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排排站在莊先生面前。

    莊先生看著三人摸了摸胡子,道:“抄書什么的你們也都習慣了,我看今兒就換個罰吧,再等兩日,你們的‘病’好了,就拿著掃帚出去掃大街去,就掃我們這條巷子和外頭那條大街前后一百丈的距離,掃到你們年末考試成績出來,回鄉為止!

    三人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莊先生道:“一邊掃,一邊想一想自己錯在哪兒了,若下次還有這樣的事,你們還動不動手打人!

    滿寶心虛的問,“那我們要是還動手打人呢?”

    莊先生就目光幽深的看著他們道:“你們覺得這整個康學街夠大了嗎?若是不夠,那就把浣溪街那邊也掃了!

    三人就打了一個抖,立即低頭齊聲道:“先生,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一定好好反省!

    莊先生這才哼了一聲,讓周四郎上街去給他們挑三把好一些的掃帚回來。

    看熱鬧正看得興起的周四郎沒想到最后自己還要破費,他小心看了一眼莊先生,應了一聲,“莊先生,那位白老爺就這么算了?”

    莊先生不在意的道:“白凝不過是個庶子,他年紀又小,院子里的事稍一打聽就能打聽出來,白余若是知道白凝設計滿寶的事還能有臉找過來……”

    他目光落在了白善和白二郎臉上,淡淡的道:“那你們兩家就要仔細思考一下這門親戚到底還要不要來往了!

    滿寶撓了撓腦袋,“白凝是庶子呀?”

    莊先生瞥了她一眼道:“連人家的身份都還沒搞清楚就敢動手打人,從今日開始,家里灑掃的活兒也要你們負責!

    滿寶三人:……

    白善和白二郎齊刷刷的扭頭去看滿寶。

    滿寶無辜的看回去,半響,她只能認輸的低下頭去,羞愧了。

    周四郎一聽,立即出門去給他們買掃帚,高興得不得了。

    他們身上那些磕磕碰碰的青紫很不值得一提,所以大門一關,莊先生又抓起他們的功課來。

    等課間休息了,他們就去打水開始擦擦洗洗,還得打掃院子,修剪花木,澆水拔草之類的。

    不僅周四郎,就是大吉都一下清閑下來了,倆人干脆各自霸占了一張椅子,就坐在暖陽底下曬太陽。

    三人忙得不行,又要讀書上課,又要做作業,還要打掃家里上上下下的衛生,明明不去上學,卻比平時忙好多。

    而且他們身上還帶著傷,越到后面,白善和白二郎瞪著滿寶的次數就越多。

    滿寶能怎么辦呢?

    她覺得自己也很冤枉呀?

    她不過是問了一個他們三個都不知道的問題罷了。

    一直到夕陽落下,他們這才能夠休息。

    三人紛紛拖了張小凳子坐在院子里曬最后一點兒夕陽,憂傷的看著天邊的晚霞道:“過兩天可怎么辦?”

    “是啊,”白善掰著手指頭算:“又要上學,又要掃大街,還要打掃家里呢!

    白二郎補充道:“還有作業呢!

    白善:“我的作業可以在學里就做好!

    滿寶也道:“我的作業也可以上完課后就完成!

    白二郎對二人怒目而視。

    畢竟是最小的師弟,滿寶和白善自覺還是很疼他的,于是安慰他道:“沒事,等干完活兒回來我們幫你!

    白二郎道:“還有反省呢!”

    以先生的習慣,等他們受完罰,肯定還會問他們反省出了什么東西,到時候又是一篇文章。

    滿寶想了想道:“不怕,罰到你們年末考試呢,時間還早,我們慢慢思考!

    白善和白二郎一點兒也沒覺得被安慰到。

    周四郎在一旁聽著樂得不行,周立君發現自己現在竟然也不怎么心疼小姑了,她覺得這樣不好,于是主動開口道:“小姑,給花草澆水的事兒就交給我吧,我幫你們伺候好它們!

    三人高興的應下,然后一起扭頭看向坐在一旁的周四郎和大吉。

    大吉閉上眼睛養神,周四郎道:“這是先生罰你們的,目的是讓你們反省,我可不能幫你們!

    三人失望的收回目光,然后目光瞟向一邊正在做點心模子的容姨。

    容姨立即道:“少爺,堂少爺,滿小姐,我也不敢幫!

    書房里的莊先生就重重的咳嗽了兩聲,三人立即不敢亂看了。小院里安靜下來,大家靜靜地曬著夕陽,賞著晚霞。

    而此時,隔壁白府正一片熱鬧。

    早上白余從隔壁小院離開后就先去上衙了,一直到下午下衙回家才有空調查白凝的事。

    他也沒驚動白凝,直接把他身邊的小廝,以及院里伺候的兩個大丫頭拿了問話。

    分開問了老半天才問出來冬至宴那天的事,然后白余就氣了個半死。

    他沒想到這事情竟然這么前,而且還是這樣的后宅陰私手段,他氣得跑到白凝床前想教訓他,卻又見他鼻青臉腫的下不去手,最后就跑到正院里和段氏吵了起來。

    這事情是在后院起的,自然就是段氏的責任了。

    于是夫妻倆大吵起來,可不一片熱鬧。

    可惜他們住的院子距離這邊隔了一個大花園,所以小院這邊的人一無所知,大家消食之后聽莊先生講了兩個故事,大家就去洗漱準備睡覺了。

    并不知道隔壁的白凝在當家的夫妻倆吵完之后被禁足了,還一禁就是半個月,等他出來都可以直接參加年末考試了。

    莊先生他們等了兩天,見隔壁白府的人不再上門,又一切風平浪靜,便知道這事算過了,于是他大手一揮,三個弟子就扛著掃帚出去掃地了。

    每天下晚學回來,他們就要上街去打掃。

    經過一天的走動,生意往來,晚學后的大街是最臟的時候,三人第一天只拿了掃帚就出門,最后發現掃成堆的垃圾不能掃走,第二天就添了鏟子,可添了鏟子后發現要倒垃圾的地方距離好遠,第三天便不知道從哪兒推出一輛破破爛爛的手推車來。

    掃好的垃圾倒到車上,再推到地方倒下,一條街上下的人都圍觀起三個尊貴的少爺小姐干這些粗活兒,樂得不行。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請大家收藏:()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更新速度最快。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