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漢興 > 第323章 虧空
    章明義看著徐世楊。

    過了片刻,他說道:

    “我來,不是為了給你找麻煩!

    徐世楊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請吧,我們要盡快進入工作狀態,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章明義帶來了一百二十二艘船,船上運載著朝廷給徐世楊的新一批物資援助——以軍餉的名義。

    統計起來,一共是糧59000石、錢97000貫。

    章明義說,這是按照齊省兵馬18000人計算,每人每年給予糧3石6斗,餉6貫。

    根據這個標準,徐世楊得到的數跟章明義運來的物資還有一些差額,這就很好解釋了——漂沒唄。

    這還是得虧章明義作為主戰派核心成員面子大,他親自押運,負責裝船的官員實際上只漂沒了一成。

    要知道,作為朝廷核心武力的禁軍,通常只能領到7到8成餉,作為地方治安力量或輔兵的廂軍,能領一半的足額軍餉就算當官的格外開恩了。

    “世楊你也不要生氣,朝廷今年的情況不太好!

    章明義甚至還想勸勸徐世楊:

    “通常年景,朝廷歲入8000萬貫石匹兩,歲出7500萬以上。每年都能結余300到500萬!

    “秦會之和他的黨羽胡鬧了大半年,又是歲幣又是和親,朝廷今年的歲余和之前幾年攢下的錢糧全沒了!

    “之后又鬧民變,方臘到現在都沒平息,為了對付他,朝廷已經花了3000多萬,這些全是虧空,估計要平息戰亂還得再花上千萬!

    “今后十年,戶部的日子恐怕都不好過!

    聽到這話,徐世楊笑了笑,不帶任何芥蒂的說道:

    “我并不在意這種事,畢竟之前朝廷沒發過一文錢的餉,我們也這么撐過來了,何況齊省與江南各軍不同,我們這里自己軍屯,逐漸能自己補足餉糧了!

    “你能體恤朝廷的難處就好!闭旅髁x接著說道:“不過,餉糧我已經給你了,你也不能讓我難做!

    “章兄想要什么?”

    “軍功!闭旅髁x直截了當的給出答案。

    他作為主戰派少見的進士,自請離開江南溫柔鄉跑到齊省這苦寒之地來,目的就是這個。

    現在江南群情洶洶,不論是民間還是士林,輿論風氣上已經完全一邊倒的要求與韃子絕交,不再履行之前簽署的任何和議,不再提供歲幣。

    雖然還沒人提出北伐,但要整軍備戰已經成為新朝廷的主流思想。

    這種時候,朝堂上誰有更大軍功,自然就會獲得更大前途。

    章明義就是看中了這一點。

    他甚至認為,如果能從齊省分得大量軍功,他和文仲誰才是文相公之后主戰派第二人,還有的討論呢。

    “如果章兄就是想要這個,那倒好辦了!

    徐世楊笑著說道:

    “齊省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敵人。這樣吧,明年開春之后,我帶章兄去找找韃子的麻煩,先砍上幾千個首級回來!

    “當真?”章明義追問。

    如果是真的,那可太好了。

    明年太子正式登基改元,如果登基不久他就能送回一個大捷做禮物,那他章明義就是簡在帝心了。

    還有士林清議。

    “當然,我不撒謊!

    徐世楊笑著說道:

    “咱們先去泉城拜見都督大人。之后我帶章兄去看看我的部隊,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要帶著他們去爭取更大勝利了!

    ……

    江南。

    之前陷入混亂的局勢正在趨向穩定。

    方臘率領3萬反軍核心南逃后,他留在金陵附近的幾十萬反軍被周軍迅速消滅。

    童貫知道他在新朝廷眼中沒有太好的形象,因此非常賣力的主動率領周軍主力南下閩省,追擊方臘。

    把更受新朝堂信賴的徐世松所部留在臨安、金陵一線。

    徐世松的部隊膨脹的十分厲害,抵達江南的時候,他手下只有兩千從江北返回的禁軍。

    現在,取代高俅,成為大周軍方童貫之下第二人的徐世松已經手將近30萬大軍!

    雖然這里面有十萬是文介甫、徐世柳等人招募起來的民軍,十多萬方臘反軍俘虜整編過來的輔兵,還有高俅留下的幾萬禁軍。

    除了徐世柳的順義軍和徐世松自己那兩千人之外,其他都可以算作烏合之眾,不過至少兵力數量在那里,任誰都不敢小覷他徐世松。

    何況,太子已經下達旨意,給徐世松與仁福公主賜婚。

    他成了大周歷史上少見的能帶兵的駙馬,政治地位和手中力量都在飛速膨脹。

    當然,權利膨脹背后,還伴隨著責任。

    文相公那邊不是簡單的把兵力交給他指揮,民軍方面,包括順義軍在內,實際統帥是主戰派文官翁書平。

    負責改造被俘反軍的也另有其人,高俅的部隊同樣有主戰派文官在接手,就連徐世松自己,身邊都安排了文官監軍。

    徐世松能直接控制的部下,其實還是只有幾千人而已,但他作為全軍統帥,必須要為部下的前途和穩定著想。

    比如說,軍餉問題。

    今年朝廷亂的太厲害了,國庫耗盡,以至于前高俅所屬的禁軍部隊都已經欠餉超過三個月。

    民軍和前反軍更是一文錢的軍餉都沒領過,就連徐世松核心的兩千禁軍,自從編入和親船隊離開江南之后到現在,也已經欠餉一年了。

    徐世松計算,不考慮童貫那邊的情況,僅僅自己的手下,朝廷欠餉就已經高達100萬貫石以上。

    軍中對此頗有些怨言,但翁書平這類喜歡平時袖手談心性的文人又不是實干家,除了強壓著士兵忍耐下去之外,根本想不出任何辦法。

    徐世松對此也是頭疼得很。

    因此,局面略微穩定一點后,他立刻帶著幾個親衛,快馬加鞭趕回臨安,找文相公、文仲等新朝堂大佬商議這個問題。

    此時,太子只是監國,尚未登基,但朝堂已經被主戰派完全控制。

    文介甫任中書門下平章事在朝廷獨相,他的長子文仲掌管戶部(同宰執的三司使空缺),童貫依舊是樞密使但不在臨安。

    也許是為了制約文介甫,朝堂上安插了一個包拯為參知政事兼理刑部。

    文介甫、文仲、包拯。

    徐世松想要解決問題,除了太子之外,暫時只需要得到這三位的支持就夠了。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