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天道圖書館 > 第三百二十章 我能教好
    和眾人的反應不同,張懸忍不住點頭。

    不愧是天武王國第一天才,考核二星名師的存在,一句話就抓住了本質。

    “是!”

    莫弘一恢復了大天才的氣質,雙手一擺,氣壓八方:“這位女生,天賦高,修為不錯,卻帶著冷傲,不愿與人接觸。既然天賦不錯,又怎么可能這么大年紀,才剛達到真氣境不久?很顯然,她的修煉并不認真!”

    眾人全都一愣。

    的確如此,既然都說她天賦很好了,十、六七歲才達到真氣境初期,只勉強達到入學資格,理論上根本說不通。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雖有天賦,卻不想修煉。

    不想修煉,被圈在學院,時間久了,不產生厭學心理,怎么可能?

    只看出她天賦不弱,實力不高,就推出這個……

    這份眼力也未免太驚人了吧!

    本來還囂張無比的青年,臉色此刻變得煞白。

    做為老師,他知道這種情況是很有可能出現的。

    修煉枯燥乏味,男生喜歡,女生中很容易產生逆反情緒,哪怕是以武為尊的世界,不愿意修煉的也大有人在。

    做老師的都希望自己的學生人人如龍,可弟子不爭氣,爛泥扶不上墻,再厲害的名師也沒用!

    力是相互的,老師教得好是一個方面,認真學更是一個方面,這個女孩厭學,不想學習,恐怕才是謝院長說的棘手問題。

    他們一開始就將問題抓錯了,難怪院長并不高興。

    “他呢?”

    見莫弘一說的清清楚楚,分析的有理有據,謝院長捋著胡須,一指男孩。

    “如果我沒看錯,他應該是個問題少年,經常打架,面臨輟學的危險!”莫弘一笑道。

    “哦?”謝院長繼續看過來:“理由!”

    “很簡單,他剛才展示武技,我仔細看了,和課堂學習的略有出入,卻直指要害,顯然經歷了不少與人正面的戰斗。這種戰斗,讓他的攻擊快準狠,力量也更加狂暴!

    莫弘一侃侃而談:“當然,這并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他施展武技的時候,目露兇光,有種想要殺人的沖動,這種性格,在學校里,與同學不合是很正常的……這種問題少年,是學院頭疼,最不想要的,不面臨輟學,面臨什么?”

    眾人再次愣住。

    仔細推敲,他分析的也都全對。

    從一個小小武技,就看出這么多,眼前這家伙無論眼力還是分析力,都超乎常人。

    “很好,很好!”謝院長眼中露出欣慰的光芒。

    莫弘一說的沒錯,這正是他要考核諸位老師的,如果只是單純的指點修為,任何老師都能完成,還用得著選拔?

    只有看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才是一位真正優秀的師者。

    “這個問題如何解決?”一個長老看過來。

    “既然厭學,那就想辦法引起她修煉的興趣;面臨輟學,就要讓他壓制住與同學打架的欲望……這需要循序漸進的水磨工夫,恐怕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完成的!”

    莫弘一道。

    “嗯!”

    “很好,你被錄取了!”

    謝院長、諸多長老同時點了點頭。

    能從兩個學生的武技中,看出他們的心境問題,足以說明眼力。

    老師要先能找出問題,才能針對問題、解決問題。

    這種人才不用,用誰?

    “還有要說的嗎?如果沒有,這次錄取的兩個人,就是這位孫乘老師,和之前的杜潯老師!

    謝院長大手一擺,就要確定名額。

    孫乘,莫弘一現在偽裝的身份。

    “沒了!”

    “再說也是拾人牙慧,還不如不丟人了!”

    眾人雖然心中多有不甘,但這二人分析的確最好,不服不行,就算再補充些什么,也是別人已經說過的,沒什么意義了。

    “嗯,那好,這次通過考核的為……”

    謝院長正想做出決定,就被一個聲音打斷:“先別忙,要不……我來說一句!”

    聲音結束,就見和“孫乘老師”一起來的青年走了過來。

    張懸。

    再不說就無法錄取,完不成考核了,自然再不能保持沉默。

    看他走出來,莫弘一笑了笑。

    剛才將能看出來的基本都說了,等于將前路堵死,這位超越他的大天才如果說不出更深層次的東西,估計也很難通過。

    知道他的想法,張懸搖了搖頭。

    這家伙的確有些不厚道。

    孬好留個人給自己,現在想說的對方都說了,反倒有些為難。

    “這位孫老師將謝院長考核的目的都說了出來,我再復述一遍,肯定也沒用了!”

    壓住心中的郁悶,張懸無奈的看過來:“既然復述沒啥用,要不……我就現在就把這兩個學生的問題解決吧!”

    “把他們的問題解決?”

    “開什么玩笑!”

    “這兩個孩子一個厭學,一個面臨輟學,是最難解決的問題,你有什么辦法?”

    “就算能有解決的方法,也和剛才孫乘老師的話一樣,天長日久,現在就解決?好大的口氣!”

    ……

    眾人全都嘩然。

    做為老師,最頭疼的莫過于學生不想學和天天打架。

    這兩種情況出現在這兩個人身上,就算知道了原因,想要解決也不太容易,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這家伙居然說現在就能解決,立刻讓不少人覺得太過輕浮。

    就連謝院長和其他長老聽完后也眉頭一皺。

    他們這些老教師,都沒辦法,頭疼不已,一個如此年輕的家伙,大放厥詞,未免太狂妄了些。

    “如何解決,不妨說出來!”

    臉色微沉,謝院長略帶不悅的看過來。

    “簡單!”

    兩步來到女孩跟前,張懸在她耳邊說了一句什么,女孩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紅,緊接著抱拳跪倒在地:“還請老師收我為學生,我愿意跟隨你認真學習!”

    “?”

    “怎么回事?”

    正在質疑他不可能成功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眼前同時一黑,差點沒昏過去。

    剛說完這家伙解決不了,人家在耳邊說了一句,就利馬改變態度,下跪求著拜師……

    你不是厭學,不想上嗎?

    態度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滿臉不悅的謝院長、諸多長老也一個個眼睛瞪圓,像是見鬼了一般。

    找來這兩個學生當做考核的試題,自然提前知道他們的情況,這個女孩,厭學情緒特別嚴重,無論老師說什么,都不愿意遵守,更不愿意學習。

    本以為短時間內沒法治療,這位老師一句話,就讓其下跪,到底發生了什么?

    要不是知道沒作弊的可能,真懷疑二人之前就認識,故意演了這樣一幕。

    “這個……你到底說了什么?讓她態度變化這么快?”

    一位老師實在忍不住,開口問道。

    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過來,就連莫弘一也滿是奇怪。

    他能分析出對方厭學,也知道這種情緒很難恢復,一句話就改變,到底是什么話語,有如此魔力。

    “她是有些厭學,不過,并非真的不想學習,而是身體有些其他原因!

    張懸笑了笑:“我看出了問題,答應幫她解決,自然愿意跟我學習了!”

    這個女孩,之所以厭學,是因為身體出現了問題,每次修煉體會不到愉悅,反而有種疼痛之感,一直痛苦,自然誰都不愿意承受,久而久之,就變成了這樣。

    看出了癥結,并答應解決,女孩自然立刻拜服。

    “這么簡單?”

    “她如果身體有問題的話,應該早說出來才是,為何一直不說?”

    眾人再次疑惑。

    修煉上有問題,可以與老師商議,可這個女孩從未說過……

    “事關女孩的隱私,誰愿意說出來?”張懸搖頭。

    對方的病癥和趙雅當初有些類似,無法宣之于口,自然不可能和老師商議了。

    “既然如此,不說也罷!”

    雖然奇怪,謝院長卻也知道既然不愿意說,不能多問,當即看向不遠處的男孩:“他的問題,你也能解決?如果他能現在保證,以后再不和同學爭斗,考核就算你通過,這次招聘,有你一個名額!”

    “好!”張懸笑了笑。

    其他人再次齊刷刷看過來。

    如果這家伙能保證,恐怕也不至于讓謝院長頭疼,當做考核老師的題目了。

    他們也想看看,這個剛剛讓女孩消除厭學情緒的青年,用什么辦法改變一個學生喜歡和同學打架的毛病。

    眾人目光中,張懸來到男生跟前,笑盈盈的看過來:“你喜歡和別人打架?”

    “是!”

    男生點頭。

    “這個簡單!”

    張懸微微一笑,突然一巴掌抽了過去。

    嘭!

    男生還沒注意,就覺得臉上一疼,身體在原地打了個圈,橫著飛了出去。

    “我靠!”

    “揍學生?不準體罰……”

    “這家伙搞什么?”

    其他老師,本以為他有什么好辦法,做夢都沒想到這家伙一句話不說,直接動手,全都嚇的差點沒暈過去。

    嘭嘭嘭嘭!

    呵斥聲中,眼前的青年連續出腳出拳,招招狠辣,沒有絲毫留情。

    謝院長臉色一沉,正想過去勸阻,就見被揍的如同豬頭般的學生,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老師,我……保證再也不敢和別人打架了……”

    “?”

    所有人再次呆住,一個個瘋了。

    (開了一下午會,更新晚了,抱歉,現在去吃飯。汗!)(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7-03-09  07:42:50
什么人容易中彩票大奖