    “吳老鬼,你是老年癡呆了吧,跪他還不如跪我呢,哈哈!”葉天狼哈哈大笑著:“小子……”

    唰!

    葉天狼兩眼一瞪,風穆已經出現在他面前。

    “這!”

    他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何時起來,何時來到他面前的。

    只是一眨眼,已經來了!

    葉天狼滿心的恐慌,連忙后退!

    但是風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風雷閃電,瞬間一下把葉天狼撞飛了。

    “你是人仙宗師!”

    “快逃!”

    在空中,葉天狼身形猛退,向著門外逃去。

    “他要逃了?”

    葉天狼當然要逃,從看到風穆動身的瞬間,他的心就如墜深淵!

    沒想到來尋仇,竟然碰上了一個人仙宗師!

    而且還如此年輕!

    “哼!現在想走,已經太遲了!”

    風穆把嘴里的茶水一下吐了出來,口水化作了一道恐怖的黑光,直接貫穿了葉天狼的額頭。

    一根細如粗針的茶葉,沒入了斑駁的石壁之中。

    葉天狼兩眼圓瞪,跪在地上看著風穆。

    “你,你……”

    話未說完,已經是低下頭顱,氣息全無。

    剛才那口水,夾帶著一絲紅袍茶絲,直接貫穿了葉天狼的額頭,在空中一擊致命。

    人仙宗師?

    你恐怕看錯了。

    風穆轉過身來,看向吳振海,吳振海連忙說道:“東家,振,F在立即給您處理!”

    ……

    10分鐘之后,來了一輛豪車。

    最先趕到的是一個西裝中年男子,和吳振海有七分相似,正是吳振海的小兒子吳興業,他身后跟著四個黑衣保鏢。

    吳興業看起來只有30來歲,實際上已經是60歲了,因為修煉長春功,所以才如此年輕。

    他們都是看過大場面的人,但是看到滿地的殘肢和鮮血,還是心有余悸。

    進去小院之后,他們看到跪死在地的葉天狼,更是滿臉的驚訝。

    “爸呢?!”

    吳興業正在叫喊,院子里傳來了熟悉的老者聲音:“你們把外面清理干凈,好好地待著!”

    “好的,爸!”

    吳興業立即給身邊四個保鏢打了個眼色,四個保鏢立即明白,開始干活了。

    過來一會,又是幾輛豪車到來。

    這時候,小院周圍已經是收拾好了。

    吳振海的長子正在外地出差,過來的是幾個孫輩,其中一個正是吳興業的兒子吳浩林。

    “爸,爺爺沒事吧?”

    吳興業靜靜地站著,搖搖頭說:“我們就在這里等著就行了!

    就在這時候,門打開了。

    “爸!”

    “爺爺!”

    “爺爺!”

    吳興業和幾個孫輩看到吳振海,立即上前見禮。

    沒想到吳振海怒斥一聲:“讓開!”

    吳振海畢恭畢敬地為風穆開門,等到風穆出來,才看向自己的子孫說:“這就是我的東家,吳家的東家,你們趕快跪下磕頭問好!”

    全場寂靜,全場懵逼,所有人目瞪口呆!

    吳興業雙眼瞪圓地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說:“爸,這位是……”

    “跪下磕頭,這是東家,你們是聾的嗎?”

    “這……”吳興業怎么說也是奉天城首屈一指的巨富啊,什么時候給人磕頭過,更何況是這樣一個年輕人。

    吳興業真的是很難接受。

    而身后的幾個孫輩,你看我,我看你,又看看爺爺,已經有點動搖了。

    可是叫自己去跪拜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人,真的是接受不了啊。

    自己怎么說也是吳家的繼承人啊。

    “嗯,你們不聽話是嗎?”吳振海一聲冷哼,無形的壓力瞬間爆發出來。

    吳興業頓時臉色一白,心里狂震,緊接著欣喜若狂地跪在了地上。

    “爸,您……”

    吳興業本來也是修煉到長春功第四層了,現在直接被自己父親氣勢壓倒,豈不是說明了自己父親又突破了?!

    身后的幾個孫輩,也幾乎同時跪了下來。

    吳振海在吳家的威嚴是無上的,聽到吳振海這樣說,吳興業都不敢怠慢,連忙給風穆磕頭大拜。

    身后的幾個孫輩兩眼一瞪,連忙有樣學樣。

    風穆笑了笑說:“你們起來吧,現在這個時代,你們就不要叫我東家了,叫我先生吧!

    說著,眾人驚恐地發現有一股無形的巨力將自己托起,即使是吳興業這樣修煉30年的長春功,到了第四層的境界,都毫無反抗之力。

    “我去醫院看看周木林,身份的事情,麻煩小吳你了!

    無論是吳興業,還是幾個孫輩,聽到風穆稱呼吳振海為小吳,都瞪大了眼睛。

    而且這位先生還認識周家老祖周木林?

    然而,吳振海畢恭畢敬的反應更讓他們難以置信。

    “好的,東家,小吳今天之內必定幫您辦妥!

    “都說了叫我先生了!

    “東家,您是我東家!”

    風穆不耐煩地擺擺手說:“行,你愛怎么叫就怎么叫!

    然后那些后輩驚恐地看到吳振海還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神色!

    “那我先走了,去看看周木林!

    話聲剛落,風穆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東家真神人!”吳振海驚嘆地說道。

    這時候,還跪在地上的吳興業忍不住抬頭問道:“爸,他是誰?!”

    “他是我的東家,是吳家的東家!

    “沒有東家,就沒有我們吳家!

    “就連我的病,都是東家治好的!

    “東家念這份情,就是我們吳家求都求不來的福分啊!

    “這一拜,你們值得!

    ……

    風穆離開小院,走到路口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一個女子驚呼聲。

    “放開我!你們想干嘛?”

    “救命?你今天喊破天也沒用!沒想到竟然還碰上吳大美人啊,還有穿著這么透的黑絲,這樣的福利,還不錯嘛!

    另外一個男聲說道:“四爺,葉爺在上面,咱們是不是要等一下……”

    “等什么等,葉老大早就完事離開了,我們是清場收尸的!

    “對對對,那么四爺趕緊,我忍不住了!

    “急什么啊你,我先來!嘿嘿!

    風穆快步走進一看,正好看到三個大漢,把一個穿著深色職業套裙,黑絲黑高跟的長發女子從轎車里拖了出來。

    這個女子的高跟鞋都掉落在地了,露出了包裹著半透黑絲的美腳,黑絲卻瞬間被地上的碎石給劃破了,露出的白嫩膚色上立即露出里面微微發紅的劃痕。

    “你們干嘛,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們快放開我!”長發女子又驚又怒地尖叫了起來。

    兩個彪形大漢頓時冷笑連連。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了,吳家大小姐!”

    “你乖乖配合我們,否則的話,有你好受!”

    “求你們了,放過我好嗎?”長發女子哀求說道。

    那個四爺頓時哈哈大笑說:“可以啊,吳大美女你乖乖配合我們玩一輪,我就放過你!”

    旁邊的大漢也冷笑著說:“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到時候有什么好玩的照片就會在網絡上廣泛流傳就不好了,嘿嘿!

    聽到這些人的話,女子的臉色一下子煞白了。

    “咳咳!憋L穆嘆息了一聲,他本來是不想理這事情的,但是這個年輕女子,似乎是吳家后輩,這樣坐視不理也說不過去。

    三個大漢頓時被嚇了一跳。

    “小子你找死!”

    為首那個四爺頓時露出發狠的神色,直接掏出一把刀子沖了上來。

    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本來就是要來收尸的,看到風穆一個瘦削樣子的年輕人,干脆殺死了事,多收一條尸罷了。

    “!”女子驚恐地尖叫一聲,閉起了雙眼,根本不敢看風穆被刺。

    風穆直接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刺過來的刀子,手指輕輕一扭,刀子立即成了一團廢鐵。

    哐的一聲。

    四爺手里的一團廢鐵掉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

    全場寂靜!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